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五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409 2021-09-07 00:36

在药域谷的晚上一抬头是能看见亮闪闪的星星的,知了的叫声与蛙声连成了一片,晚风送来阵阵清新的草药香,这种想起能够让纪衍诺的心静下来。

梨落院里的梨花早就败了,在季南北去世的那天全部都败光了,剩下的只有光秃秃的梨树,不论他怎么悉心照顾都不开花。

坐在台阶上,望着夜空中的繁星,身边放着两个酒坛子,他素来不喜欢喝酒,这是第一次喝,只是喝了两口便放在那里,摩擦着手中的玉佩,那是甘遂送来的。

玉佩皎洁无暇,如同已故之人。

“什么时候学会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了。”言睿渊拎着两坛酒走了过来,“方才我去药炉寻你,药童说你不在,又看凌霄处并未燃烛,猜着你就会在这里。”

言睿渊信步走到少年身边,打开一坛酒,说道:“今日甘遂前来可是为了让你们回季家一事?”

“对。”纪衍诺扬头喝了一口酒,辛辣传至体内,“六叔已经知道京城之事,甘遂此次前来就是要带走我与希儿。”

“可要回去?”言睿渊冷声问道。纪衍诺虽然不是季南北的孩子,却是季家真正的血脉。

“师兄想要我回去嘛?”纪衍诺侧首问道,他与言睿渊自幼一起长大,对于这个师兄,他颇为信赖。

“或许回季家是最好的选择。”言睿渊望着头顶的星空,“其实,去那儿里不重要,只要你与希儿开心最重要,再说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还有我在。”

少年沉冷的嗓音,直击纪衍诺的心脏,是啊,快乐最重要,可是他还有比快乐更重要的事情。

“好了。”言睿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低头看着少年说道,“少喝点酒,别让希儿担心,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完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处,脚步一顿:“若是想好了,我便助你一臂之力。”

天微微亮,宁静的药域谷传来阵阵鸟鸣,一缕阳光透过窗子撒了进来,床上的小女孩睡得正香,听见外面的动静,小女孩翻了一个身子,紧接着便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声音透着娇气:“玉竹。”

“小姐,您怎么这么早就醒了?”玉竹听见里面的动静推开门,看着小姑娘穿着白色的里衣坐了起来,头顶有几根头发颇为调皮地竖起来,看到她走进来,秀气地打了一个哈欠,“现在什么时辰了?”

“卯时。”玉竹走上前,将床铺整理一下,看着小姑娘困倦的脸色,问道,“小姐再睡半个时辰,一会儿奴婢叫你起床。”

“不睡了。”小姑娘摇摇头,想起来昨晚并未和纪衍诺一起吃饭,便问道,“哥哥从药炉出来了嘛?”

“出来了,姑娘睡下后,公子还来看过。”玉竹一边给纪绵希穿衣服一边说道,“昨晚公子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今日小姐乖一点。”

“心情不好?”杏儿眼终于全部张开,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为何心情不好?难不成遇到什么疑难杂症了?”她停顿了一下,“莫非是因为六叔派人来了?惹哥哥生气了?”

“小姐就别多想了。”玉竹将纪绵希按在椅子上,拿起一旁的梳子,娴熟地给她梳了一个双髻,插了簪花,铜镜里的姑娘生的娇俏可爱,秀气地打了一个哈欠,接过凉凉的帕子,擦了脸,瞬间清醒了不少,

“走,去哥哥院子里看看。”芫花居本就在凌霄处与陵游斋中间,言睿渊的陵游斋在左,凌霄处在右,当初选院子,言睿渊与纪衍诺都想住在陵游斋,季南北还让俩个人比试了一番。

刚出了房门,便听见陵游斋有练剑的动静,纪绵希提着裙子走过去,熟门熟路地从一个暗角处搬了一个半人高的梯子,她吃力地将梯子架在了墙上,爬了上去,墙本身就修的不高,纪绵希踩在梯子上,露出一个头,看着言睿渊在院子里的桃树下练剑。

这种场景以前经常在药域谷里看见,好似一切都没有变一样。

那个小丫头一出来,言睿渊便听到了动静,一套行云流水的剑法练下来,收了剑,抬头看向趴在墙头上的小丫头,沉冷的眸子里带着徐些笑意,“希儿,今日怎么起这么早?”

