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九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2418 2021-09-07 00:36

“你!”祝承罕见的变了脸色,“珠儿是我们的心间肉,在你心里她自然是最好的,可是夫人啊。珠儿那样会在夫家受委屈的。”

“他敢!”媚夫人气愤的说,“我看他们谁敢怠慢我们珠儿!”

“夫人,官场上的人跟我们不一样。我们顶多算是一些江湖草莽,杀一些江湖草莽无关痛痒,但是朝廷命官就不一样了。”祝承语重心长地说,

“如果吸引了官场的注意,我们就没有以前的逍遥日子了。”

媚夫人总觉得祝承别有深意,有什么东西不想让自己知道。

“夫君,那你说怎么办?”媚夫人拿不定主意了,她想让女儿开心,但是为了家族利益……

“父亲母亲!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季颖一个没拦住,祝珠就进去了。

祝承夫妇被吓一跳,祝承当即就冷下了脸:“谁让你进来的?家教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见祝承脸色不好,媚夫人连忙说:“先回去吧,为娘一会儿再去找你去。”

“父亲!”祝珠不干,一下就跪在了地上,“我是真的喜欢那个纪轩的,求父亲成全我吧。”

“你不是说他杀了你的小婢女,为父已经派人去灭口了,这件事以后都不要再提。”祝承气的一甩袖子,“把她给我关房间里面去。”

“父亲!”祝珠还要在说什么,却被媚夫人给打晕了,“到底还是年轻了点儿。”

祝承的脸色并没有什么转变,这让媚夫人心里一凉。但出于多年的经验,媚夫人还是像水蛇一样粘了上去:

“夫君莫要为了小女儿生气,她终归还是个孩子,哪里知道那么多嘛。”

“她已经到了出阁的年纪,朱大人早就想要珠儿过去当小妾,我寻思再等等看,说不定我们就不用受朱奇德的束缚,给珠儿找一个好门庭。现在看来,是留不住咯……”祝承叹了一口气,仿佛一瞬间沧桑了很多。

“夫君,那位姓纪的小郎君真的不能活了?”媚夫人心里还是向着女儿的,最起码保那人不死。

“你听我说完,原本就已经过去了,可是那位朱大人却说,这个纪公子虽无官衔却也不是个好惹的,很多官员都受过他的恩惠。我们还是不要轻易招惹了。”祝承拍了拍媚夫人的手,终于说出了难言之隐。

媚夫人皱着眉头:“倘若真是这样,我们家女儿嫁给他,不是比那个什么朱大人好得多?”

“你不懂……这其中的弯弯路路,把珠儿嫁过去,说不定能够保住她的命。”祝承说,“珠儿是我的心头肉,与人做妾也是我不想的。但是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唉。”

察觉到没有转还的余地,媚夫人计从心间起,问道:“如果找个丫鬟替珠儿嫁过去可好?”

“你……”祝承欲言又止,“你教的好女儿,那般飞扬跋扈,就算找个丫鬟嫁过去了,她懂得韬光养晦么?”

“那当如何是好?”媚夫人悲戚地说,“这件事情最后受苦的不还是珠儿嘛?”

这边两夫妇愁的头发都白了,那一边祝珠幽幽转醒,好不容易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只听她说:“我是不是做了一场梦,一场噩梦?”

当她的目光停留在季颖被打肿的半张脸上,突然泣不成声。

季颖吓得不轻,连忙去哄:“我的大小姐啊,你可不要哭了,老爷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谁想让自家的女儿去给那种人做小妾啊?”

“你胡说,怎么你没有被嫁出去?!凭什么是我?”祝珠哭的歇斯底里,说话却还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从原听了风声,被祝兹炎派来问候,看见祝珠这般模样,就定在了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若是进去了,这大小姐要让自己帮忙想主意可怎么办啊?

季颖余光看见了从原,连忙用眼神示意他快点离开,从原虽然不解却依照她的意思离开了。

“情况就是这样的。”从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五一十的说给了祝兹炎听。

祝兹炎问:“那父亲最后有没有动手,去除掉纪家的人?”

“没有,听老爷的意思,那纪公子的身份不简单,不是我们能够轻易动的。”从原如实回答,

“原来是这样……”祝兹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辜负大哥的交代,虽然不是自己完成的,“大哥那边可知道这个消息?”

“从英不是个喜欢听八卦的人,应该是还不知道的。”从原说着就往外走,“我去跟他说说这个好消息,好让大少爷也松一口气。”

另一边,祝兹尧正趴在床上想事情,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担心这么一个人的?又是因为什么?

“公子,从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咱们家老爷应该不会动纪公子了。”从英从外面回来,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嗯?真的?!”祝兹尧高兴的一撑胳膊,登时疼的不成样子。

“公子,知道你高兴,可你也应该注意伤口啊。”从英赶忙上去查看伤口,见伤口并没有崩开太多,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听说这为纪公子大有来头,所以老爷才不敢动他,真是白瞎了你们两个这一顿罚。”从英道。

“为什么?”祝兹尧趴在床上,瞪着自己的眼睛,“为什么父亲上午还想着杀人,下午就不杀了?”

“说是朱奇德给老爷说的。”从英回道,“不过我也好奇,咱们家老爷都没有出门,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祝兹尧的脸色慢慢阴沉了下去,像是有一团乌云笼罩在他的头顶:“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低估自己父亲的实力了,一定是他有查东西的人。可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就连他们瞒着?

纪府。

纪衍诺在石桌前把玩着扇子,嘴角还扬着似有似无的弧度,周围的人却战战兢兢,大气儿都不敢出。

“公子,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们透露出去的。”白术率先开口,“我们都听从公子的吩咐,未曾透露出半分。”

“听闻夫人到了宁城,是不是……”月娘小声地说。

闻言,纪衍诺的手一顿,扇子掉在了地上,也掉在了众人的心尖儿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