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50章 珍藏的物件

嫡女归 云舒 2599 2021-09-07 00:36

纪衍诺抿了抿嘴:“明天,是皇兄的诞辰。”

母后让人送来皇兄珍藏的物件,不过是为了提醒他,他背负的不止是太子的重任,还有皇兄的性命。

思及此,纪衍诺莫名地嗤了一声。

他的母后,从来都将一切算计得清清楚楚,包括人心。

叶浮珣感受着纪衍诺骤变的气息。

分明在提及先太子诞辰时眼角眉梢都溢满了温暖,可下一刻却又犹如地牢笼使者般寒霜遍布。

是不是因为想到了太后?

叶浮珣暗自猜测,脑海里浮现太后那淡之又淡的神色。

虽然未曾为人母,但她却想不明白,太后究竟是如何舍得让七岁的纪衍诺去齐国做质子的?

而书中纪衍诺说她害死先太子,又到底是什么缘故?

叶浮珣没敢问。

纪衍诺愿意说过往,许是因为木人给他带来的触动,绝不可能因为是她。

叶浮珣自认有自知之明。

纪衍诺没有再说话,他斜斜地靠在树干上,目光悠然地凝视着虚空,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夜风徐徐吹拂,绕是渐暖的春日,到了晚上的山林里,仍是透着丝丝寒意。

叶浮珣缩了缩身子,往纪衍诺身侧蹭了蹭,靠着树无聊地打量着夜色。

她也没有说话。

安静得,两人仿佛都融入了山林之中。

久久。

叶浮珣是被额头一阵疼痛惊醒的,她低呼着捂上脑门,睁开眼是纪衍诺一脸嫌弃的神情。

“殿下。”她嘟哝一声坐直了身,就见纪衍诺取出了帕子往肩膀上擦。

“脏。”

叶浮珣后知后觉地发现纪衍诺说的是她。

唔……

好像刚才没留神睡了过去,口水流到纪衍诺的肩膀上了。

“殿下,让妾身来。”

叶浮珣抢过帕子一通乱擦,完了还抹了抹嘴角,嘿嘿一笑,“妾身一时不查,殿下胸怀宽阔,定不会跟妾身计较这些小事的,对不?”

言罢,她双手捧着帕子还给纪衍诺。

纪衍诺嫌恶地盯她一眼,起身道:“回去了。”

“是!”叶浮珣只得将帕子收好,寻思着回头洗干净了再还给纪衍诺,“殿下,等等妾身。”

叶浮珣飞也似地跑到纪衍诺身旁,毫不客气地挽住他的手臂。

纪衍诺皱眉,甩了甩胳膊,发现叶浮珣就跟黏皮糖一样,根本甩不开。

“放开。”

“不要。”叶浮珣拒绝。

夜一深,林子里各种古怪的声音绵绵不绝,走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的,她可不想落单在林子里。

“殿下,妾身胆子小,害怕。”叶浮珣扁嘴,固执地抱紧了纪衍诺的胳膊,“来的时候您都照顾妾身,走的时候您可不能弃妾身于不顾。”

纪衍诺眉头拧得愈发深了。

上山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皇兄,根本没有留意到叶浮珣一路都抱着他的胳膊走的事。

而今被叶浮珣提了起来,让他莫名恼怒。

可又发不得火。

于是,叶浮珣就这么顺利地吊在纪衍诺的胳膊上,一路下了山。

山脚下,徐安领着一队人马守着,见他俩下了山,先是一愣,随即便急急地上前道:“殿下。”

纪衍诺睃他一眼,牵过马纵身跃了上去。

叶浮珣看着那马儿喷了个响鼻,往后挪了两步,偷瞄了瞄侍卫们身后停着的马车。

其实她可以坐马车回太子府的。

至少不必被纪衍诺嫌弃着甩在马背后颠簸。

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教会她做人。

下一刻,她就又被纪衍诺提着腾空上了马背,刚坐稳那马儿就仿佛自带灵性一样,扬着蹄子往夜色奔去。

“殿下,咱们这是去哪儿?”

这分明不是回太子府的路。

纪衍诺扯了扯嘴角,没有回应叶浮珣的话。

两人骑马渐渐进了街市,来到燕国“天下第一楼。”

叶浮珣四处张望,对这个地方非常的好奇。

叶浮珣扬首望着大红灯笼中央的牌匾,顿然觉得又饿了。

莫非,纪衍诺是带她来吃饭的?

徐安跑得快,不多时就领着两人进了一处雅间:“殿下,今儿个人多热闹,这是专程腾出来的雅间。”

纪衍诺不置一词。

叶浮珣跟在后头落座,抬眼发现门对面有一间半开放式的雅间,里面人头涌涌,似乎正闹嚷着什么。

“咦?殿下,那不是楚王吗?”

叶浮珣眼尖,正好看见人群中间站着跟熊一样壮实的锦衣汉子,眼熟得紧。

就在这时,楚王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这什么席面竟然要一万两银子?你当爷是好骗的?

爷又不是头一回在你们天下第一楼用膳,叫你们掌柜的过来,爷今儿个倒是想好好理论理论!”

店小二被楚王那磅礴的气势震得双脚发颤,然而仍旧努力抖着嗓音:“王爷,您今儿个这席面上,光是清蒸野生大黄鱼,就价值八千两。”

“八、八千两?”楚王噗地喷了,指着曾经摆放在桌上最中间的大盘子,上头的鱼早就在上菜后没多会儿就被他们一群汉子啃光了,“不就是野生的鱼,你欺负爷没吃过好鱼不成?”

宫中御膳中各种鱼不甚凡几,就没听说过一条鱼要价八千两的!

“王爷有所不知,您这条野生大黄鱼足足有五斤重,是咱们天下第一楼开楼以来头一回采购到品相最好,价格也是最贵的鱼。”店小二道,“野生大黄鱼极为难得,听闻这几年就只有这么一条能够重达五斤。”

楚王:……

早知道刚才店小二介绍野生大黄鱼的时候,就该问下价格再把菜给点了。

而不是见着兄弟们高兴,大手一挥便下单了菜。

现在饭菜都被吃了一空,想要反口也不成。

看着手里那轻飘飘的价目单,感觉重逾千斤。

今晚回楚王府后,他家那个母老虎一定饶不了他!

楚王想到这里,忍不住心头微颤,手中的价目单更是沉得有些托不住了。

因为看热闹默默走到门边的叶浮珣,本持着勤劳节省的美德,转头往纪衍诺望过去:“殿下,要不咱们还是换一家吃?”

万一一顿饭把纪衍诺给吃垮了就不好了。

“客官不必多虑。”

回应她的不是纪衍诺,而是从门边出来的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