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三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41 2021-09-07 00:36

“起来吧。”玄睿帝大手一挥,冷着脸看着躲在左孺笙身后的宋长宁,“真是胡闹!”

“父皇。”宋长宁委屈巴巴地走到玄睿帝的身边,扯扯他的衣袖说道,“刚才儿臣受了惊吓,父皇你就不要冷着一张脸嘛。”

玄睿帝冷哼一声,面对一张少女版的唐凤初,如此跟自己撒娇,心立马就软了下来,问道,“可有伤着?”

“没有没有。”宋长宁立马转了一个圈,说道,“您看,好着呢,多亏了左孺笙。”宋长宁笑嘻嘻地说道。玄睿帝看着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女儿,宠溺地说道,“若是下次再敢这么做,朕绝不轻饶!”

“父皇,这不能怪儿臣啊,母后把儿臣禁足在引曲楼,实在太无聊了,刚何况儿臣只是想去看看皇兄而已,要是母后不禁足儿臣,儿臣也不会翻窗户啊。”

“这么说还是你母后的错了?”玄睿帝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偷偷跑出去,你母后担忧成疾,你还好意思说。”

宋长宁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儿臣已经知道错了,儿臣保证绝对在宫里待着不乱跑,不过父皇,你能不能解了儿臣的禁啊。”

“父皇——”宋长宁拉着玄睿帝的衣袖,众多的宫女太监纷纷低下头,就连左孺笙都无奈地摇摇头,这天底下唯一一个能够扯龙袍的人了吧。

“哼。”玄睿帝伸手宠溺地点了一下宋长宁的额头,说道,“若是再犯,下次不是禁足就那么简单了,传朕旨意长宁公主的禁足就解了吧。”

“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宋长宁高兴地跳了起来,冲着玄睿帝福身行礼,正准备转身离开,,不料玄睿帝出声喊道,“站住。”

“父皇。”宋长宁脚步一顿,说道,“您不会又反悔了吧,您可事皇上,天下之主,一言九鼎,一诺千金啊!”

玄睿帝虎着脸伸手敲了一下宋长宁的额头,说道,“朕答应你的事情,何时变过卦啊。”玄睿帝锐利的眸子扫过二人,说道,“你自己一个人乱跑,朕实在不放心,左爱卿啊。”

“微臣在。”左孺笙说道。

“西山军营整顿一事你做的不错,也该歇息一下了,这几日长宁这个丫头实在让朕不放心,不如你替朕看着他。”

“父皇。”宋长宁嘴巴微微嘟起说道,“左孺笙那么忙,你就不要麻烦人家了嘛。”

“你也知道人家忙,那你就老实一点,别给左爱卿惹麻烦。”玄睿帝说道,“你要么就接着被禁足,要么就让左爱卿跟着你。”

“父皇你……”果真姜还是老的辣,宋长宁不情愿地说着,“跟着吧,跟着吧。”

“左爱卿。”玄睿帝笑道,“保护好公主,若是少一根头发,朕唯你是问!”左孺笙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宋长宁,剑眉微挑,说道,“微臣遵旨!”

庭院内,菊花来得正旺盛,安之一身红色的侠女装,手中的一根软鞭挥得虎虎生威,几个招式下来,有些气喘,收了鞭子,递给一旁的郁青,转身看到了站在走廊处,笑盈盈的孟姒舒,“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孟姒舒羡慕地说道,“没想到你的鞭子舞得这么好,可有师父教你。”

“自己练得玩的。”安之笑道,“之前倒是有一个师父教过我几年,姐姐今日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母亲让我来看看你有没有要收拾的东西。”孟姒舒一双盈盈然的眸子打量着安之,说道,“后日我们举家就要进京了。”

“啪嗒。”安之把玩的玉石掉在了石桌上,忙凑前说道,“姐姐,你说什么?举家进京?为什么啊?”

