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五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423 2021-09-07 00:36

对面的女子说的慷慨激昂,一点也没有方才心虚的模样,“你今日来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若是你早就想要告诉我这件事,为何之前一直拿阿珣的事情来说?”温言可不会这么好糊弄,别看这个凌安郡主已经是做了娘的人了,做事还是随着自己性子来,若不是有沈誊巍和皇室护着,估计坟头草都长的一人高了。

“瞧你说的。”凌安郡主有些心虚地抿了一口茶,笑着说道,“我这不是有个缓冲嘛,我的为人你还相信不过嘛?”

“就是太知道你的为人了。”温言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记得把近水楼的帐结了。”

凌安郡主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连忙讨好道:“阿言,咱们来谁跟谁啊,你放心,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永远都站你这边。”

温言将搭在自己身上的那只手无情地推开,笑道,“亲兄弟,明算账。这个月你在近水楼拿了多少银子,别以为我不知道,青颖那个丫头不好意思给你要,那就我来做这个恶人。”

近水楼与得月台皆是明月楼的产业,名义上是由青颖掌管。

“温言这就过分了啊!”凌安郡主有些恼怒地起身,说道,“怎么说咱们也是姐妹,你就这么对待我!阿珣还没有说什么呢!”

“郡主有时间在这里跟我胡搅蛮缠,还不如找时间去把帐结了。”温言淡淡地说道,面对凌安郡主这般情形,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哼,臭温言!本郡主才不要理你呢!”凌安郡主转身气冲冲地离开。想她堂堂一个郡主,太后娘娘都宠着她,只有温言这个坏人,处处欺负她!要不因为看在阿珣的面子上,她才不会管他呢,最好让叶艾韫认别人做娘!

“郡主。”伯琴看着凌安郡主气冲冲地离开,唤了一声,又看了看房间内,估计又是温言惹到这位小祖宗了。

自从凌安郡主从封地回到京城,每每在温言这里碰壁,回回气得跳脚,下次依旧来,明月阁内的人早已习以为常了。

“夫人,您又惹郡主了。”伯琴笑着说道,将最新的册子放在一边,“方才我见郡主气呼呼地走了,估计且得等几日才会上门。”

“嗯。”温言淡淡地说道,“那我就能清净几天了。”

伯琴掩嘴偷笑,“要是让凌安郡主知道,您回回将她惹生气的缘由,说不定又要扬言与您断交。”

温言与那位凌安郡主还真是欢喜冤家,每每见面都要吵上一番。这个凌安郡主看着嚣张跋扈,实则心思简单,性情纯真,每每都要被温言套路。

“那正好,省的让她来这里烦心。”温言拨弄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想到凌安郡主方才说的话,心里一动,吩咐道,“套个马车,去趟叶府。”

“好。”一旁的铃儿应下,走了出去,伯琴拨弄着房间里的熏香,疑惑地问道,“小少爷不是不来嘛?夫人要去亲自接?”

“有段时间没有见小家伙了,还真是有些想念。”温言起身,走到屏风内,开始换衣服。

伯琴不疑有他,毕竟觉得温言想念孩子也是正常,一想到叶艾韫那张俊俏的小脸,可爱的模样,伯琴脸上也不由得挂上了笑容。

叶艾韫聪明伶俐,长得也是眉清目秀,每次来都将明月楼的人个个哄得十分开心,恨不得将心肝挖出来给他。

一辆马车缓缓地停在了叶府,从上面下来一位紫衣女子,肌肤娇嫩,神态悠闲,举手之间带着一股娇媚之气。铃儿将温言扶了下来,麻利地去敲门,开门的小厮一看到温言,愣了一下。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禀报?”铃儿泼辣地说道,“夫人来接小公子了!”

“是!”小厮正欲转身去报,温言早已抬脚走拉进去,淡声说道,“无碍,一起进去吧。”

“可是夫人……”小厮还想说什么,看到温言的眼神,瞬间低下头,不再说话,额头上早已冒出了一层汗。

此时大厅。

叶艾韫看着坐在大厅里的女子,与叶修安有几分像的眉眼上下打量了一番,奶声奶气地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这个人好生奇怪,来到自己家里,父亲都不在,还赖在这里不走,要不是爹爹教导他,为人者要守礼,他早就命人将其赶出去了。

“韫儿。”胡秀儿半蹲着身子,柔声说道,“你爹爹经常跟我提起你,今日见到你果然聪明可爱。”

“吃不吃糖?”胡秀儿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倒出两颗糖,笑着说道,“你爹说你喜欢吃糖了,这个是舞袖山下最有名的一家蜜饯店里的糖,好多人不远千里也要去尝一尝。”

“我娘亲说了不能要陌生人的糖。”叶艾韫瞅了一眼胡秀儿手里的糖,往后退了一步,清澈的眼睛里,带着戒备,“而且,我爹说错了,我不喜欢吃糖!”

