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一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404 2021-09-07 00:36

“郡主话不可以这么说。”季南北手中的那把玉骨扇‘刷’地一声打开了,一副温润如玉,翩翩公子的模样,谁能想到这样一位谦谦公子,会研究如此恶心的毒药。

“本公子这种毒药专门就是对付这种十恶不赦的坏人的。”

“王妃,王妃,饶命啊。”莫有里听到季南北描述的那个画面就忍不住想吐,一想到自己这么个死法,心里就忍不住发毛,“王妃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呸!你以为她会放过你吗?”赖大总管朝莫有里啐一口,说道,“别做梦了,大丈夫死就死了,何必求一个贱妇!”

“啊……”赖大总管话音刚落,赖婷儿的脸上就多了一道血痕,叶浮珣手里的那把精致的匕首在闪着淡淡的冷光。

“你有种就冲老夫来,别动老夫的婷儿!”赖大总管一看到赖婷儿受伤了,瞬间暴躁了起来,挣扎着就想起来,只不过还没站起来,轻云一个弹指,便让他又跪了下去。

“把你的嘴巴给本妃放干净点。”叶浮珣轻轻擦拭着手里的匕首,冷冷地说道,“赖大总管可是一条好汉,不怕死,不知道这赖小姐怎么样呢?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女子用来喂毒药,啧啧,有点可惜了。”

“你……你要是敢动婷儿,老夫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是吗?本妃最喜欢尝试和刺激!”说着一抬手,轻云的软鞭便套在了赖婷儿的脖子上,赖婷儿扒着绳子,有些窒息。

“本妃问你,你是谁的人?”

“老夫是宸王府的人。”赖大总管看着赖婷儿,心痛地闭上了眼睛,绝望又悲痛地说道,“婷儿,是阿爹对不起你。”

“看来赖大总管不打算说了,真是可惜了。”叶浮珣给轻云使了个眼色,轻云轻轻一拉,赖婷儿便倒在了地上。

随后有两个侍卫将赖婷儿的‘尸体’给拖了出去,赖大总管眼睁睁地看着赖婷儿毫无生机的样子心痛极了,看向叶浮珣如同敌人一般,仿佛要把叶浮珣给撕了。

叶浮珣也不打算审赖大总管和莫有里,没有他俩,她照样能查清楚,于是茶杯一放,扬声说道,“赖大总管以上犯下,多征私藏佃租,强抢民女,勾结官员,谋财害命,罪不可恕,故免去总管一职,乱棍打死!莫有里,身为父母官,却勾结歹人,败露后,欲刺杀本妃,来杀人灭口,证据确凿,明日交给圣上请其定夺。”叶浮珣一听多,接着说道,“赖大总管手下的护庄队,全部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是。”

另外叶浮珣又让几个信得过的人,去了庄子二十里外的仓库,盘查那些私吞的粮食,全部送到了汀兰居的仓库里。

庄子里的佃户听到这个消息,新舞欢呼,恶霸一除,大家们都松了一口气。

庄子的柴房内。

‘吱呀一声’昏暗的柴房的们打开了,赖婷儿浑身是血,一动也不动。

“青若姐姐,你说王妃派我们来这儿干嘛。”青颖跟在青若的身后,用手绢轻轻掩住口鼻,说道,“一个大恶人的女儿,还想刺杀我们王妃,死不足惜。”

“好了,别发牢骚了。”青若轻轻翻过赖婷儿的身子,一手托起她的头,抬头对青颖说道,“还不快来帮忙。”

青颖不情不愿地蹲下身子,从青若手里接过赖婷儿的头,青若解开赖婷儿的衣服,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打开后撒在了赖婷儿的伤口处,又重新给她穿好衣服,又拿出一颗药丸,喂她吃下。

一切弄好后,门外进来两个粗使丫鬟,将赖婷儿架了起来,向门外走去,庄子的后门处停着一辆马车,青若带着青颖一直把赖婷儿送上马车,把一锭银子塞在马夫的手里,嘱咐道,“照顾好,马车里的小姐。”

马夫应一声扬鞭催马,缓缓向东驶去。青颖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青若姐姐,你说王妃为什么要放了赖婷儿呢,不怕放虎归山吗?万一以后她再来报复王妃怎么办?”

