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46章 落魄质子

嫡女归 云舒 2529 2021-09-07 00:36

听听,他说的都是什么混账话?

“哀家听不懂皇上说的话。”

若是没有她一力支持,皇上别说是登基,怕是今日还在齐国做一个落魄质子。

如今登了基,就忘记是谁全心全力推他上这个位置的了?

“你以为朕想要这个江山?”

纪衍诺陡然转过身,一字一顿道,“如若这个江山可以换回皇兄的一条性命,朕愿拱手相让!”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太后挺直了后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听不懂亦无妨,”纪衍诺淡淡地觑了眼太后,抬步往外走去,“相信从今往后的日子,会让皇后慢慢明白,到底做错了什么?”

纪衍诺离开了慈宁宫。

从今往后,慈宁宫被彻底封闭。

对外传言,太后因先帝缠绵病榻,皇上忧心太后病情,勒令任何人不得前往慈宁宫叨扰太后休养。

而太后,则在冷清的慈宁宫里度过了余生。

叶浮珣回过神来,撑着下巴透过马车的窗帘往外看。

无论太后最终的结局如何,但至少在纪衍诺登基前,就连纪衍诺本然也不敢对她有丝毫忤逆。

纪衍诺后院的女子,全部都是经太后挑选才送进去的。

由此可见,太后这个人的控制欲有多强。

虽然不知道书中纪衍诺所说先太子是因为太后而死具体是什么情况,但从将不过七岁的纪衍诺送去齐国做质子来看,太后这个人就不是一般的心狠。

对自己的孩子尚下得去手,怕这天底下就没有能让她心软的人。

她这一趟进宫,怕是不太好过。

胡思乱想间,就到了坤宁宫。

嬷嬷引着叶浮珣进了正殿,走到侧角一处道:“娘娘尚在忙,请叶浮珣在此稍候。”

言罢便退了下去。

叶浮珣抬眼悄悄打量着大殿,目光不经意间就落到了摆满了两侧的花盆上头。

一应全是月季花。

有雍容华贵的紫燕飞舞,有艳丽浓郁的软香红,有清新脱俗的春水绿波……品种繁复,皆是月季中的名品。

叶浮珣一一扫过,最后看向了她身侧的那一盆紫香绒上。

紫香绒香味浓郁,这种花甚是罕见,几乎难以寻觅。

原来皇后竟然如此钟爱月季?

叶浮珣不由想起书中提过侧妃张氏最爱月季之事。

张氏的宫殿里亦是摆满了各色珍稀贵重的月季花。

而有一次,一位嫔妃前去给张氏请安,张氏因恼恨那位嫔妃容颜姝丽胜己,便示意婢女端茶给那嫔妃的时候将茶水泼在了嫔妃身上。

嫔妃一时错愕,后退一步时不慎撞翻了张氏最喜欢的月季。

张氏恼怒至极,让人杖责那嫔妃十杖,把娇滴滴的嫔妃打得个半死。

这段情节刚从脑海划过,就听身后响起了脚步声。

叶浮珣转头看去,是一个托着茶盘的婢女行了过来:“叶浮珣,请用茶。”

用茶?

叶浮珣的双眸落在茶杯上……

该不会同样的剧情,要她先上演一遍吧?

就不知道这是太后的手笔,还是张氏的小动作?

以张氏和皇后的关系,要买通太后这里的一个宫婢给她下套子,恐怕并非难事。

不过,无论是谁的授意,叶浮珣都没打算如了对方的意。

“皇后娘娘尚未出来,”她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宫婢脸上,“现下喝茶恐怕并不合宜。”

按常理论,面见太后之后,由太后赐座上茶才是最基本的规矩。

宫婢闻言,捧住托盘的手指微微失了些许血色:“娘娘尚需些时候才能出来,叶浮珣可以先喝杯茶暂待片刻。”

叶浮珣玩味地睃了一眼宫婢的手指,尚未回应就见宫婢将托盘放到旁边的桌上,捧起茶杯走了过来。

“请叶浮珣用茶。”

宫婢飞快地看了眼叶浮珣身后的紫香绒,眸底闪过一丝紧张。

“好。”

叶浮珣嘴角勾起一抹笑,她朝茶杯伸手过去。

宫婢心中一喜,就在快要接触到叶浮珣的手时,猛地就将手里茶杯的水往前泼去!

叶浮珣定会因为突如其来被水泼湿了衣裳倒退一步,而她身后,正是太后娘娘最爱的紫香绒。

哪知下一瞬……

就见叶浮珣轻轻侧身一闪,宫婢手中茶杯的茶水呈现抛物线状在空中飞过,精准地落在了紫香绒上!

“哎呀,”叶浮珣掩嘴往边上再挪了一步。

“这不是千金难买的紫香绒吗?你怎会这么不小心把一杯热茶泼了上去?这紫香绒最是受不得热烫,怕是……成活不了了!”

“不!不是的!”宫婢吓得脸都青了,从怀里掏出帕子想要去擦掉紫香绒花瓣上的茶水,“奴、奴婢不是故意的……”

“这是怎么回事?”

一声冷喝传来,叶浮珣抬眼望去,就见太后被两位宫嬷嬷搀扶着走了出来。

“回娘娘,是宫婢不小心将茶水泼在了紫香绒上,正在用帕子将花瓣上的茶水拭去。”

叶浮珣屈膝,朗声解释,“只是,若婢妾没有记错的话,紫香绒的花瓣上的细绒最是不经得碰触,若是碰了怕是就更难成活了。”

那宫婢猛地收起手中帕子,吓得软倒在地,冲皇后娘娘拼命磕头:“娘娘,奴婢一时不小心,奴婢不是故意的……”

皇后怒斥一句:“没用的东西,拖出去杖责三十!”

杖责三十或许会要掉那宫婢的半条命,然而她却没有一丝替那宫婢求情的念头。

若不是她机警躲过,现下说不定在殿外受罚的人就是她。

宫婢与她素不相识,不会无端害她。

就算不是出自太后手笔,她相信以太后的本事绝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之所以放任宫婢这么做,说不定就是为了给她一个下马威,或是试探下她。

叶浮珣的淡定让太后略略惊讶,她下垂的眼睛慢慢地看着茶碗里浮起的茶叶,心思转动。

久久,外面的哭喊声渐渐断了。

皇后才不紧不慢地抬起眼:“叶浮珣。”

“妾身在。”

“皇后紧紧锁住叶浮珣的容颜,叶浮珣不卑不亢:“回娘娘,承蒙皇后娘娘厚爱,是妾身的福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