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74章 与别人不同

嫡女归 云舒 2579 2021-09-07 00:36

难道叶良娣在他心中并没有那么重要?

就算知道她想害叶良娣,也不会生气?

似乎有些不合理。

但,既然殿下不恼她,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张氏将眼泪拭了拭,屈膝道了一声,悄然往后退去。

迈出大殿的一霎,又听得书房里传来纪衍诺的声音:“叶良娣于本宫尚有用处,不得再动她,记住了。”

张氏脚步一顿,手渐渐捏紧帕子:“是,殿下。”

送走张氏后,徐公公回到书房待命。

却见纪衍诺烦躁地翻着公文,忽然啪地一声将公文拍在了桌上:“徐安。”

“殿下,奴才在。”徐公公上前一步。

“适才张氏所说的话,你如何看?”纪衍诺脸上如阴云密布,声音清冷。

徐公公小心翼翼回应:“太子侧妃对殿下一片心意,因为嫉妒叶良娣所以才一时冲昏了头。”

“本宫是问,”纪衍诺吐了口气,“你也觉得本宫对叶良娣与别人不同?”

徐公公半张着嘴,久久没有声音:这不是……明眼人都能看清的事实吗?

纪衍诺睇着他,手里握着白玉镇纸,渐渐捏紧。

真是荒唐!

那厢有侍卫在书房门探头小声道:“殿下,叶良娣在外头请见。”

“不见!”纪衍诺恼怒地蹦出两个字。

侍卫抖了抖身子,想起叶良娣的拜托,又多添了一句:“殿下,叶良娣说给您送咖啡来了。您若是不见,属下这就去……”

“叫她进来。”纪衍诺把白玉镇纸往桌上一拍,薄唇紧抿。

正好让他看看那胆肥的女人,究竟有什么可让他让人误解的!

叶浮珣提着咖啡迈步进了书房,不由因为书房里僵持冷然的气氛顿了顿脚步。

飞快地瞥了眼躬身站在纪衍诺不远处的徐公公,从他的脸色分明可以看出,纪衍诺现在怕是心情不是很好。

她来的时机好像不大妥当。

要不要回去,等纪衍诺心情好点儿再来?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叶浮珣的脚步悄悄地往后缩了回去。

就在她想要退出书房的一霎,纪衍诺冷冷的声音传来:“进来。”

叶浮珣挪着小碎步走向纪衍诺身前的书桌,眼神飞快的瞥了瞥徐公公,笑容温婉的道:“殿下,妾身见徐公公一直未来云锦阁取咖啡,想来徐公公定是公务在身走不开。

便亲自把这煮好的咖啡给您送过来。”

叶浮珣将食盒中的三杯咖啡递到纪衍诺面前,露出职业假笑:“殿下,您趁热尝尝。”

纪衍诺连眉眼都不抬,嘴角一勾:“没有别的事就退下。”

叶浮珣愣了愣。

如此一看今天纪大魔头的心情相当不行。

那她的中国结到底是送还是不送?

她想了想,开口道:“那日从大佛寺回来的路上,殿下曾问妾身是否准备好送给殿下的礼物,妾身今个儿带了过来,不知殿下是否愿意收下?”

纪衍诺蹙眉。

嘴角斜斜一勾:“不收,没事就退下罢。”

叶浮珣如释重负地松了神情。

她还不想送咧!

如果不是朱美人说府里头的嫔妾们都得送,她本想让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就挺好。

反正,佛诞节已经过去了。

但一想到纪大魔头这人素来最是记仇,那日在马车上又亲自找她要过礼物,还是不想触了他的霉头,把中国结送给他完事儿。

估摸着纪大魔头看了她做的中国结,定然会嘲笑她女红拿不出手。

她身在太子府,吃用都是花纪大魔头的钱,被嘲笑下也不是不行。

没曾想正好今天纪大魔头心情不好,根本就不想要她送的礼物。

那正好!

她可以高高兴兴地揣着自己的中国结回去。

叶浮珣小心翼翼地觑了眼纪衍诺:“即是如此,那妾身便不打扰殿下,先行告退。”

随后,小碎步退出了书房,乐滋滋地往云锦阁回去。

书房里再度安静了下来。

纪衍诺神色莫测地盯着眼前摆放的三杯咖啡,食指在桌上不紧不慢地叩着。

叩得徐安的一颗心七上八下地乱跳。

就在徐安猜想纪衍诺会不会叫他把咖啡拿出去扔掉时,纪衍诺伸手端起了咖啡,慢慢地品啄起来。

叶良娣的咖啡,了不得。

殿下这般恼怒的当下,还愿意喝。

“徐安,你仔细说说,本宫究竟待叶良娣如何?”

纪衍诺喝完一杯,又伸手去拿起另外一杯。

半眯着眼盯住徐安看。

徐安被看得略略紧张,斟酌了一会儿才道:“回殿下,依奴才看,殿下您对叶良娣的与众不同,原因都是因为叶良娣本身的与众不同。”

纪衍诺眉头又是一蹙。

徐安这个老货是在跟他玩绕口令吗!

徐安忙继续道:“殿下您想想,叶良娣头一回让您重视起来,是因为她所唱的《青花瓷》一曲深得太后欢心。”

“那之后,太后娘娘召见叶良娣,甚至留叶良娣用了早茶。而后来,殿下您和叶良娣一同进宫那次,太后娘娘留您和叶良娣一同用了早茶。”

不说别的,太后那边有多难攻克殿下是最清楚的。

如果不是叶良娣的关系,太后又怎会对殿下另眼相看?

虽然,在徐安自己看来,怎么也想不明白太后为何会对一个良娣比对自家殿下更亲,但这是事实。

摆在众人面前的,让人无法理解的,却是既成事实的事实。

纪衍诺的眉渐渐舒缓了些。

徐安觑了,心中稍稍安定,继续道:“叶良娣因为得了太后青眼,被多方不明势力追杀。殿下您不是想着利用这个机会,把相关势力揪出来一举歼灭么?”

“叶良娣对殿下有大用,殿下才会对她另眼相看。”

纪衍诺吁了口气,斜睨了徐安一眼:“按你的意思,叶良娣对本宫来说,与臣子将士无异?”

徐安顿了一顿:“这……依奴才看,虽是类似,倒也不完全是。”

“怎么说?”纪衍诺将手伸向第三杯咖啡,慢悠悠地小口啄着,半眯的桃花眼中精光闪烁。

“臣子将士到底是男子,”徐安说道,“但叶良娣是殿下您后院中的女人,奴才瞧着叶良娣对殿下您满心爱慕,这一点上,是完全不一样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