“放心吧,她不会回来了,王妃说过几天小皇子小皇女的百日宴会,不宜太过于大开杀戒。”青若整了整衣服,说道,“再者,方才我喂她吃下了季公子给的药,她会忘记一切。”

青颖点了点头,挽上青若的胳膊有说有笑地进了庄子。

这宸王妃来了不到两天便把赖大总管给除了,莫有里给处置了,不仅把张家孙女儿和王家闺女给赎了出来,还让神医把老王家的儿子给治好了,现在在他们眼里,叶浮珣就是菩萨在世啊。

“王妃,您把这庄子另外一个管事的人也给撵走,这汀兰居的以后交给谁来管啊?”青颖一边给叶浮珣削水果,一边问道。

“再找个人呗。”叶浮珣接过青颖手中的水果,咬了一口,说道,“挺甜的。”

青颖看着自家主子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顺手接过一旁丫鬟手里的团扇,示意那丫鬟下去,轻轻为叶浮珣打着团扇,说道,“人哪儿有那么好找啊,万一又是一个赖大总管怎么办,”

“哟,我家青颖想的越来越周到了。”叶浮珣笑道,随即说道,“放心好了,本妃回京之前一定会找到合适的人选。”

正说着,就听见门外丫鬟喊道,“王妃,王家媳妇和王家儿子阿兀来了。”

“呐,这不,合适的人选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叶浮珣净了净手,随意地坐在软榻上。青颖疑惑地向门口望去,只见王家媳妇带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走了进来,那少年长得眉清目秀,干干净净,随着王家媳妇一块儿拜在叶浮珣面前,“草民阿兀见过宸王妃。”

“起来吧。”叶浮珣笑道,看着二人,“二位请坐。”

王家媳妇和阿兀忙推辞,“草民站着就好。”

“不用拘束。”

两人推不过,只好坐下,门外的丫鬟端了两杯热茶走了进来,两个诚惶诚恐地接过,阿兀偷偷打量着叶浮珣,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人物,跟他想象的有些不一样,没找到这么随和,还这么漂亮。

“阿兀身子可好些了?”叶浮珣亲切地问道,正出神的阿兀听到叶浮珣叫自己的名字,忙回过神来,回答道,“好多了,王妃请的大夫还真是神医,草民只吃了三副汤药就已经好了差不多了,这次草民来正是向王妃道谢,谢王妃的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而已。你可读过书?识字吗?”叶浮珣打量着阿兀,眼前这个少年还真如季南北说的,进退有度,说话有礼。

“读过两年书,认得几个字。”阿兀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若是本妃把这汀兰居交给你来打理,如何?”

阿兀和王家媳妇一听皆一愣,王家媳妇猛地推了一下自家儿子,阿兀回过神来,忙站起身子来,拱手对叶浮珣说道,“草民定会为汀兰居鞠躬尽瘁。”

“本妃不用你为本妃鞠躬尽瘁,只需要你打理好汀兰居。”叶浮珣由青颖扶着站了起来,走到母子二人面前,说道,“本妃会派人教你如何打理庄子,另外在本妃手底下干活只需要你忠诚本分即可。”

“草民明白。”阿兀有些激动地说道,这庄子总管的差事可不是谁都能某到的。他自然要感谢叶浮珣。

叶浮珣颇为欣赏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带着青涩的干净,而后吩咐青颖,让阿兀跟着张公公学打理庄子。

夜里叶浮珣坐在院子里抬头看满天的繁星,宋寒濯走的也有些时日了,一封信为没有写,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正想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院子在传来,“叶姐姐,叶姐姐。”只见凌安郡主只穿了一件里衣便跑了过来,身后跟着秀心拿着她的外衣紧跟着走了进来,“我的好郡主,您走慢点,当心摔倒。”

凌安郡主跑到叶浮珣面前有些嫌弃地对秀心说道,“秀心,你能别唠叨本郡主了嘛。”嘴上是这样说的,但还是乖乖地把外衣披上了,“好郡主,夜里起风了,你要是着了凉,候妃非得罚奴婢不可。”

“大晚上的,外衣也不穿就跑来,真是越发没有规矩了。”叶浮珣虽然嘴上说着,语气里满满的无奈,她现在都有些担心,有一天这凌安郡主把她的璃儿给带坏咯。

凌安郡主也不甚在意,挨着叶浮珣坐下,扬起一张秀气的小脸问道,“叶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啊,我在这儿都待烦了,璃儿也不跟我玩,叶姐姐每天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这汀兰居的事情处理完了,明日便回京城,后日便是凤初姐姐那对龙凤胎的百日宴。”叶浮珣理了理凌安郡主有些凌乱的头发,耐心地说道。

这凌安郡主得到了自己想要地答案,欢呼一声,又如同小孩子一般,跑回了自己的院子里,叶浮珣对着那个无忧无虑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