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七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355 2021-09-07 00:36

纪洐诺眼光微闪,抬头看了无寻一眼,见无寻对他点点头,这才开口喊道,“皇祖母。”德宁太后立马眉开眼笑,丁姑姑也陪着笑了起来。

宋瑜琏和宋长宁来请安的时候还未进去,便听到大殿传来德宁太后爽朗的笑声,兄妹二人相视一眼,掀帘进去,变看到一个红色如同团子一般的小女孩窝在太后的怀里,不知道说了什么,竟引得德宁太后哈哈大笑,一旁的无寻笑着训斥道,“希儿快下来,赖在太后娘娘怀里像什么样子,越来越没规矩了!”

“珣丫头啊,别老说希儿没规矩,也不见你当年有规矩啊。”德宁太后维护道,纪绵希有了太后撑腰,更加不怕无寻了,对着无寻做了一个鬼脸。

德宁太后一抬眸看到宋瑜琏兄妹,眼中含着笑意说道,“琏儿,宁儿你们两个来得正好,今日清扬县主带着她的一对儿女进宫给哀家请安,你们快来认识认识。”

宋长宁一进入大殿,便看到坐在无寻身边的纪洐诺,少年清冷地坐在大殿之上,与其格格不入,又极其忍耐。

无寻也看出来纪洐诺的不自在,笑着对德宁太后说道,“太后娘娘,天色也不早了,等下夫子要来给希儿和诺儿上课,耽误了学业可不好。”最近无寻给纪绵希和诺儿寻了夫子来给两个人上课,纪洐诺的功课都是纪明南一手教的,自然不用担心,不过纪绵希从小到大混水摸鱼,学问学的可是一言难尽。

德宁太后紧紧地搂着纪绵希,其喜欢程度都快赶上宋长宁了,“哀家瞧着希儿聪明伶俐,活泼可爱,这样就很好了,这样小的人都学的像一个小大人一样,一点都不好玩,哀家倒要看看谁敢说希儿规矩不好。”

纪绵希听了德宁太后的话,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她可不喜欢跟着夫子学那些之乎者也,简直无聊死了。

“你要是担心地话,就把希儿这个丫头放到云霄殿,哀家亲自教导,这下你可放心了吧。”

无寻翻了一个白眼,怎么感觉自己失宠了呢,纪绵希的大眼睛滴溜溜的一转,看着自家娘亲的脸色说道,“皇祖母,您亲自教导希儿,希儿真的很感动,可是希儿真的很不放心娘亲,没有希儿在,她会难过的,要是皇祖母真的喜欢我,我一定经常进宫来陪您好不好?”

“珣丫头你瞅瞅,这个丫头这么会说话,你竟然说她不懂规矩,哀家看啊,我们希儿是最懂规矩的。”德宁太后满意地抱着纪绵希,软软的身子,让她眉开眼笑,年轻的时候她就希望有一个女儿。

“我都瞧着伤心,现在皇祖母心里眼里都是希儿妹妹,哪儿里还有我的位置啊。”宋长宁语气酸酸地说道,娇哼一声把头别过去。德宁太后笑着捏捏她的鼻子说道,“哀家什么时候不疼你了,这不是你希儿妹妹初入宫嘛。”

宋瑜琏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他心里觉得这一幕十分扎眼,尤其是念佛堂还有一个人正在受苦。念佛堂。

“郡主今儿个听说清扬县主带着他的两个孩子进宫给太后娘娘请安了。”郁青将饭菜一一摆到桌子上,有些不满地说道,洛安郡主敲木鱼的手微微一顿,说道,“娘亲回来这么久,自然要带着他们来给太后娘娘请安的,听说太后娘娘极其喜欢清扬县主这个女儿,抱在怀里都不肯放手,还硬留下来陪她一起用膳。”

“可是她怎么不来看看您呢,怎么说您也是她的女儿……”郁青愤愤不平地说道,汀兰扯了一下她的袖子,冲她使了一个眼色,郁青这才不情愿地走了出去。

“郡主,您别往心里去,郁青她就是口无遮拦的,清扬县主心里还是有您的……”汀兰正说着,忽然听见郁青高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到这里来?”

