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八十五章 奸细

嫡女归 云舒 2387 2021-09-07 00:36

正当舞姬疑惑的时候,忽而身后一阵风来,舞姬警惕回头,却回头的动作立马顿住。

她的目光渐渐向下看去,最后看到这把刺穿了自己身体的剑,下一刻,舞姬便倒在了地上。

叶浮珣将剑抽出,冷眼看着死不瞑目的舞姬。

她不过就是出去营帐了一会,回来的时候还没进去营帐,便闻到了一股的香气,而且香气特别熟悉。

突兀,一支箭直朝自己射来。

叶浮珣弯腰夺过,双目放冷光,提剑怒指对方:“舞姬?你果真是赵阳王派来的奸细。”

“王妃恐怕早知道了吧,当真是演了一出好戏给我看啊。”舞姬冷笑声。

俩人打斗,不分上下。

纪衍诺从后直射箭朝舞姬,舞姬正欲回头,看见的便是如天神般面容的纪衍诺,她缓缓低头,胸膛已经挂了一箭。

随即,她倒在地上,已死。

竖起一早,叶浮珣便将刺客闯入想杀自己却被反杀的消息传了出去,她这么做也是有意让赵阳王知道,也是给赵阳王的下马威。

得知舞姬已经被叶浮珣杀了的赵阳王顿时有些慌乱起来,舞姬好歹自己培养了那么久,没想到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叶浮珣杀了,甚至一点刺杀对方的伤口都没有一个。

赵阳王不由猜测叶浮珣的武功又如何的厉害,在第三日里,纪衍诺已然伤势好转,他便同叶浮珣一起带兵直攻赵阳王营地。

赵阳王的兵都是跟赵阳王一个性子,骄傲自大,叶浮珣与纪衍诺便抓住这一点,从这里入手对付赵阳王的兵。

纪衍诺奋起直追,将赵阳王的心腹俘虏,后斩杀。

敌方心大乱,赵阳王想逃,却被纪衍诺逮住,

因京城的百姓还在恐慌情况如何,是以在赵阳王被俘虏后的第一时候,叶浮珣就派人特地将赵阳王兵败的消息传了回去。

几日后,皇帝病情已经完全好,在面对赵阳王时,皇帝也是千言万言,最后念及旧情,将赵阳王发落边疆,永世不得回京。

赵阳王脸色阴鸷,发丝粘着泥,戴着镣铐,十分的狼狈。

他狠狠的看着身边的押送他的队伍:“给我解开!”

侍卫一脸轻蔑:“你以为你还是赵阳王吗,现在你不过是阶下囚,我们没有打你骂你就不错了。”

赵阳王眼中充斥着阴冷,冷笑道:“你最好听我的,不然等我回去有你的苦吃。”

赵阳王额上青筋直跳,眼中是明晃晃暴怒的神色,狰狞的瞪了侍卫一眼。

他想杀了这个侍卫,千刀万剐,株连九族,但是现在他为鱼肉人为刀俎,思及此处压了压神色,冷声开口:“你最好想清楚,我堂堂赵阳王,你以为我会就此罢休吗?”

侍卫愣了愣,随即冷笑:“你杀我父母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这一路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赵阳王没想到会被安排一个仇人来押送他,神色有点恍然,看向侍卫的脸色也变了,如果这人真的不怕死,这一路恐怕自己也会莫名其妙的死了。

皇帝安排这样一个人来照看他究竟是何居心,难道是想在路上杀了他?借刀杀人,自己落下一个贤明的名声,真是好算计。

他就知道狗皇帝没安好心,他冷笑着想。

“你最好别动我,如果到时候皇帝有事来求我,我要是死了,你们所有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他虽然觉得是皇帝故意派人来杀他,但是也不怕,他可不是框人的,就算自己现在是这么个下场,也不可能被这种人欺负。

侍卫嗤笑一声,显然是没有听他的话,这一路上有的是他好受的。

京城。

“王妃,不好了,王爷突然晕倒了。”西洛有些着急的跑过来,她武功好速度也快,一阵风似的过来,难免带了些尘土。

叶浮珣抹了一把脸上的土,拿着医书懒懒得躺在躺椅上,叹口气:“你什么时候也像念慈那丫头了,做事风风火火的。”

叶浮珣没往深处想,纪衍诺因为上次的事故身体本来就不太好了,现在一直调养,要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难免会有些小毛病的。

“王妃,您快去看看吧,王爷看起来不太好。”西洛抱了抱拳,她本来就是这个性子,也不在意叶浮珣的调笑,王爷看起来真的很不好,就像是重病的人,不然她也不会急成这样。

叶浮珣一听,瞬间坐直了身子,西洛既然这么说了,那一定不是什么小毛病了,医书都来不及放,直接起身,衣摆就着阳光撒了一地:“走!”

西洛看着叶浮珣着急的样子,微微摇头,王妃看似不在意王爷,其实比任何人都关心啊。

“你什么时候看见王爷晕倒的?”

叶浮珣不会武功,就算加快了步伐也没有西洛快,只能一步步的快步走过去,在这路上她得问问还有没有其他的病症,到时候能节约不少时间,对纪衍诺来说是好事。

“就是刚刚,我路过王爷门口听见里面小丫头的尖叫,还以为是赵阳王余党未清,王爷遇刺,进去了才看见王爷脸色青白的躺在地上。

应该就在我进去之前才晕倒的,我也没来得急问那个送茶水的小丫头。”西洛急忙说出纪衍诺的病况,生怕遗漏了什么。

“除了脸色青白还有别的吗?有吐血吗,呼吸急促吗?”叶浮珣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水,在阳光下泛着莹润的光,她攥紧了拳头,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担忧。

“没有了,但是王爷的脸色就好像……”西洛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这是大不敬之罪。

“快说,没什么不能说的。”叶浮珣有点着急,“现在这个时候了,别磨磨唧唧的。”

西洛神色一正:“就像是死了一样,不似活人。”

叶浮珣一下子愣住了,到了门口脚怎么也迈不进去,如果纪衍诺……

西洛急忙说:“奴婢探了王爷的鼻息,只是有些微弱。”

叶浮珣松了一口气,一瞬间压抑上来的情绪好了些,她迈步进门,纪衍诺已经被扶上了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