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六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356 2021-09-07 00:36

叶金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这几天宸王府里一改之前的沉闷,边北传来消息,说宸王殿下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在宸王跟唐筠珩的带领下又打了几次漂亮的胜仗,哈达甄多次求和,最近两方达成协议,停战求和,每年哈达甄要向玄岳王朝进行朝贡,而宋寒濯也要起身回京,最近还有一个组织在江湖响起——玄霄阁,这次宋寒濯能够如此快速地大败哈达甄,玄霄阁提供了很重要的情报,而且听说最近青县河内谢家不知道怎么惹上了玄霄阁,一夜之间受到了重创。

“王妃这几天心情好多了。”青琴跟青画两个人闲来无事,便坐在别亦阁的走廊上做起了针线活。

“王爷要回来了,王妃当然高兴了。”青画绣好了一只鸳鸯,自然而已地接过话茬,对于她们两个小丫鬟来说,自家主子开心她们就开心。

两个人正聊得开心蘅芜苑里的鸳儿走了过来,看见青琴和青画,笑着打招呼道,“两位姐姐好。”这鸳儿是叶浮珣给叶玿璃选的丫鬟之一,为人机灵通透,鸳儿低头看了一眼青画绣的手帕,羡慕地说道,“怪不得这宸王府上上下下都夸赞青画姐姐的女工好,今日看来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你这个小蹄子,是来笑我的嘛。”青画笑道,“我这女工算什么好,青若姐姐地女工才算是真的好。”说着将未绣好的手帕放入栏中,抬头问道,“来这儿做什么啊?”

“哎呦,瞧我这记性。”鸳儿一拍脑袋,笑道,“我是来寻我家小姐的,平乐候府派人来了,请小姐过去一趟。”

“快去吧,璃儿小姐跟王妃在花厅呢,最近宫里赏赐了几株新奇的花,璃儿小姐甚是喜欢,每天都要来花厅待一会儿。”青琴说道。

鸳儿应了一声,笑着转身朝花厅走去,还未到花厅,边听到了自家小姐熟悉的笑声,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自家小姐笑得如此欢快。一进去,便看见青颖讲着笑话,逗的王妃跟自家小姐笑得花枝乱颤。

“见过王妃。”鸳儿上前行礼。叶浮珣捂着肚子,笑道,“免礼。”

“鸳儿,可有什么事?”叶玿璃一看到自家丫鬟寻了过来,便忍住了笑意问道。

“平乐候府来了人,请小姐过去一趟。”鸳儿说道。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叶玿璃整了整衣衫,挥手让鸳儿下去了。叶浮珣看着叶玿璃笑得整张脸都变得红扑扑地,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快去吧,别让平乐候府的人等久了。”

叶玿璃挣脱自家姐姐的魔爪,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脸,吐着舌头说道,“知道了。”转身带着筝儿离开了花厅。

看着叶玿璃越来越清丽的身影,又想到了叶玿璃已经到了及笈之年,心里忍不住感叹,她刚回京时的叶玿璃是怯懦胆小的,现在的叶玿璃,变得开朗活泼,这样叶浮珣很欣慰,叶玿璃已经到了及笈之年,前一段时间,平乐候妃亲自给她主持的及笈之礼,越贵妃跟唐凤初还送了两份大礼,惹得京城未出阁的女子羡慕不已,这平乐候妃主持,越贵妃跟太子妃添礼,这是多么高的待遇啊。

平乐候府。

叶玿璃一下马车,平乐候妃身边的袁嬷嬷便迎了过来,对叶玿璃微微一礼,“老奴见过璃儿小姐。”

“袁嬷嬷,不是告诉过你,不用行礼的嘛。”叶玿璃一把扶起袁嬷嬷,亲热地挽着她的手臂往平乐候府走去,袁嬷嬷慈爱地看着她,说道,“这规矩啊,是不能破的。”

袁嬷嬷是平乐候妃的奶娘,也是宫里的老嬷嬷,这平乐候妃平日里出了一个调皮捣蛋的凌安郡主外也没有别的女孩子,自叶玿璃来到平乐候府,这袁嬷嬷便一眼喜欢上了这个温婉谦顺的女孩子,对她十分亲近,就连凌安郡主有时候都忍不住吃醋呢。

“唉,本郡主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呢。”叶玿璃跟袁嬷嬷还没有走进门,边听到凌安郡主酸酸的一句话。

叶玿璃浅笑盈盈地朝平乐候妃行过礼后,笑着对凌安郡主说道,“嬷嬷从小把郡主捧到手心里疼着,我都没有吃醋呢。”

平乐候妃拉着叶玿璃的手,对自的闺女说道,“若是你能有璃儿一般听话,为娘天天让袁嬷嬷去门口迎你。”

