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四十章

嫡女归 云舒 3372 2021-09-07 00:36

“夫人,夫人,你来开门好不好?”玉竹焦急地在外面说道,无寻将自己关在里面已经关了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一句话也不说。

无寻抱着她给纪明南做的衣服,趴在桌子上,泪已经流干了,脑海中回显的都是她与他的点点滴滴,这十年来他对她的爱与宠,“纪明南,你这个大骗子。”她缓缓抬眸,欣喜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张脸,如同月光般的笑容,“寻儿,别在这里睡,你会着凉的。”

“阿南,你回来了。”无寻惊喜地看着纪明南的样子,刚要伸手触碰他,结果化为了虚无,无寻一惊,大喊一声,“纪明南!”醒来还是熟悉的房间,只是没有了熟悉的人,只有桌子上那一件衣服,上面有着他熟悉的味道,她孤零零的一个人,瘫坐椅子上,神思恍惚。

一夜之间,梨花居常年不败的梨花,全部凋落,无寻缓缓打开那久闭的大门,守在外面的众人一惊,忙迎了上去,“小姐……”青若看你的有些憔悴的无寻,不知道说什么好,无寻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转而问一旁的淡竹,“希儿呢?”

“玉竹在照顾着。”淡竹回答道。无寻点点头,目光扫落梨花居的每一个角落,最后坐在台阶上,“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可是,小姐……”

“出去!”无寻厉声道,淡竹等人相视一眼,退到院门外。“我姐她怎么样了?”叶修安n不知何时来到二人身后,淡竹担忧地说道,“还是老样子不过肯将自己从房间里放出来了。”

无寻看着凋败的梨树,满园萧瑟,忽而抬眸好像在一颗梨花树下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她缓缓抬起手,却不敢触摸,仿佛一碰就碎。

“我在前面那棵梨花树下埋了几坛上好的梨花醉,明年这个时候就可以挖出来喝了。”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无寻一回头便看见纪明南温柔地冲自己笑,他指着那棵梨花树,无寻一笑,刚要握住他的手,瞬间化为了虚无。

“纪明南!”无寻大惊,站起身来冲着院子大喊道,“纪明南你出来好不好?!”身子一后退,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无寻心中一喜,“阿南!”而映入眼帘的是另外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无寻忙退出宋寒濯的怀抱,“你怎么在这?”

“叶浮珣,你还想装傻到多久!不管是季南北还是纪明南他已经死了!”宋寒濯伸手抓住无寻的胳膊,强迫她看着自己,冷声说道,“纪明南他用生命换了你活着,就是让你这么糟蹋自己的吗?!”

“不!”无寻挣脱开宋寒濯的桎梏歇斯竭力地说道,“我是无寻!不是叶浮珣!他是纪明南,不是季南北!”

“季南北救的人是叶浮珣,不是你无寻!”

“纪明南的妻子是无寻,不是叶浮珣!”无寻抬起头看向宋寒濯满目痛楚,“为什么?为什么?”无寻两眼一黑,便倒在了宋寒濯的怀里。

雪斋。

叶玿璃推开门进去,洛安郡主以为是轻云,忙把自己手中的戏本子藏了起来,抬头一看是叶玿璃,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姨母,您怎么来了?”

“这天气越来越热,我知道你害热,特命人给你送来了冰鉴。”叶玿璃一挥手,两个小厮抬着冰鉴走了进来,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些冰镇的水果。

“还是姨母对我好。”洛安郡主搂住叶玿璃的肩撒娇道,“姨母你都不知道我都快无聊死了。”说着捻起郁青从冰鉴里盛出来葡萄放入口中,冰凉的感觉,让她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叶玿璃看着她那个模样,宠溺地笑道,“别贪吃,小心对胃不好。”说着将盘子拿远了一些,问道,“最近怎么不见青若姐姐啊?她去哪儿里?”

“我也不清楚。”洛安郡主眼睛瞅着那盘葡萄挪不开,“听云姨说好像跟着那个纪夫人去了药域谷。”

“纪夫人?”叶玿璃疑惑地问道,“什么纪夫人?”

洛安郡主接过一旁的手帕擦擦手说道,“就是那个药域谷谷主的妻子,给我看病的那个纪夫人,说来也怪,这个纪夫人长得跟娘亲真的很像,我差点以为是娘亲回来了。”

“你是说纪夫人长得跟你娘很想?”叶玿璃脑子里突然爆发一个大胆的想法,“你可知道是哪个季吗?可是禾子季的季夫人?”

