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四十七章 钻研技艺

嫡女归 云舒 2412 2021-09-07 00:36

念慈早就看不下去了,听到这话,怒目而视:“你懂不懂,这可是上好的龙井……”

念慈还想说些什么,被叶浮珣拦下来了,念慈不解的看着她,她也没有解释,看着李大婶笑着:“你先住下吧。”

李大婶得意洋洋的看着念慈:“你一个下人,主人说话插什么嘴,你主人不好好打你,下次再这样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俨然一副自己是东宫主人的样子。

叶浮珣脸色不虞,眸中寒芒闪动,挡在念慈的身前:“我让人带你住下。”

李大婶没有一点眼力见,早就被叶浮珣头上的金钗吸引住了,根本没有看见她不好的脸色。

“你这金钗,不如给我吧。”说完直接伸手拔了下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叶浮珣一头青丝瞬间如瀑布般散开。

西洛早就看够了,直接一把把剑架在了李大婶的脖子上,凶狠的样子让李大婶脸色一白,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你,你想干嘛!”李大婶硬着头皮,死死护住金钗,颇有一副死都不放手的样子,有“骨气”的很。

叶浮珣拉回西洛拦住念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拢了拢发丝:“走,给我梳个头。”

还好念慈不会武功,不然两个人有她受的了。

西洛和念慈当然不肯,这金钗是王爷给王妃的,整个宫里就这一支,王妃平素不爱金银首饰的人也时刻戴着,怎么能给这个粗野村妇!

叶浮珣背对着念慈和西洛,朝她眨眨眼,她自然有她的用意。

“听见了没有,赶紧走!”李大婶喜滋滋的抱着金钗看,这个金钗能让她在京城买个小院子了吧。

她根本不知道,手中的金钗能买的不止是个小院子,而是能买下京城最大的园林。

整个京城就这一支的金钗,做工无比精细,巧夺天工,是连宫中都没有的工艺,不知道有多少珠宝坊想将金钗拿去钻研技艺呢。

此等宝物,早就不是用黄金的价值来衡量的了。

念慈忍着一肚子的气跟着叶浮珣离开,一脸幽怨的给她梳着头。

“王妃何必拦着我,留着她做什么,还把金钗给她。”

西洛也擦拭着自己的剑,她嫌脏:“是啊,念慈说的对。”

“自然是有我的用意的,让她得意一阵,你们且看着。”叶浮珣狡黠一笑,眼底掠过一丝玩味。

这几天东宫着实不安稳,李大婶天天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趾高气昂的使唤下人,下人们都苦不堪言,也不知道王妃为什么要将这个人留在东宫,王妃也不管她。

这日丞相夫人黄绒来访,就算这些日子的风言风语不好听,但是叶浮珣的医术在他们贵族之间还是很出名的,在世华佗不是乱传的。

跟叶浮珣交好的好处不是一星半点,其他人看不清形势远离女主,她就来雪中送炭,让女主记得有自己这么一个人。

远远地就看着一个妇人在庭中乘凉,旁边的小丫头摇着扇子,衣着华贵。

黄绒心思百转间,猜测此人是叶浮珣的母亲。

实在是难以让人不多想,这么大年纪的妇人住在东宫,本就是不正常的事情。

她招呼着自己的丫头扶着自己,整理了一下仪容,上前:“这位夫人。”

李大婶每天惬意的很,有的吃有的喝还有人伺候,日子美得不行,睁眼一看就看见了黄绒。

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看着她暗淡无光的衣服,瞬间就觉得这个人不安好心,肯定是来攀亲戚的。

李大婶一想到这里就弹了起来:“赶紧走赶紧走,别来碍眼,别想攀关系。”

黄绒身上的衣服很普通,因为听说叶浮珣不喜欢穿绫罗绸缎特地换的,哪知道叶浮珣的母亲竟然给她堂堂丞相夫人这样的难堪,竟然说她是来攀关系的。

黄绒脸色难看,看着她粗鄙的样子,对叶浮珣的印象也一落千丈。

但是想到自己是来找叶浮珣的,也不好跟她的母亲起冲突,只能咽下这口气:“我是丞相夫人,来找王妃的,您是她的母亲吗。”

旁边的小丫头一听这话,哇的一声哭出来,跪倒在地:“她不是王妃的母亲,求求丞相夫人救救我。”

小丫头断断续续的哭着说。

黄绒一听,皱着眉:“我如何能救你,这位是谁。”

李大婶急急忙忙的想打断小丫头的话,黄绒示意自己身边的丫鬟拉住她。

既然不是,那就好教训了,总不见得王妃不给自己这份薄面。

“你起来说话。”黄绒一脸怜悯的看着小丫头。

“她打我骂我,让我从早到晚摇扇子,不给我休息,我也找不到王妃。”小丫头哭的直抽气,将手臂上的疤给黄绒看。

小丫头不过才十一二岁的年纪,哪里受过这样的折磨,叶浮珣平日里也不用她们干什么活,直到来了这个坏女人。

李大婶早就吓蒙了,哪知道这个是丞相夫人啊。

黄绒一听,就知道这个女人也让叶浮珣头疼,不然不可能不管不叶的,那现在如果自己替她教训了这个女人,那岂不是……

想到这里,她冷笑着开口:“给我掌嘴,使劲打!”

直到停下来的时候,李大婶的脸已经肿的不行了,她含糊不清的说:“你给我等着。”

黄绒冷笑,看着她走,这样的人冲撞了她,王妃能给这乡野村妇出头才有鬼。

大殿之中。

李大婶叽里咕噜的说一大堆难听的话。

“李大婶,近日来的可不是一般人,乃是当朝丞相的夫人黄绒。”

“此人不比京城之中其他的官家夫人,深受丞相宠爱,自己也是有诰命在身,我如今初为王妃,和她作对不会是一个良策。”

叶浮珣没有直接报仇的事情,只是颇为隐晦的强调了一番黄绒的身份地位,说白了也不过是对方身份太高,不值当为了你去得罪。

李大婶虽然是一介乡野村妇,但也是听出了话中的意思,当下直接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朝着叶浮珣所在的地方走去。

“放肆!竟然敢冲撞王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