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77章 亲身授教

嫡女归 云舒 2586 2021-09-07 00:36

古代衣裳繁复,她一直没有学会该怎么穿。

如果没有小雨在,简直是灾难。

徐公公嘴角抽了抽,觑了眼纪衍诺的神色,恭声应道:“殿下,良娣,奴才这就下去安排。”

叶浮珣笑眯眯地朝徐安摆了摆手,眸光一扫,正好看见外头街市上有叫卖摊子正在摊煎饼,那吆喝声和旁边吃煎饼吃得不亦乐乎的百姓的景象勾起了她的馋虫。

“殿下,咱们也买点煎饼来吃?”

纪衍诺皱眉。

这女人知不知道她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

柔软的触感和淡淡的香气萦绕在鼻尖,让他莫名心烦气躁。

“徐安,买煎饼!”他冷冷地迸出几句,刷地一声将车帘拉了下来。

叶浮珣不解纪衍诺为何变脸变得这般快,从他身上爬起来坐好,心情仍是明媚极了:“谢谢殿下!”

不多时,徐安便送了煎饼进来,还有两碗热汤。

“殿下,良娣,请慢用。”

叶浮珣乐滋滋地捧过热乎乎的煎饼,张嘴咬了下去,登时香酥味儿溢满口腔:“好吃!”

随即又拿起热汤喝了一口,正好是她最爱的胡辣汤,又热又辣的滋味将幸福推向顶点,昨晚的噩梦和晨起的不爽全部退散。

“殿下,您用过早膳了?”

把属于她的那份煎饼和胡辣汤干掉,叶浮珣瞄了瞄纪衍诺面前纹丝未动的餐点。

锄禾日当午,不能浪费食物啊。

正在心里琢磨着怎么提醒纪大魔头爱惜粮食,若是不想吃就让她来吃也可以的。

就见纪大魔头伸手拿起胡辣汤一口干了。

叶浮珣惊得张大了嘴。

纪大魔头喝胡辣汤这么豪爽吗?

不辣吗?

不烫吗?

“咳、咳、咳……”纪衍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蹭地变红,口腔和喉头泛滥的热辣呛得他猛然端起冷茶灌了一口,“这见鬼的是什么汤?”

“殿下,这是胡辣汤啊……市井小民的最爱。这会儿是春天还好,若是大冬天里来上这么一碗汤,准保浑身暖呼呼的,舒服。”叶浮珣小声地替胡辣汤抗辩。

纪衍诺睃她一眼:“市井小民的最爱?叶良娣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又如何知晓?”

叶浮珣嘴角一僵,摸摸鼻子道:“回殿下,妾身是从话本子上看来的。”

“嗤。”愤愤然地拿起煎饼塞到嘴里咬了一口,纪衍诺别开眼去。

如果不是看到这女人喝汤那异常满足的神情,他才不会想也不想就把那汤喝了。

在这惯会丢人的女人面前,让他也变得丢人了。

“殿下,您要不再喝杯茶顺顺气?”

叶浮珣颤颤地捧起另一杯茶。

大魔头分明是恼羞成怒,只希望手里的茶能够浇灭他的怒火。

纪衍诺不理会这女人诚惶诚恐的样子,索性研究起此行案件的具体案情,叶浮珣觑了眼纪衍诺并未搭理她,看来此关是躲过了,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叶浮珣掀开车帘望了望窗外,马车已经上了笔直的官道,两旁行人稀疏,偶尔可见赶着牛车进城的百姓。

不知道小雨什么时候才能跟上来。

她心里念叨着,闲来无事,就将彩虹玻璃橱里的红丝绳子扯了出来,慢悠悠地打着中国结玩。

经过数日的练习,她现在已经不需要一边对着脑海里的说明书一边打中国结了。

虽然仍是不那么熟悉,但摸索着能够大抵打好一个中国结。

颇有些成就感。

尽管——

打出来的中国结还是一模一样的不好看。

捏着手里刚成型的中国结摆弄,叶浮珣叹了口气。

所以说天赋这种事情是强求不来的。

勤能补拙这样的话,也得有点天赋才能用得上。

“真丑。”

纪衍诺鄙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浮珣脸上一红,将中国结抓在掌心里藏好,心虚地辩解:“妾身只是还不熟悉罢了,等练熟了,一定能够打出好看的络子。”

把手里看到一半的公文往旁一放,纪衍诺抱胸睨着叶浮珣,伸出食指在面前摇了摇:“以你这样的手法,爷打赌你再打多久,做出来的络子还是一样的……磕碜。”

何必出言伤人?虽然——

那是大实话。

可是,实话才是最伤人的好不?

叶浮珣扁了扁嘴,把眼睛别开,不想回应纪衍诺的话。

就听纪衍诺‘啧’了一声:“要不爷指点下你?”

他说什么?

叶浮珣没忍住揉了揉耳朵,诧异地望向纪衍诺。

这大魔头刚才可是说要指点她?

难不成他还有打络子的癖好?

许是被叶浮珣的眼神看得不自在了,纪衍诺没好气道:“爷不会打络子,但是,架不住爷聪明绝顶。一眼就看明白了你打不出好络子的问题所在。”

您就吹吧。

叶浮珣心中鄙夷了一番。

不过,一个念头在脑海闪了闪,她登时往纪衍诺身边蹭了蹭,一脸崇拜:“殿下英明神武,天底下哪有能够难得倒您的事儿。

这区区打个络子,您别说是看一眼,就是不看也一定打得比妾身好。”

言罢,她抽出红丝绳子,恭敬地双手捧在纪衍诺面前:“还请殿下指点一二。”

纪衍诺睃她一眼,努努嘴道:“你按照刚才的打法打,爷瞅瞅。”

“是。”

叶浮珣扯着红丝绳子,不紧不慢地按照印象中的打法开始绕了起来。

“停。”

待她将红丝绳子缠过两圈,就听纪衍诺开口打断了她。

遂停下手,抬头看纪衍诺。

“绕过来的时候,将绳子绷紧些。”纪衍诺依旧双臂抱胸,食指敲着下巴,指点道。

叶浮珣依言把绳子用力扯了扯,抬头看向纪衍诺,见他点点头,又继续绕。

不想刚又绕了一圈,纪衍诺又叫住了她:“绷紧绳子。”

略带困惑地看他一眼,叶浮珣扯了扯绳子,继续绕。

“不是这样。”纪衍诺着脑地啧了一声。

就在叶浮珣自觉让纪衍诺教她不过是自讨苦吃,打算再问问他大爷是什么意思时,忽地整个人被纪衍诺环进了怀里。

一阵好闻的淡淡香气笼罩住她的鼻息,后背被温厚宽阔的胸膛包裹住,他的双臂从她身后绕了过来,双手覆在了她的手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