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七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39 2021-09-07 00:36

萨伦一拍手,几个金发碧眼的海国人抬着三个物件进来了,一个是由四个人抬着得无比大的类似于木桌子一样的东西,一个是玉质的九连环,在宫灯下泛着淡淡地光,另一个则是类似于小型木屋样式的东西,里面有三个针滴答滴答地转着。

满屋子里的大臣都交头接耳,好奇地看着这三个物件,萨伦颇为得意地看了一下众人的反应,拱手用蹩脚的汉语向玄康帝说道,“萨伦听闻玄岳王朝多奇人能士,故我海国偶得这三件圣物,特来朝贡,想必这泱泱玄岳定有人识得这三件圣物吧。”

萨伦这么明显地挑衅,惹得玄康帝十分不悦,但来者是客,玄康帝也不好发作,他这泱泱玄岳,多得是人才,这三个物件算什么,便开口问道,“诸位卿公,可有人识得这三件圣物啊?”

堂下大臣皆交头接耳,却无一人接话。

叶浮珣抬眸看了一眼立在一旁的温言,自从三件圣物请进来,温言的眼睛一瞬间亮了,直勾勾地看着那个大物件,捏起一块糕点,细细地吃着,低头对一旁的宋寒濯说道,“这糕点要比王府里的好吃多了。”

说完,某个王爷不动声色地把他跟前的糕点往叶浮珣面前推了推。

“怎么?难道这么强大的玄岳不知道这三件圣物吗?”萨伦轻蔑地说道,海国对玄岳早已不满许久,那个国力衰弱,只能俯首称臣。

“若谁识得这三件圣物,朕必有重赏!”玄康帝朗声说道,只见鼓瑟殿内一片沉寂,萨伦见状更加得意,“若有人识得这三件圣物,我海国定会答应其一个条件。”

“此话当真。”一道清脆的女声在大殿响起,众大臣忙看去,只见叶浮珣端着酒杯,浅笑盈盈地看着萨伦,莹然的眸子里透着一股灵气。一旁的宋寒濯听自家王妃这么一问,侧头看向自家王妃胸有成竹的样子,黑眸一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三件圣物,他连见都没见过,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女子怎会识得。

“你们玄岳人不是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嘛,我们海国最注重诚信,本王子一言九鼎。”萨伦看着那个女子,不得不承认,他从未见过如此灵动地女子,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却一点也不让人讨厌。

叶浮珣放下酒杯,起身笑道,“本妃原以为是什么稀罕物件,原来是这三件。”

“你识得的它们?王妃不要信口开河啊。”

这个海国人成语用的倒不错。

走到那个类似于桌子的大物件面前,带着白玉镯子的纤纤玉手打开了上面的盖子,露出了黑白键,玉指轻轻一按,发出一个音响,随即笑着看向萨伦,“这个圣物便是钢琴吧。”说着不屑地一笑,“本妃在一本书上看到过,钢琴是一种乐器,和古琴是一个道理。”

萨伦不可思议地看向叶浮珣,他没想到这么多玄岳知识渊博的大臣都不认得的东西,眼前这个女子便随口说了出来,“王妃果真是聪慧多才啊,既然知道这是乐器,想必王妃定会弹奏,不知王妃可否弹奏一番。”

萨伦还真是嚣张,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她一个王妃给弹奏,且不说叶浮珣会不会弹奏,就算是会,她是堂堂宸王妃,又不是戏子乐妓,岂能在如此场合弹奏,更何况她还不会弹奏,说着叶浮珣朝温言使了个眼色,此时温言才明白,合着这个女人要她来帮她出风头的啊。温言翻了一个白眼。

“萨伦王子说笑了。”叶浮珣嘴含三分笑地说道,“不过是一个钢琴而已,本妃的丫鬟都会弹奏,就让她来弹奏一曲,助助兴吧。”

“朕准奏。”玄康帝见自家儿媳妇轻而易举地就说出了这物件的来历,心里立马有了底气。

温言依言走上前去,一个宫女搬了一个红木高凳放在钢琴面前,一身青色奴婢装的温言,抬起玉手轻轻地一弹,久违的声音,让她心里一安,没想到在这个历史都不存在的时代里,她竟然还有机会弹奏钢琴,侧头看向窗外的月亮,皎皎的月光,让温言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家乡,接着美妙灵动的琴声从指间流泻而出,似丝丝细流淌过心间,柔美恬静,舒软安逸。又音色犹如那一汪清水,又如同那清冷的月光。仿佛看见了那皎皎月光带来的宁静,也让人忍不住生出一缕忧愁来……当最后一个音符弹尽,温言收回手,站起身子,朝玄康帝盈盈一拜,说道,“奴婢献丑了。”

众人沉浸在温言的琴声中,音乐结束了也全然不知,直到温言轻声打破这宁静。

“好。”玄康帝拍手叫好,豪迈一笑,“没想到,这宸王府竟然还有如此妙人,朕必有重赏!”

