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零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54 2021-09-07 00:36

王爷,谁特么地给您的这种自我感觉良好啊。在场的所有人心里忍不住一句妈卖批。但又不敢说出来只能集体点头。

一旁的小太监幽幽地说道,“普天之下,谁不知道宸王殿下是最讲理的。”

温靖侯和温靖侯妃满头黑线,这宸王殿下跟讲理这两个字压根就不沾边,好不好。昧着良心说这话,你心不疼吗?真是上辈子造孽啊,惹了这个混世魔王。

“那殿下的意思是……”温靖侯豁出去了,只要眼前这个小祖宗快点走就行了,他还真怕这个小祖宗拿着鞭子把他也抽一顿,那他的脸该往那儿搁。

“倾舞县主砸了明月阁,辱骂本王的珣儿,这让珣儿十分不开心,珣儿不开心本王也跟着难过,所以你们要赔偿本王的不开心,这样吧,本王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听说侯爷在郊外的十里山上有一座宅子,本王看了还不错,就当作是哄珣儿的礼物了,如何?”

温靖侯一听说是十里山上的那座宅子,肉瞬间疼了,试图想跟这位王爷商量道,“殿下,昨日已经赔了王妃两千两白银了,这十里山上的宅子乃是家父所建,您看能不能……”

温靖侯的话还没说完,宋寒濯脸色一沉,说道,“怎么?侯爷觉得是本王强要了你这座宅子?昨天倾舞县主砸了明月阁,影响了明月阁的生意,配几个钱不应该吗?你可知道那两套茶具,本王花了多少心思?两千两白银那是珣儿仁慈,侯爷,你怎么还不明白,昨日倾舞县主挨打,候府赔款那是因为倾舞县主砸了明月阁,辱骂当朝王妃,按律当斩。今日,本王是来给珣儿顺气的,她不开心,本王就不开心,本王不开心……”说到这儿,宋寒濯微微一顿,众人身子一颤,冷汗顿时下来了。只听见那宸王殿下阴恻恻的声音,“本王不开心,全天下的人就得陪着本王一块儿不开心!”说着低着头又把玩起手里的拿把扇子,说道,“怎么样?侯爷,想好了吗?”

温靖侯后背都湿透了,刚才只想打自己的嘴巴,干嘛跟这位小祖宗讨价还价,听到他这么一问,忙说道,“臣这就给王爷去拿地契。”

“很好。”

这十里山上的宅子是温靖侯的父亲所建,耗费了半个温靖侯府的财力,将其建到十里山的半山腰上,为的就是夏日避暑,眼看夏天就要来了,叶浮珣又是一个怕热的,所以宋寒濯这个小祖宗就想到了温靖侯府十里山上的那座宅子。宋寒濯一想到叶浮珣看到这座宅子时欢呼的表情,他淡漠的眼里就涌现出了笑意。不一会儿,温靖侯拿着一个檀木盒子走了过来,双手奉上,说道,“殿下,这是十里山上的地契。”

一旁的小太监忙走上前去,接过地契,宋寒濯打开看了一眼,说道,“甚好,还真是感谢温靖侯忍痛割爱了。”

宸王殿下,您特么的能不能别得寸进尺,要点脸行不行啊。

温靖侯只能讪讪赔笑,目的达到了,大手一挥让撵夫起撵离去。

“恭送殿下。”温靖侯心里舒了一口气,终于把这尊瘟神给送走了,想到十里山的那座宅子,心又开始疼了起来,看见身后的温靖侯妃就忍不住发怒,“看你养的好女儿!”

温靖侯妃站在一旁不敢出气,只听见温靖侯又说道,“这几日本候就不去你院子里了。”听到这话,温靖侯妃的双手慢慢握紧。

出了温靖侯府,宋寒濯心情大好地问道,“王妃可在府里?”

“回殿下,王妃一早便进宫了。”一旁的小太监低首回道。听到这话只见某个王爷眉头一皱,他这个王妃这几日倒是挺忙啊,每天早出晚归的,由于这几日他在忙魏冥堇的事情,每天回去,叶浮珣早已睡下,除了早晨见一面外,其余时间很少见这个小女人,就连昨日之事,还是从轻云的嘴里听说到的,想到这,让某个王爷十分不爽,便低身吩咐,“进宫。”

叶浮珣一大早便入宫来看倾舞县主学规矩,越贵妃也由得她胡来,不知道为什么宠叶浮珣就像宠自家闺女一般。教倾舞县主规矩的是宫里的老嬷嬷——邓嬷嬷,为人十分严厉苛刻,不过由于倾舞县主身上有伤,就允许她休息三日再开始,叶浮珣颇为无聊的晃到了东宫,也无需宫人通报,直接走进唐凤初的内殿,看见唐凤初正低头都弄两个软乎乎的胖团子,一看到两个玲珑剔透的肉丸子,叶浮珣就新生欢喜,忙跑了过去,“啊啊啊,两个肉丸子,有没有想姨母啊?”唐凤初一早便知道叶浮珣进宫了,所以见到她并不吃惊。

听了叶浮珣这么一说,唐凤初‘噗嗤’一笑,叶浮珣逗弄着一个肉丸子,不解地抬头问道,“凤初姐姐,你笑什么?”