“自然是为了看师兄练剑啊。”小丫头的声音脆脆的,像是树上的黄莺一般,头上扎着两个发髻,簪花随着头一晃一晃的。

言睿渊早就习惯了这个丫头的甜言蜜语,眉眼带笑:“你赶紧下去,小心别摔着。”

“知道了师兄。”纪绵希天天地应下,然后一溜烟地跑了下去,言睿渊宠溺地摇摇头,收了剑,准备去洗漱一下。

那边纪绵希刚看完言睿渊练剑,便出了远门,熟门熟路地推开门,便看见商陆在打扫院子,商枝在整理药草,两人看到纪绵希手上的活停下来,“小姐,公子还在休息。”

“这都日上三竿了,哥哥怎么还没有起,隔壁师兄流云剑法都练了一遍了。”纪绵希背着双手,故作老成地说道,“哥哥莫不是在偷懒吧,你们且忙着,我进去看看。”

玉竹正欲拦,但是纪绵希像是一个泥鳅一般溜了进去,毕竟两人已经长大了,不能在像儿时那般无所顾忌。

纪绵希走进房间,见床上隐约躺着一个人,顺手从桌子上的花瓶掐了一个叶子,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掀开床帐,纪衍诺正在熟睡,身子正躺着,双眼微阖,呼吸匀畅,“哥哥。”纪绵希小声喊了一下,见床上的人没有动静,便鞋子也不脱爬了上去。

正要用手中的叶子使坏,手一下子被抓住,纪绵希一惊,原本还闭着眼睛熟睡的少年,此时那里还有半分熟睡的样子,眼睛清明,分别就是醒了嘛。

“哥哥,你骗人!”小丫头使坏被抓,一点心虚也没有,反而指责人家骗人。

纪衍诺翻身坐了起来,拍了一下小姑娘的脑袋,笑着说道,“你这个小丫头准备使坏,被人抓到,还要倒打一耙。”

“哥哥什么时候醒的?”纪绵希爬下床,看着少年穿鞋子,少年走到柜子处,找到一件淡蓝色的锦袍穿上,“在你进院子的时候我就醒了。”

商陆早就将洗脸水打好,纪衍诺绞了一个干净的帕子,将脸擦干净,扭头看见小丫头正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挂在屏风上衣服,说道:“哥哥你昨天是打翻酒坛子了嘛?为什么衣服上的酒味这么重?”

纪衍诺悻悻地摸了一下鼻子,轻咳一声说道,“昨天不小心打翻了酒坛,染了酒。”说着给示意商陆拿出去。

“希儿,以后你不能擅自闯哥哥和师兄的房间了。”纪衍诺一边走一边教训自己的妹妹,“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有别啊!”

“可是你是我的哥哥啊?”小女孩天真地说道,“小的时候我也经常进你的房间啊。”

“怎么了?”言睿渊早已将碗筷摆好,等着兄妹二人过来,纪绵希跑到言睿渊身边的凳子,坐下。

“没什么。”纪衍诺无奈的摇摇头,打算自家妹妹慢慢教。

谁知道那个小丫头竟然还有些委屈,“师兄,哥哥说以后我不能随意进他房间,你说怪不怪?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还计较的。”

“你还说!”纪衍诺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说道,“今日你爬上我的床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呢。”

闻言,言睿渊的脸色一沉,将纪绵希手中的包子拿了过来,冷声说道:“师兄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以后不准随便上我和鹤轩的床,你怎么又忘了?”

“师兄,你凶什么嘛!”小丫头脾气上来了,觉得自己的师兄和哥哥一起嫌弃他,将手中的筷子一扔,“不上就不上,我才不稀罕!”扭头跑了。

“师兄,你慢慢跟她说,你吼她做什么!”纪衍诺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起身去哄。

得,坏人又让他做了。言睿渊叹口气,这个小丫头真是被惯坏了,看来得好好跟她说说。

一会儿,兄妹二人手牵着手开开心心地走了回来,不得不的说,纪衍诺哄孩子使有一套的,还未等言睿渊开口,小丫头自己就跑过来,一副大度的样子说道:“师兄,我不会怪你的。”

言睿渊只是觉得好笑,点点头,说道:“方才是师兄错了,可以吃饭了嘛?”

“好的。”小丫头乖的有点过分,言睿渊看向纪衍诺,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哄的这个小丫头,一转眼的功夫,这么乖。

纪衍诺给了他一个得意的眼神,哄妹妹诀窍,拒不外传。

言睿渊用筷子一下子将纪衍诺筷子上的包子夹掉,狠狠地咬了一口。兄妹三人开开心心吃了一个早餐。

“希儿。”纪衍诺与言睿渊相视一眼,看向趴在栏杆上的小丫头说道,“明日我们回季家一趟。”

“回季家?”小丫头侧过头,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要回季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