“谢皇上。”温言叩首谢恩,起身退到了你让,看叶浮珣的眸子多了一些兴奋和探究,还有那一丝期待。她怎么知道那是钢琴,怎么知道自己会弹琴,难道她和自己一样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萨伦脸色一囧,一个丫鬟琴技尚且如此高超,那宸王妃岂不是神人,但是又不甘就此作罢,轻咳一声,指着那九连环说道,“这是我国圣物,名为九连环,至今无人能解,不知道王妃是否能解开这九连环没?”

这九连环环环相扣,在海国有千人来解这九连环,无一人能成功解开,他就不相信这个不过十六七的小女人能解开。

叶浮珣绕着九连环走了几圈,轻轻蹙眉,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这个模样让萨伦心里渐渐有了底气,正打算开口说话,只见叶浮珣走到带刀侍卫面前,伸手抽出其剑,转身劈向那九连环,只见冷光乍见。九连环应声而断,散落了一地,就连那木盘也被劈成了两半,那个端着九连环的海国人,吓得目瞪口呆,差一点,这把剑就要从他的脑门上划了过去。他就会被劈成两半。

在场的人都惊呆,只有某个王爷,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家王妃,他好像娶了一个宝贝回来。

“你……你……”萨伦指着叶浮珣,惊地说不出话来,“你竟然毁坏圣物!”他心疼地看着碎成一片打九连环,那可是用上好的羊脂玉做的,就这么被这个女人给弄怀了!

“王子不是说让本妃解开这九连环嘛。”叶浮珣无辜地看着萨伦,俯身拾起一块碎片,“本妃已经解开了!”

“本王子说是解开,没有让你毁坏!”萨伦气急败坏地说道。

“怎么是毁坏呢?王子说让本妃解开这九连环,并没说用什么办法来解,所以本妃认为断了这九连环是解开的最好的办法,不是吗?”说着叶浮珣将手里的碎片随手扔了,可惜了这块上好的九连环。

萨伦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只说让解开,却没有说解开的方式,而叶浮珣的确是解开了九连环。

叶浮珣不再看萨伦,随手拿起最后一件圣物,萨伦有些防备地看着她,这件圣物可不能让她给毁了。

“这个便是自鸣钟吧。”说着叶浮珣拧上发条,指针又得十分欢快,走到一定时间,竟然从里面弹出一只鸟,布谷布谷地叫着,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奇不已。叶浮珣侧头看向有些呆呆的萨伦,嫣然一笑,“萨伦王子说完答应本妃一个条件,不知道本妃是否可以兑换。”

“自然是可以的。”萨伦王子再也没有了刚才嚣张跋扈,叶浮珣轻轻一拍手,只见青若端着一个普通的棋盘走进来,朝玄康帝行过礼后站在叶浮珣身前,说道,“王妃,您要的棋盘。”

众人不解地看着叶浮珣,这宸王妃到底要做什么,难道是个萨伦王子下棋一决高下嘛?

就连不按常理出牌的宸王宋寒濯都有些捉摸不透,她家王妃的心思。

“很简单。”叶浮珣指着棋盘说道,“本妃要海国一棋盘的粮食。”

什么?一棋盘,没听错吧,就要这一棋盘的粮食还不够一天的粮食呢,要它何用,这宸王妃到底打什么算盘。

“好,本王子答应你,现在就可以给你。”萨伦没想到叶浮珣就这么简单地放过他了,当他听到叶浮珣说‘不过’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不过,用棋盘盛粮食,有你一个规定,第一个格子只能当一颗麦子,第二个格子只能放两颗麦子,第三个格子只能放四颗麦子,第四个格子只能放八颗麦子……以此类推,直到把这个棋盘所有的格子装满。”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叶浮珣笑道,“王子答应吗?”

看重眼前这个温婉大气的女子,她刚才毁九连环的霸气,让萨伦有了一个疯狂想法,将她占为己有。

“好。”叶浮珣高兴地一拍手,眼珠一转,说道,“那我们来算算萨伦王子到底给本妃多少粮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