只听见院外传来一道清朗的男声,“在下纪洐诺,奉家母之命特来探望洛安郡主。”

郁青冷哼一声,正要发难,洛安郡主掀开走了出来,“郁青,不得无礼。”说着抬眸打量来的少年,之前她曾在纪宅门前见过这个少年,对着纪洐诺微微一笑,说道,“进来吧。”

这是纪洐诺第一次这么正式地见洛安郡主,对于她这个忽然多出来的姐姐,纪洐诺心里没有太大的感触,无寻是为了她,才重新以清扬县主叶浮珣的身份回到京城,将他们宁静的生活,拉入了风云之中。

“家母说春寒料峭,让郡主照顾好自己,又让我带了几样郡主最爱吃的点心和一些衣物。”纪洐诺说道,打量了房间里的摆设,发现什么都不缺,这个洛安郡主在这里除了没有人身自由以外,其他的一样都不缺。

“让娘亲费心了。”洛安郡主让汀兰将东西收了起来,信手为纪洐诺倒了一杯茶,问道,“娘亲的身体可还好?”听到洛安郡主唤无寻娘亲,纪洐诺感觉到无比的别扭不过,又不好发作,说道,“一切安好。”接下来两个人便陷入了沉默,空气一度凝结了起来,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纪洐诺打破了局面说道,“娘亲说再让你委屈几天,过一段时间便把你接出来。”

“我知道。

“若是没有什么事,那我就回去复命了。””纪洐诺起身告辞离开,洛安郡主看着桌子上的茶杯里的白烟渐渐地消失,直到一杯沸腾的热茶冷却掉,这才起身再一次走到佛像面前跪下,木鱼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夜深,明月西垂,周遭寂静无声,偶尔传来打更人的敲打声,又很快恢复了安静。温言睡得不是十分安稳,她又做梦了,梦见了自己掉进一个大漩涡里,回不去,出不来,看着自己的身体飘浮在半空中,无所定居,又看到自己已经死了,我一个人顶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住进了叶府,霸占了自己的位置,还要将她的儿子置于死地。

“夫人,您醒醒,醒醒。”守夜的碧儿听到了温言的梦吟,忙把她唤醒,温言睁开眼睛看到碧儿的脸,分不清现实和梦中,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来,起身问道,“韫儿呢?!”

“夫人,您忘了,少爷昨天便被叶公子接回了叶府,现在还没有回来呢。”碧儿将一件衣服披到温言的身上,关心地问道,“您是不是做噩梦了。”

温言摇摇头,说道,“我没事,你去休息吧,别着凉了。”碧儿看着温言一脸心事的样子,说道,“奴婢没事儿,在这陪着夫人吧。”

“不用了,我白天睡多了,这一时半会的也睡不着,这里也不用你伺候,去休息吧。”碧儿见温言再三坚持这才不放心地起身离开,不知不觉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待了有十几年了,她有时都分不清她是谁?她从哪儿里来了。

温言从自己贴身处掏出一块儿温热的血色玉,上面强劲有力地刻着一个言字,紧紧地捂在胸口处,让怀念蔓延到自己的全身。

不知不觉东方既白,偏房里的碧儿睡得正香,温言穿戴好衣服推门而出,迎面而来的一股凉气,虽然已经开春了,可是今年的春天格外的冷。

“温姑娘,今天怎么起那么早啊。”早起的丫鬟问道,温言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说道,“昨天睡得多了,今日自然困了。”

随即做了几个动作,权当健身了,丫鬟们对于温言怪异的举动,早就见怪不怪了。

“温姑娘,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小厮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一看装扮是明月阁的人,温言秀眉微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慌张?”

“明月阁出人命了。”那小厮气喘吁吁地说道,“兵部尚书之子程璋翼死在了我们明月阁,今天一大清早还是开门的人发现的,就死在我们大厅的门口,现在衙门的人已经去了,说是毒死的,要查封我们明月阁。”

“什么!”温言一听急了,连饭都顾不上吃了,急匆匆地备马车去了明月阁,见门口被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全部都是人,好不容易挤了进去,便看见程璋翼的尸体躺在大厅的门口,几个衙役围着,一个仵作检查尸体,明月阁的姑娘吓得躲得远远的,只有季画秀眉微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回事?”温言大步走到季画面前问道。

“程公子是我们明月阁的老顾客,昨天在这里饮了几杯热酒,但是二更一过,这个程公子便已经离开了,却不想今天早上在我们这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温姑娘,怎么办啊?”

“急什么。”温言淡淡地说道,“既然不是我们明月阁做的,那就不用怕,有什么事,我来承担。”

“可是我担心……”

“这么简单地栽赃嫁祸我说是看不出来,这十几年来岂不是白混了,不过到底是谁跟这个程璋翼有仇,又跟我们有仇那个。”温言看着地上的尸体一个人自然自语地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