“你这个孩子!这个可是我家小姐命人排队带回来的,你怎么不识好意?”胡秀儿身边的丫鬟趾高气扬地说道。

“我不是陌生人。”胡秀儿瞪了一眼身边的丫鬟说道,“我是你爹的好朋友,你方才也看见了,我与你爹爹是旧相识,唤你爹爹一句师兄,按辈分你该叫我一声师姑。”

“哦。”叶艾韫应了一声,“可是你认识我爹归认识我爹,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你,还有以后你要是想要找我爹,那就去找我爹,不用拿几块糖来收买我,我要是想吃糖,我娘亲自然会跟我买,再说了。”

叶艾韫那副人畜无害的脸上露出一抹坏笑,“我不想要一个继母。”

“你无礼!”胡秀儿身边丫鬟呵斥一声,胡秀儿脸上的笑意顿时收住,看着面前的小孩子,虽然长得像叶修安,眉眼之间还是有其他人的影子,看着真是让人讨厌啊。

“韫儿。”一道清媚的声音从厅外传来,叶艾韫脸上顿时扬起一抹笑容,扭头望去,温言已经走到了门口,他欢快地跑了过去,“娘亲。”

温言稳稳地接住他的身子,看着小家伙红红的脸颊,低头笑着说道:“有没有想娘亲啊?说好的今日要去娘亲那里,怎么没有去呢?”

“被一个奇怪的人耽搁了。”小家伙赖在自己母亲的怀里,像是一只纯洁无暇的小羊羔,没有一点方才的尖锐之气。

胡秀儿顺着声音亦是望了过去,只见门口站了一位紫衣女子,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娇媚之气,妖而不艳,媚而不俗。这便是温言了。

那个与已故紫凌王妃并称京城双姝的女子,真的美的动人心魄。怪不得叶修安会迎娶她,这样的一个女子,大概天下男子都会心甘情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吧。

温言亦是打量着站在大厅内的女子,一袭桃白色衣裙,相貌娇媚,黛眉红唇,倒是一个美人,也不枉叶修安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这位便是姐姐吧。”胡秀儿提着裙子走过去,微微福身,笑着说道,“在信中师兄多次提起过,今日一见,姐姐果真是美艳无双啊。”

温言秀眉微挑,淡淡地说道,“这声姐姐我可不敢应,我与叶修安早已经和离。”

胡秀儿听出了温言的敌对之意,淡然一笑,举手扶了一下发髻,笑“温姑娘说的对,叫姐姐的确不合适了,是我冒犯了,觅霜,还不快去给温姑娘倒茶。”转而又对温言抱歉一笑,“温姑娘突然到访,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海涵。”

言语之间,皆是主人做派。

“茶倒是不必了。”温言眸子微冷,这个女子在无声的挑衅自己,“在叶府住了这么多年,叶修安的茶不知道喝过多少,不稀罕这一杯,我今日来是接孩子的。”

“韫儿。”温言牵起叶艾韫的手,柔声说道,“方才表现不错,娘亲带你去蜜饯斋,今日允许你多吃几块糖。”

“谢谢娘亲。”叶艾韫眼睛一亮,欢呼道,“娘亲最好了,人美心善,是世界上最美的娘亲!”

“嘴巴真是甜,不枉费吃的糖。”叶艾韫从小就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吃甜的,温言担心将牙齿吃坏,便有些拘着她。

叶修安听到下人来报,心里暗道不好,连忙放下手中事务,赶了过来,正好与温言撞了个正面。

自从那日一别,两个人还是第一次见面,叶修安看着温言有些消瘦的脸庞,剑眉微微蹙起,“你来接韫儿?”

“嗯。”温言淡淡地应了一声,看着面前的男子,白衣胜雪,眉间朱砂,“我似乎来的不是时候,又似乎来的是时候,早就知道胡姑娘的存在,今日一见,不枉你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言儿,你误会了。”叶修安上前正欲解释,他知道胡秀儿就是温言心中的一根刺,两个人吵吵闹闹这么多年,皆是因为这。

“不重要了。”温言淡然一笑,“只要你记住当初和离之时你答应我的事情就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