“本宫自然是笑你都是做王妃的人了,怎么还是个小孩子脾气,你说他俩叫你姨妈,我倒是觉得叫婶母倒是挺好。”

“凤初姐姐,你这是在嫌弃我吗?”叶浮珣秀眉微挑,说道,“我就说是叫姨母,怎样?”唐凤初伸手捏捏她如凝脂一般光滑的脸,说道,“好好好,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

叶浮珣傲娇地瞥过脸,看着软榻上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她的肉丸子,问道,“可给他俩起名字了?”

“还没有,等满月了,父皇会亲自赐名。”唐凤初温柔地看着那两个东西,笑道,“不过已经起了小名。”

“叫什么?”

“男孩叫明儿,女孩叫宁儿,哥哥身为男孩就需要明事透彻,明白万物,妹妹身为女孩,只求她一生平安快乐。”

“凤初姐姐,倒是有点偏心哦。”叶浮珣伸手把明儿抱了起来,伸手逗弄他的小胖手,“明儿,你是哥哥以后长大,要懂得保护你母妃和你的妹妹哦。”叶浮珣话刚落音,明儿胖乎乎的小手便握住叶浮珣的食指,对她咧嘴一笑。

“凤初姐姐,你看他对我笑了,明儿是不是听懂我对他说的话了。”

唐凤初也凑过来,看叶浮珣笑得这么开心,便打趣道,“既然那么喜欢小孩子,何不趁早跟宸王殿下也生一个,你们两个生出来的孩子,定会很漂亮。”

叶浮珣笑容微顿,接而恢复正常说道,“凤初姐姐,你倒是越来越像母妃了。”说着也不再接唐凤初的话,低头专心逗弄肉丸子,唐凤初只当她是害羞了,莞尔一笑,也不提了。

这是尔雅低头走进来,说道,“娘娘,宸王殿下求见。”

“说曹操曹操到,这人还真是不经人念叨。”唐凤初对叶浮珣促狭一笑,整了整仪容,说道,“请进来吧。”

话刚落音,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对唐凤初微微一拜,行礼说道,“本王拜见太子妃娘娘。”还未等唐凤初说什么便已经起身,一双如同星辰般的眸子看向一旁抱着孩子逗弄的叶浮珣。

只见叶浮珣只是淡淡地看了宋寒濯一眼,又低头逗明儿了,唐凤初这才看出来,原来是这两个人闹别扭了。

低头一笑,说道,“昨日明儿闹腾了一夜,本宫也乏了,你们随意,本宫去歇息了。”说着吩咐尔雅尔颂,“把小皇子跟小公主抱到奶娘哪儿去。”

“是。”尔雅上前从叶浮珣怀里接过孩子,又朝叶浮珣微微行礼,退了出去。

“那本王也告辞了。”还未等唐凤初起身,宋寒濯扯过叶浮珣的手,牵着叶浮珣便东宫外走去,宋寒濯这时才明白,这个小女人在生气,而他竟然不知道他的女人在生什么气?明明前两天还好好的。

唐凤初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真是稀奇,倒是第一次见宸王这番模样,又吩咐尔雅尔颂将奶娘召进来,让她进来喂奶。由于怀孕期间有人三番两次想对她下手,所以唐凤初十分害怕有人对这两个小东西再下手。

“你再生气。”走到御花园,宋寒濯送来叶浮珣的手,问道,虽然是问但却是一个肯定的语气。叶浮珣头微微一撇,不搭理宋寒濯。

“本王问你话呢?”

“臣妾哪儿敢生气啊。”叶浮珣赌气地说道,“这天下人谁敢生宸王殿下的气啊,是不要命了吗?”这几日不仅慕容姑娘的事弄的她心神不宁,温言还被魏冥堇给带走了,这让叶浮珣十分不爽,这份不爽自然而然地就发泄到某个王爷身上了。

“还说没生气。”宋寒濯将叶浮珣带到一个凉亭里,伸手将叶浮珣拉入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低声哄道,“没生气你躲着不见本王?害得本王追到东宫里来。”

“那你最近在忙什么?”叶浮珣低头问道,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竟然没有了底,特别害怕宋寒濯找到慕容。

“忙边北魏家的事。魏冥堇进京想让本王帮他重新夺回魏家。”宋寒濯低首嗅了一下叶浮珣身上的香气,好久没有这么温存过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