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章

嫡女归 云舒 3278 2021-09-07 00:36

“来人,把鞭子拿下去洗一洗,真是脏了一条好鞭子。”叶浮珣随手把鞭子扔给身后的一个侍女,冷冷地吩咐道,那个侍女回过神来,忙接过鞭子,这是她第一次见温润如玉的重公子发那么大的火,二楼上站满了莺莺燕燕,明月阁的姑娘们更是大快人心,对叶浮珣敬意多过惧意。

“轻云,回头本公子再送你一条鞭子。”叶浮珣打累了,转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王妈妈忙端过一壶沏好的龙井茶,殷勤地给叶浮珣倒了一杯茶。

“你这个刁民,本县主绝对饶不了你!本县主要上报圣上,诛你九族。”倾舞县主的被抽得浑身是血,连衣裙都抽烂了,嘴角颤颤抖抖地说道。

今天算倾舞县主倒霉,她听说宋寒冥最近经常来明月阁找姑娘,这才来明月阁找宋寒冥,没想到,遇到了心情十分不爽的叶浮珣。

这也怪倾舞县主嘴贱,嚣张跋扈惯了,不过她遇到了比她还嚣张跋扈的叶浮珣,那只能自认倒霉。

明月阁的姑娘都觉得自家公子帅呆了,她们这些沦落风尘的女子,虽然运气好来到了明月阁,不用强迫卖身,但毕竟是烟花女子,这是京城里拿着大家闺秀最不齿的女子,刚才听倾舞县主在下面大骂的时候,敢怒不敢言,现如今有重公子出气他们自然开心。

“诛九族?”叶浮珣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而后把玩着手中的扇子,说道,“本公子等着。”

“哎哟,我的宝贝儿啊,我的心肝。”一道女生传来,紧接着一身玫红色锦袍的富贵夫人小跑了进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温靖侯妃,温靖侯妃一进来便看见自家放在心肝上的宝贝被人打成这样,心里顿时纠成了一团。

“母妃~”倾舞县主一看见温靖侯妃立马有了倚仗,扑倒温靖侯妃怀里哭了起来,温靖侯妃看向叶浮珣如同看仇人一般,一双眼睛里仿佛能喷出火来,双拳紧握,怒声问道,“你可知她是谁?当朝县主,岂能容你鞭打?!”

“区区一个县主竟敢如此出言不逊,本公子给她几鞭子就算是仁慈了。温靖侯妃,本公子劝你,带着她滚出明月阁,别脏了本公子的地儿。”

“你……你……”温靖侯妃没想到一个青楼的老板竟然如此出言不逊,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受过如此大的屈辱,“来人啊,把这个明月阁给本妃封了,把这个以上犯下的贱民给本妃送到大牢去。”

轻云侧身挡在了叶浮珣的身前,方才抽倾舞县主的软鞭又拿在手里,“动我家公子者,死!”

“反了,反了。”温靖侯妃气得浑身发抖,就算再大的涵养,也忍不住想爆粗口。对着自家的侍卫怒吼着,“一群饭桶,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本妃抓起来,送到大牢里去!”

“温靖侯妃火气不小啊。”一道温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只见秦王宋寒冥和晋王宋寒澄以及几名朝中文官走了进来,撇了一眼如同被扒了一层皮一般浑身是血的倾舞县主,接而笑着对坐在一旁侍女伺候着,面对盛怒温靖侯妃以及众干侍卫,依旧淡定地喝着茶,方才他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他这三嫂脾气也太爆了。

“寒冥哥哥……”倾舞县主本来想扑到宋寒冥怀里装作小鸟依人,一想到现在自己的脸肿得像一个猪头一样,立刻又用手帕折住了脸,此时宋寒冥无比感谢叶浮珣揍了倾舞县主。

“秦王殿下,晋王殿下,您来的正好,这等贱民将本妃倾城伤成这般,实在该千刀万剐!”温靖侯妃见到秦王和晋王忙说道,身后的几个文官频频点头称道,“的确。”就算温靖侯在没有实权,那也是一个侯爷啊,被打的还是一个先皇亲封的县主,这没给说法,实在说不通啊。

“没想到一个明月阁的当家竟然如此嚣张,将王法放在哪儿里。”晋王宋寒澄看向叶浮珣,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眼前这个明眸皓齿的‘男子’。

秦王宋寒冥只能暗笑他这个皇弟眼拙,竟然没有看出眼前这个是当今宸王妃,随即开口对叶浮珣笑道,“三嫂,不知道这倾舞县主如何惹你生气了?”