凌安郡主故作一声叹息,说道,“本郡主算是明白了,如今这府中本郡主还不如璃儿的地位。”说着伸手掐着叶玿璃的脸,说道,“看来本郡主要想办法把你赶出去了。”

今天怎么回事,怎么都喜欢弄她的脸,在宸王府,姐姐捏她,来到平乐候府,凌安郡主掐她,好不容易逃脱了凌安郡主的魔爪,叶玿璃依偎在平乐候妃身边,撒娇道,“母妃,你看郡主。”

平乐候妃笑着看两个女孩子打闹,突然想起了年轻的时候,她也是跟舒琴这么闹腾的,看着依偎在自己的女孩,又想起了自己逝去的好友,心中很是怜悯叶玿璃。

“躲母妃怀里也没用。”

“好了,不要闹了。”平乐候妃笑着对凌安郡主说道,“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要跟你璃儿闹了。”

凌安郡主见自家母妃发话了,嘴巴微微一撇,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平乐候妃拉着叶玿璃的手,左瞧右看,心里十分满意,说道,“璃儿转眼间就到了成亲的年龄,不知道哪儿家的公子这么有福气,能娶到你啊。”若不是她唯一的儿子沈梁霖已经娶妻了,她还真想把叶玿璃许给自家儿子做老婆,不过让叶玿璃做二房太过于委屈了她。

叶玿璃没想到平乐候妃会跟她说这个,脸色一红,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凌安郡主悄悄咽了一口唾沫,唯恐她的母妃把话题扯到她的身上去,此刻的凌安郡主,乖得不能再乖了,端庄地坐在那里,目不斜视。

“璃儿你若是有意中人,大可跟母妃说,母妃成全你。”平乐候妃豪情万里地说道,叶玿璃却羞红了脸,“母妃,您说什么呢。”

“还害羞了。”平乐候妃笑道,果真有什么样的女儿就有什么样的母妃,平乐候妃有时也很顽劣,比如说现在看见叶玿璃害羞的表情就忍不住逗弄两句,直到叶玿璃的脸如同煮熟了的虾一样,才肯罢休。

凌安郡主自然知道叶玿璃的心事,虽然她早就看开了,不过一想到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失落,见自家母妃跟叶玿璃聊的开心,便悄悄起身,走了出去。

一出平乐候妃的院子,凌安郡主直奔宸王府,今天她穿了一件绯红色的束衣,带着几分京城女子所没有的英气,骑着一起高大的白马。

由于在通往宸王府的这条街上没有什么人,凌安郡主扬起手中的马鞭,让马儿快速奔跑,突然一抹淡青色的身影从一个巷子里蹿了出来,吓得凌安郡主忙勒住马鞍,那匹白马长嘶一声,前蹄翘了起来,凌安郡主一个不稳被掀了出去,只见那抹淡青色身影脚尖一点,完美地接住了凌安郡主。

这才看清从巷子里跑出来的是一个俊秀的男子,对上其深邃的眼睛,凌安郡主大脑一片空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直到那个男子将她放在地上,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凌安郡主回过神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一身淡青色的锦袍,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长发如墨只稍微用一条白色簪子微束在脑后。鼻若悬梁,唇若涂丹,肤如凝脂。眼眸斜长,目光如月光般清冷,不带半点起伏,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子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但加上整个人散发出的一种迷人的王者气息,虽令人生惧却也让人不舍得把视线从他脸上挪开。

“我没事。”这个人好面生啊,听其口音不像是京城人,“马没有伤到你吧。”

男子摇摇头,说道,“姑娘没事,那在下告辞了。”说着就要绕过凌安郡主,抬步离开。

“哎——”凌安郡主忙扬声叫住他,“我叫沈灵儿,你叫什么?”

那男子脚步一顿,并没有回答凌安郡主的话,而是大步离开了,凌安郡主有些失落又有些恼意,娇哼一声,牵过自己的爱马,拿着马鞭指着马的鼻子说道,“都怪你,差点撞到人。”

又回头恋恋不舍的想男人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重新翻身上马,慢腾腾地朝宸王府走去。

宸王府守门的人早已经习惯凌安郡主三天两头地往这跑了,通报都没有通报,直接让凌安郡主进去了,凌安郡主熟门熟路地走到别亦阁,照常先吼了一嗓子,“叶姐姐,我来了!”

正准备午寐的叶浮珣听到这在熟悉不过的声音有些头疼,这打算让青若去将那个小祖宗给请走,还未开口,凌安郡主便风风火火走了进来,见到叶浮珣嘴巴一撇,委屈巴巴地说道,“叶姐姐,我无家可归了,收留我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