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49章 无言以对

嫡女归 云舒 2678 2021-09-07 00:36

“只是,阿裘和裴坤的事情,却渐渐地在赵国京城传扬开了,包括裴坤的身世。”

叶浮珣心一抽:“是合乐郡主做的?”

“不错。”纪衍诺薄唇一抿。

这合乐郡主真是太卑鄙了。

叶浮珣心中涌起一抹恼意。

阿裘和裴坤本就不易,合乐郡主还将裴坤是孤儿的事传扬开去,这不分明是要断了阿裘和裴坤在一起的可能性吗?

难怪阿裘讨厌合乐郡主。

叶浮珣想起早前大殿里的事,悄咪咪地觑了眼纪衍诺的神色:“殿下,今天若是皇上将合乐郡主指给咱们太子府,您会接受吗?”

纪衍诺嘴角一扯,露出在叶浮珣看来无异于魔鬼般的微笑:“你、觉、得、呢?”

言罢,他双臂环胸,一双大长腿交叠便不再说话。

星眸半阖,仿佛在等叶浮珣的答案,又好像睡过去了。

叶浮珣哪里知道答案。

她托腮想了想,决定不回应这个问题。

两人一路无语地回了太子府。

待马车在雍檀宫前停下,叶浮珣下了马车,还没来得及跟纪衍诺道别告退,就见纪大魔头长臂一伸,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肩膀上。

“殿下……?”叶浮珣一脸莫名其妙。

转头见瞥见纪大魔头半阖着眼,在她耳边嘟哝了一句:“爷醉了,扶爷进去。”

叶浮珣:……

就很无言以对。

每回纪大魔头喝醉,明明看着是喝醉了,但是说起话来特别清醒。

可若是说他没醉吧,他的行为举止和平时又不大一样。

清醒时的纪大魔头,又怎么会做出把她当柱子用的事情。

冷着一脸大步流星而去才是纪衍诺本然。

叶浮珣求助地望向徐公公。

徐公公一脸堆着笑意,坚定地跟在后头,绝不搭把手。

满心绝望的叶浮珣只得吭哧吭哧地扛着纪大魔头,一步一步地挪进了雍檀宫。

好不容易到了纪大魔头的寝殿,将他挪到了床边放下,叶浮珣已经累得跟一条老狗似的,只想喘气。

她扭头抓住想逃离现场的徐公公:“徐公公,时候不早,我这就先行……”

“良娣还请稍等。”

徐公公飞快地打断了叶浮珣的话道:“您瞧殿下这喝醉了酒,怕是身上不适着。奴才还得赶紧去吩咐小厨房备上解酒汤,而且殿下早前给奴才吩咐了好几件紧急的事情要做……”

他一脸苦哈哈道,“奴才这实在是忙不过来,还请良娣先伺候着殿下,奴才去去就来。”

叶浮珣拉住徐公公:“徐公公,您实话告诉我吧,殿下他是真的醉了吗?可刚才在马车里,殿下和我说话时,瞧着特别清醒。”

徐公公一怔,忙陪着笑脸,“不瞒良娣说,殿下他今儿个真的是喝醉了。先前在大殿里头,几位王爷轮番敬酒,殿下喝得有些多。

殿下他即便喝醉了酒,说话依旧是条理分明,只有些举动会与平时不甚一样。”

“奴才这就去取解酒汤,还请良娣多担待会儿。”

言罢,就像有人追他似的,倒着脚步急急地退了下去。

叶浮珣听着嘎吱一声门被关上,无言地将半伸的手收了回来,认命地往纪衍诺的床榻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她又缩回了脚步。

床上,纪大魔头看似睡得正香。

叶浮珣目光在他身上溜了一圈,不自觉地落在了紧抿的薄唇上头。

就,不小心想起了那柔软的触感,还有被那昂扬身躯笼罩时候的微微窒息感。

登时,脸又热了热。

还是不要靠太近的好。

万一纪大魔头化身为狼呢……

毕竟今天才刚壁咚了她。

这会儿趁着醉意又把她当柱子一路用着回寝殿,很难让人不想歪哇!

她发誓,她本来真的只是个单纯的女孩纸!

她没有想比在宫里发生的事情更多的事!

真没有。

叶浮珣倏地将眼睛挪开,蹭蹭蹭跑到桌旁倒了杯冷茶灌了下去。

抓起桌上放着的书翻开,她还是老实看书吧。

等徐公公端来了解酒汤,她就回去!

然而,她还来得及看清楚书名是什么,就听到床那边传来纪衍诺的声音:“茶。”

茶?

叶浮珣将手中的书放下,转头看向纪衍诺,又听他重复了一次:“茶。”

她只能默默地倒了一杯茶,捧到床边:“殿下,茶来了。”

纪衍诺侧身撑起,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嫌弃道:“太凉了。”

凉?

这屋里头就只有冷茶,去哪里给他弄热的来?

“殿下,一会儿徐公公过来,妾身再让他送热茶来可好?”

“不好。”某位爷想也不想拒绝,“茶。”

叶浮珣:……

她只得起身往次间走去,所幸次间有一直在炉子里温着的水,她提溜着小水壶回了寝殿。

又给某位挑剔的爷倒了杯茶。

结果:“太烫。”

叶浮珣:……

直接取来两壶水和两个杯子,在纪衍诺床边坐下。

到了杯凉茶混在热水里,摇了摇,双手捧上,笑得非常地职业:“殿下,您试试水温可合意?”

“凉了。”

叶浮珣磨牙。

再倒点热水下去。

“您再试试?”

“热了些。”

叶浮珣磨牙霍霍。

兑点凉水,双手捧上。

这次纪大魔头点点头,爽快地把茶水都喝了,将杯子递了过去:“记好了,爷只喝这个温度的茶。”

叶浮珣皮笑肉不笑地应了:“是,殿下。”

就很想用力翻个白眼。

但,不敢。

当叶良娣随手给殿下倒杯凉茶时,徐公公就默默地替她捏了把冷汗。

寻思着若是殿下发了怒,赶忙进去救场子。

毕竟殿下在意良娣,若是真伤了她,赶明儿殿下酒醒了怕是会怪责于他。

结果,好家伙。

殿下根本没有恼怒。

徐公公的心又放回了肚子里。

然而,才放回去不到数瞬,在叶良娣提了一壶热水过去,胡乱把热水和凉茶混在一起给殿下喝的时候,徐公公自尽的心都有了。

怎能、怎能让他们尊贵的殿下喝那样粗鄙的茶水呢?

徐公公老泪纵横。

殿下要的茶,那必须得重新冲泡,再慢慢晾温了送上才成的啊!

叶良娣这么暴力地胡乱冲出来的茶,能下口吗?能喝吗?能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