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65章 留宿太子屋

嫡女归 云舒 2526 2021-09-07 00:36

叶浮珣深吸一口气,整整面容,迈步而入。

一抬眼,就傻眼了。

纪衍诺与一名年轻的僧人正在对弈。

叶浮珣嗖地将脚收了回来,转头看向静静矗立在门边的徐安,压低声音问道:“徐公公,殿下在忙?”

徐安颔首。

他不是一直跟叶良媛说殿下在忙么?难不成叶良媛以为只是打发她的客套话?

虽然……平日里他经常用这一套打发殿下不愿见的嫔妾们。

叶浮珣似是想起什么,又问:“刚才我托公公转达给殿下的话,那僧人……可是也听见了?”

“正是。”徐安和颜悦色地笑了笑。

叶浮珣的脸霎间变得僵化了。

想起她让徐公公传的话,这特么也太丢人了吧?

忽然有种没脸进去见纪衍诺的感觉。

“良媛,您不是急着见殿下么?”徐安好心地提醒。

叶浮珣尴尬地笑了笑。

她哪里知道纪衍诺是真的有客人在?

也不晓得她刚才为了见纪衍诺一面撂下的狠话,被纪衍诺的客人听了会不会让纪衍诺更加恼火——

有种自己是来送死的第六感。

心情在完成任务和保命之间挣扎。

“殿下棋艺卓绝,小僧甘拜下风。”

屋内传来年轻僧人的声音,宛如风吹林木,又似泉石相激,入耳便像心灵无端被洗涤了一番似的,婉尔悦然。

叶浮珣没忍住抬眸看去。

就见那年轻僧人站起身,向纪衍诺行了一礼,朝她走来。

好一个空灵俊逸的帅哥!

叶浮珣看呆。

不是纪衍诺那种邪魅霸道的帅,而是一种出尘世外、飘飘若仙、让人流着口水却又不敢染指的神仙气质。

叶浮珣噎了口口水。

不知道那年轻僧人是怎么用温润如玉的双眼向她致意,又是怎么脚步从容地从她身边迈步而过……

让她清醒过来的,是纪衍诺一声宛如从地狱传来的幽魅呼唤:“叶、良、媛?”

“好看?”纪衍诺的声音把看呆了的叶浮珣拉回了现实,纪衍诺不满叶良媛看智空的眼神。

叶浮珣察觉到纪衍诺不悦的语气,恭恭敬敬地在纪衍诺面前行礼,笑靥如花的说道:“不知殿下有贵客在,还望殿下莫怪责如此失礼的妾身。”

纪衍诺不满的道:“本宫刚刚问的不是这个。”

叶浮珣努力回想刚刚他说的话,小心翼翼地回应:“妾身万万没有想到这么晚了殿下还有客人在,又思及实在失礼,所以才一时愣了神。”

对这个回应并不算满意的纪衍诺冷嗤了一声,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既知夜深,为何还来打扰本宫?”

还放话说他承诺保她平安却做不到?

纪衍诺嘴角翘了翘,笑若春风。

这个女人,比他以为的,还要胆肥。

连他都敢指责了。

再由着她去,日后岂不是胆敢爬到他的头上作威作福?

叶浮珣深深地感受到了纪衍诺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她暗中一掐大腿,飞快地奔到纪衍诺身边,抱住了他的大腿——

“殿下,妾身好怕啊!”叶浮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您不知道,今天在山脚下,卢美人假借更衣离开,让马车脱离了车队后,突然就杀来了几个黑衣人……”

一边哭哭啼啼地先把卢美人的状告一告,接着就使劲夸张地把马车外的打斗描述了一遍,着重在对她的惊吓上,“妾身不过只是个小小的良媛,

若是运气不好丧身黑衣人刀下那也没法子,可妾身一想到殿下就觉得心痛难当……”

“当时脑里心里想的全是对不住殿下,”叶浮珣呜呜地哭着,又使劲掐了把大腿,疼得嗷了一声,“殿下……”

“怎么就对不住本宫了?”纪衍诺声音淡淡,似不为所动。

叶浮珣扯着纪衍诺的袍子擦了擦鼻涕,抬起泪汪汪的眼:“妾身是殿下的人,若是妾身这么无辜枉死,叫外人怎么看殿下?怎么看咱们太子府连一个嫔妾都保护不了?”

纪衍诺脸皮一僵,垂眸凝视叶浮珣。

合着,这女人是真的怪他?

他拧起了眉:“本宫安排了两个暗卫保护你,你不会有事。”

“那两个从天而降的黑衣人么?”叶浮珣被泪水洗涤过的双眼眸光灿灿,“当时多亏了他们两人挡了一挡,不然的话,车夫大哥怕是小命不保。”

“可是,后来又来了一波黑衣人,”叶浮珣指明事实,“如果不是楚王带人刚好经过,肯定扛不住。”

纪衍诺冷冷地回应:“就算再多一倍黑衣人,他们两人也能保你无虞。”

叶浮珣用狐疑的小眼神扫了扫纪衍诺那不容置疑的神色,试探问道:“殿下是说,在千钧一发的危险时候,他们俩可以带着妾身逃离黑衣人的追杀?”

纪衍诺闭了闭眼。

那两名暗卫是他亲卫军中最得力的两人。

曾伴他身边在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血路。

别说十多个黑衣人,就算是三五十个黑衣人,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这女人,究竟知不知道她在怀疑什么!

就在他准备张口叫叶浮珣滚的时候,忽觉大腿又被那女人给抱住了——

“殿下,是妾身错怪您了!”叶浮珣巴巴地眨着小眼睛,“原来那两位黑衣大哥那么厉害!是妾身小看他们了!下次见了一定给他们道个歉!”

“而且,妾身也错怪殿下了。殿下乃燕国储君,答应了要保护妾身就定然不会食言。妾身只是今天吓到了,才会一时胡言乱语。”

“殿下您大人有大量,胸怀能容天下,一定不会和妾身这样一个眼界窄小的小小女子介意的,对不对?”

纪衍诺的嘴张了张,复又合上。

“如果没有别的事……”

“有的有的!”叶浮珣再度抱紧了纪衍诺的大腿,“殿下,妾身误会了您,妾身为此羞愧难当,定然一夜难眠。

能否让妾身在您这儿打个地铺,您若是半夜渴了饿了,妾身就能给您端茶送水,以偿还妾身出言不当犯下的罪过。”

纪衍诺睇着她,总觉得这个女人是有备而来。

他尝试着动了动大腿,哪知却被柔软的身子紧紧地抱着,让他动弹不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