三嫂?!能让秦王殿下喊三嫂的人,恐怕只有宸王府的那位了吧。刚才他们在外面听得可是一清二楚,温靖侯妃和倾舞县主口口声声骂贱民,又扬言要诛人家九族,那宸王府的九族不就包括在场的王爷们以及当今圣上嘛。众人打量着一身男装的叶浮珣,心里暗自吐槽,宸王妃没事穿什么男装啊,穿就穿吧,还开青楼,还真是别出一致啊。

温靖侯妃一听见秦王宋寒冥叫椅子上那个人为三嫂,脸色都变了,刚才她在骂宸王妃,她心里一颤,不过很快又恢复平静了,宸王妃又如何,反正又是她先出手伤人的,还把倾城打成这样,就算是闹到玄康帝那里,叶浮珣也是理亏的,温靖侯妃这样想着,不觉得腰杆又挺直了起来。

叶浮珣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浅浅一笑,说道,“方才温靖侯妃和倾舞县主骂本妃是贱民,要诛本妃的九族。”转而问向宋寒冥和宋寒澄说道,“这辱骂皇室是什么罪啊?”

“这辱骂皇室可是如同谋逆罪。”宋寒冥这一句话差点要了温靖侯妃的命,倾舞县主也嚷嚷地说道,“寒冥哥哥你竟然帮她不帮我!”

此时叶浮珣也为倾舞县主的智商和情商鞠一把泪啊。这姑娘傻的让人无话可说。

“以本王看,这温靖侯妃和倾舞县主也不知道这是三嫂的店,更不知道三嫂的身份,所谓不知者无罪。”晋王宋寒澄扬声说道。

想这么算了,那也得看她答不答应。叶浮珣秀眉一挑,脆生生地声音就在空气中想起,说道,“本妃经常出入宫中,就连只有两面之缘的秦王殿下都认出了本妃,这温靖侯妃和倾舞县主竟然不知?恐怕这全京城都知道明月阁是本妃的开的吧,既然知道这倾舞县主来这明月阁不仅砸了本妃的店,还破口大骂,本妃本来念她初来乍到,不懂明月阁的规矩,赔了东西认个错回去就行了,没想到这倾舞县主不仅不感恩,竟然还公然辱骂本妃,各位,这辱骂皇室之罪,岂能轻易绕过?这把皇室的尊严置于何地?”

秦王宋寒冥点点头,他也认为这件事不给倾舞县主一点教训不行,于是站在大家面前附和说道,“这辱骂皇室之罪当数谋逆。”

晋王宋寒澄脸色一沉,没想到他这个四哥如此不给他面子,倾舞县主更是诧异,在她看来,无关对错宋寒冥都得站她这一边,更何况她还被人欺负了,这温靖侯妃也没想到不仅这叶浮珣不依不饶就连宋寒冥都不依不饶的,听了宋寒濯这话,她后背都渗出汗来了,定了定神向前说道,“今日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了,今日来到这里实属不知是宸王妃的店铺,更不知道这一个青楼当家的竟然是王妃您啊,倾城冲撞了您,您打也打了,气也出了,还望王妃不要怪罪。”

虽然温靖侯妃这段话说的极其卑微,但是也是句里藏刀啊,明摆着说她一个宸王妃开青楼这不是老鸨嘛。

“阿濯见我无聊,便弄了一个明月阁让本妃玩玩,不知道这倾舞县主跑到明月阁来做什么,再者,身为一个县主,满口淫言秽语,成何体统,再者这倾舞县主莽撞,那温靖侯妃您可是大家闺秀的典范,皇祖母在世还夸您稳重端庄啊,没想到今日居然会辱骂皇室,还要诛皇室九族,要是皇祖母在世,不知道该有多寒心。”你女儿高贵,高贵怎么还来这个地方啊,来就来吧,还把人家店给砸了,砸就砸吧,还被人家给打了,你说你打又打不过,没权没势,你嚣张个什么劲!

听了叶浮珣咄咄逼人的话,晋王宋寒澄皱起眉头,说道,“三嫂,算了吧,这倾舞县主和温靖侯妃也不是故意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啊,你们说对不对?!”

在场的人本来准备附和,但一想到那位从来不讲理的宸王殿下,以及眼前这位盛气凌人的宸王妃,再想想她的姐姐可是当朝太子妃,又生了龙凤胎,圣眷正浓,而听说这宸王妃又特别招越贵妃喜欢,这越贵妃喜欢比招玄康帝喜欢还要厉害,所以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下了头,没有人回应。

叶浮珣冷眼看了一眼宋寒澄,这个渣男还真是无时无刻不想博名声啊。

温靖侯妃一见叶浮珣咬住就是不松口,贝齿轻咬,于是改变了策略,改变了说法,“本妃的确不知是宸王妃,再者倾舞县主从小长在皇太后身边,皇太后念她幼小,颇为宠爱她,这才养成了一个嚣张跋扈,不懂规矩的性子,请宸王妃见谅,本妃回去定会好好教导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