孟姒舒轻点她的鼻尖说道,“父亲决定的,我怎么知道,不过进京也好,我还从来没有去过京城呢。”

“京城可好玩了。”说起京城安之的眼里全部都是光,亮得让人挪不开眼睛,“京城的街市可是比邹城热闹多了,到了京城我带你去玩啊,保证你吃遍京城所有好吃的,玩尽所有好玩的,还有介绍你认识我的一些好朋友……”

“好了好了,瞧你,一说起来玩吃,眼睛都放光了。”孟姒舒娇笑道,信手为她倒了一杯茶,颇为失落地说道,“可惜啊,大哥不在。”

“大哥……”安之倒是听说过孟府有一个天才儿子,孟逸翀三岁能诗,五岁能文,年仅二十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其才情可谓是百年难得一遇,只不过这位孟逸翀喜欢远游,经常外出游学,一年半载才回家一趟,“我还没有见过大哥呢。”

“大哥若是见了你啊,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孟姒舒说道,眸子微敛,“二妹,听你对京城这么熟悉,莫非之前你在京城居住过?”她只知道自己有一个妹妹从小走丢,家人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音讯,自己的父亲出去讲学归来,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子,说找到了自己走丢多年的女儿,这让孟姒舒多多少少对这个忽然从天而降的二妹有些好奇。

“对啊。”安之随口说道,“我之前一直在东……东家那里做婢女。”安之忽然改了口,毕竟东宫那个地方是比较招惹是非的。

孟姒舒心疼地点点头,拉着她的手,说道,“回家就好,以后姐姐不会再让你吃苦了。”安之心里划过一丝暖流,她何德何能重生了两世,都得到了家的温暖,果真上天是再公平不过的,它夺走你一些东西,都会再给你补偿。

“好。”安之见孟姒舒眼里的愧疚和心疼,嬉皮笑脸地说道,“我也没受什么委屈,东家对我很好呢,虽然是婢女,但是他们却从不把我当成婢女,我过得比千金小姐还好呢。”安之说这个话孟姒舒是相信的,安之从头到尾,从上到下都是散发出一股子灵气,那种气质不是一个婢女就能有的,而且安之虽然不喜欢读书,但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在她之下,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是以婢女的身份过了那么多年呢。

孟府在京城的府邸不大,但是十分雅致,前后四进院,带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虽然已经到了深秋还有几株菊花来得旺盛,配着几棵枫树,也别有一番情趣。走廊外是长青的竹子,在飒瑟的秋风里,显得格外的孤傲高洁,如同彰显主人的性子一般。

孟姒舒拉着安之的手,欣喜地看着自己的新家,问向一旁的安之说道,“院子虽然不如邹城的大,但是布置的十分精致,母亲给正在赶来的大哥留了一个院子,所以从今天起就我们两个住一个院子了。”说着孟姒舒拉着安之走到自己的院子里,满意地说道,“母亲命人布置地还可以吗?”

因为是深秋,所以院子里没有什么生机的植物,但是却在院子门口的地方设置了一个楼梯,上去是搭了一个冬暖夏凉的小屋子,里面摆着琴与棋盘,夏天弹琴下棋还能赏景,冬天可以围着火炉聊天谈心,孟夫人也是分贴心,知道安之喜欢舞刀弄枪,在小屋子里专门做了一个放鞭子与剑的柜子,还在院子里特意给她开了一个平坦的地方,供她练舞,没事的时候,姐妹两个人一个人弹琴一个舞剑也算是这孟府的一景,在院子的一旁还有两棵梨树与一棵桃树,现在是深秋所以还是枯枝的模样,不过为了给院子添一些生机,在后面种了几棵梅花树,冬天一到,可以赏梅煮茶。

“我好喜欢啊。”安之如同孩子一般笑道,“简直比雪斋还要漂亮。”

“雪斋?”孟姒舒笑着问道,“听说这雪斋可是紫凌王妃的私宅,已故的洛安郡主一直居住着,没想到二妹竟然也去过雪斋。”

安之不好意思地笑着挠挠头,说道,“有幸跟东家去过几次。”她能告诉眼前这个温婉的女子,她之前就一直住在雪斋吗?自己就是那个已故的洛安郡主。

“对了二妹,既然来到了京城,我们自然要去拜访一下你的那个东家,毕竟他给你了那么多的照顾,我们自然是要感谢一番的。”

安之笑容微收说道,“姐姐,那个东家早就举家搬迁了,已经不在京城了,我也跟他们失去了联系。”

“那你可还记得你离开京城去哪儿了吗?”

安之无辜地摇摇头,抱歉地说道,“有些事情我也记不起来了,大夫说我是失忆了。”安之睁着眼睛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地骗着孟姒舒。果真惹得孟姒舒更加心疼这个妹妹了。

紫凌王府。

叶浮珣在宣纸上凌厉地写下两个大字,抬起眸子问一旁的青颖,“邹城孟家到京城了吗?”

“已经到了。”

“淡竹。”叶浮珣唤道,淡竹低头走进来,说道,“王妃,有什么吩咐吗?”自从叶浮珣恢复身份后,淡竹玉竹就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偶尔回药域谷去打理一下谷内的事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