“不是。”洛安郡主摇摇头,“是年纪的纪,听说她的夫家是一代神医,之前还进宫给四皇子解毒。”

“素儿,你好好休息,姨母突然有些事情要做。”叶玿璃匆匆离开,洛安郡主疑惑地看着叶玿璃匆匆的背影,“走那么急干什么?”随后看见汀兰掀帘走进来,问道,“若姨回来了吗?”

汀兰摇摇头,说道,“青若姑姑还没有回来了,不过倒是写了一封信给了轻云姑姑,轻云姑姑看完信后,急匆匆地走了。”

“你可知信得内容?”

“这个奴婢怎么会知道。”汀兰轻轻地解开洛安郡主的纱布,将清凉的药膏涂在伤口处,郁青急匆匆地走进来,洛安郡主秀眉微蹙,“怎么连你怎么也这么急啊。”

“郡主……”郁青一脸苦瓜相地说道,“太子殿下来了。”

“什么?哎哟……”洛安郡主一惊,扯动了伤口,疼得她倒吸一口气冷气,抓起床上的被子便盖在身上,“他怎么来了?告诉太子殿下就说我刚吃了药,休息了。”

“来不及了。”郁青话还没有落音,一抹紫色的身影便踏了进来,洛安郡主不管三七二十一闭上眼睛就开始装睡。

汀兰忙迎上去,“见过太子殿下。”

“你们家郡主睡下了?”宋瑜琏的目光落在刚吃的几个葡萄皮上,汀兰硬着头皮说道,“郡主刚敷药睡下了。”

看着床上气息有些不稳的人儿,宋瑜琏眼眸闪过一丝笑意,也不揭穿她,“那孤就不打扰了。”说着便转身大步离开。

洛安郡主偷偷睁开一只眼,见人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

“郡主,您怎么这么害怕太子殿下啊?”郁青不解地问道,“奴婢觉得太子殿下虽然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对您还是极好的。”

“你还好意思说。”洛安郡主伸手敲了一下郁青的脑袋,“你懂什么?宋瑜琏他是什么人?当今太子殿下,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伴君如伴虎,你懂不懂?再说了,他那张冰山脸,我看见就害怕,更何况,若姨可是嘱咐过我,在京城不能招惹不该招惹的人,太子殿下就是最不该招惹的人!”

汀兰笑笑不说话,拉着一脸懵逼的郁青走了出去,低声说道,“以后啊,有关太子殿下的事情,你就不要告诉郡主了,太子殿下什么心思,咱郡主是个人精,她自然明白,所以把你脑子里不该有的念想通通掐掉。”

郁青挠挠脑袋,小声道,“我还不是为了郡主好。”

叶玿璃刚到勇义候府,管家便迎了出来,说是董府的老夫人病了,让回董府一趟,虽然一开始这门婚事董老夫人是看在紫凌王府和平乐候府的面子上才答应的,但是这么多年了,她们婆媳相处的时间少,矛盾自然也少,所以叶玿璃暂时压下心里的想法,让人备马车去了董府。

“哟,这不是六王爷嘛,真是稀罕,您怎么还在京城啊?”温言百无聊赖地倚在二楼的栏杆处,一眼便看到了一身明蓝色锦袍的宋寒清,,手持一把白玉骨扇,无比风骚地走在大街上,引得无数少女回头,更惹的两个楼上的姑娘们搔首弄姿。

宋寒清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看去,一副浪荡公子的模样,笑道,“今天也是听稀奇的,明月阁的温姑娘也出来拉客了。”

温言听了这句轻浮的话也不恼,浅笑盈盈,“那王爷来光顾奴家的生意嘛。”

宋寒清手中的折扇一手,脚尖轻点,便落在了温言面前,白玉骨折扇轻轻挑起温言的下巴,孟浪地说道,“那不知温姑娘想要本王如何关照你的生意啊?”

“流氓!”温言狠狠地踩了一下宋寒清的鞋子,转身走进去,宋寒濯在对面百花楼众多女子的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嘴角轻佻,跟着走了进去。

“你猜我前两天碰见谁了?”宋寒清自来熟地坐在温言的面前,信手端起一杯茶,口齿清香,挑眉笑道。

“你猜我猜不猜。”温言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卖关子的某个王爷,明明是个清风霁月般的贵公子,却偏偏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浪荡公子模样。

宋寒清也不恼,也不再卖关子了,淡淡地说道,“我碰见了你的前任夫君叶公子,他从我面前疾驰而过,貌似在追一个姑娘。”说完宋寒清还偷偷打量着温言的神色,见其神色淡淡,并没有变化,一脸无趣地问道,“你都不问问他去哪儿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