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六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458 2021-09-07 00:36

“姐姐,你怎么了?”叶浮珣关心地问,丁姑姑欣喜地看了越贵妃一眼,越贵妃放下手中的银箸,眼里闪过笑意,吩咐道,“快去请御医,莫不是太子妃有了?”

叶浮珣算了算日子,上一世,唐凤初应该是过几个月才有身孕的,怎么提前了?难道是她改了命的原因?

唐凤初听了满眼的惊喜,这几日她一直有些嗜睡,食欲不振,原以为是天气热,又累着的缘故。

“多长时间了?”越贵妃拉着唐凤初的手,亲切地问道。

“有三四日了吧。”

“可有请御医看过?”

唐凤初摇摇头,说道,“儿臣以为是天气热的缘故,故没有请御医。”

正说着,宫女领着御医进来了,“臣见过贵妃娘娘,见过太子妃娘娘,见过宸王殿下,见过宸王妃。”

“起来吧。”越贵妃抬手说道,“快来给太子妃瞧瞧,她这几日身子有些不爽利。”御医闻言上前,一旁的尔雅早已将一块丝帕搭在了唐凤初的手上,御医诊脉片刻,高兴地对越贵妃说道,“恭喜娘娘,太子妃娘娘有喜了。”

“有喜了?哈哈哈,本宫要做祖母了。”越贵妃欣喜地看着唐凤初,转头又问御医,“那胎儿如何啊?”

“太子妃娘娘脉象沉稳,并无大碍,只要静养即可。”

“好。丁姑姑重赏。”而后越贵妃又吩咐宫女去东宫给太子送信,一时间唐凤初成了重点保护对象。

到最后,越贵妃拉着叶浮珣的手,说道,“现在老二媳妇也有身子了,你跟濯儿可要好好努力,加把劲啊。”

贵妃娘娘,您也太着急了吧,这才新婚。

叶浮珣害羞地低下了头,一旁的早已不耐烦的宋寒濯一把搂过自家小娇妻,说道,“放心吧,母妃,儿臣会努力的,现在您只需照顾好二嫂,儿臣带珣儿去给父皇请安,然后回宸王府,总在宫里待着,怎么造人啊。”说着不待越贵妃反应过来,某个王爷就大摇大摆地搂着自家王妃朝皇帝的宫殿走去。

越贵妃看着自家儿子,恨得牙痒痒,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没良心。转念一想,又拉着唐凤初的手去话育儿经。

太子妃有喜,一时间宫里宫外都传了个遍,闲着没事儿的越贵妃更是日日问候太子妃,就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呆在东宫,这让太子宋寒修很是痛苦,可是自家母妃真是敢怒不敢言,相对于东宫,宸王府里便逍遥自在了多。

别亦阁内。

叶浮珣闲来无事,便在室内摆弄一些花草,虽然已是九月,宋寒濯不知从哪儿里弄来了一些耐寒的花草,供叶浮珣玩儿。青若打着帘子进来,笑道,“王妃,大少爷来了。”进了宸王府叶青若便改口唤叶浮珣为王妃。

听到叶修安来了,叶浮珣放下手中的剪刀,笑道,“少卿来了,快随本妃去看看。”

一进大厅叶浮珣便看到多日不见的弟弟叶修安又长高了,一身竹色的锦袍衬得他更加修长挺拔。

“少卿,怎么有空来看姐姐了。”叶浮珣由青若扶着进了大厅,坐在正坐之上,笑着问道,“几日不见,少卿又长高了不少。”

叶修安明朗一笑,说道,“今日来,弟弟是来告别的。”

“你这就要走了?”

在叶浮珣还没有出嫁之前,叶修安就打算在叶浮珣出嫁之后,去南方学习谋士之道,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动身。

“是啊,打算明日动身,今日特来跟姐姐告别。”

叶浮珣低叹一口气,说道,“既然你去意已决,姐姐不会阻拦。”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递给叶修安说道,“姐姐用母亲的陪嫁在南方开了几间铺子,若是有用钱的地方,大可拿着令牌去取,若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仙居楼的王掌柜,他会帮你安排好一切。”

叶修安收下令牌,对叶浮珣一拜,说道,“多谢姐姐,少卿告辞。”

说着叶修安深深地看了叶浮珣一眼,转身决绝地走了,姐姐,请等我回来,给你一个强大的后盾,不依靠叶府,跟不依靠唐家,这将是你永远的退路。

叶浮珣拉着少年的背影消失在宸王府的门口,怅然若失地叹了一口气,低身吩咐青若,“你去收拾一些财务给少卿送去,再者,明日你替我送送少卿,我便不去了。”她最不习惯的就是分别,总有许多伤愁在里面。

青若依言几下,第二日便送了那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独自离开了京城,却不知,那少年再归来,已是名震天下的江南麟子。

自成亲以来,叶浮珣再也没有去过明月阁,一直交由轻云注意着温儒卿的动静,这几日温儒卿一直在明月阁待着,叶浮珣担心他在这么待下去,温言可能就暴露了,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一向沉稳的轻云,急匆匆地走进别亦阁,“王妃,不好了,温儒卿好像发现了温姑娘,正带着人往明月阁方向去了。”

“你先去拦着,本妃随后就到。”叶浮珣放下手中的棋子,扬声让青若宽衣。换上了许久未穿的男装。

明月阁内,温儒卿带着几个随从闯进了明月阁,只上二楼。

“温公子,这是做什么?”王妈妈拦着温儒卿问道,这几日温儒卿也是明月阁的常客,出手大方,为人也彬彬有礼,姑娘们对他甚是有好感。

“王妈妈,听说明月阁有个叫温言的姑娘,那是在下的舍妹,实不相瞒,在下来京城就是要将舍妹接回去,得罪了。”说着一挥手几个随从便不顾王妈妈的阻拦,冲上了二楼。

这重公子可是吩咐过,务必要护温姑娘周全,王妈妈见温儒卿直接抢人,袖子一捋,腰一掐,吼道,“来啊,有人擅闯明月阁,给我拦下!”

说着从二楼上面出来几个大汉,堵在了温儒卿的面前,温儒卿后退一步,折扇一开,几个随从便冲了上去,这几个随从不是普通的家奴,而是训练有素的打手,几个护院大汉根本不是其对手,几招下来,护院的大汉们全部被打到在地,一个个捂着肚子哀嚎着,温儒卿一盏茶未喝完,只见随从们冲进了温言的房间,将正要逃跑的温言逮了个正着,架着温言下了楼。

一旁的王妈妈眼看着自己拦不住了温儒卿,又担心硬碰硬下去自己会吃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温言被逮了出来了。

温言看见温润如玉的温儒卿,不知为何,心里只冒冷气,原主的记忆里,这个温儒卿非常不好惹,外表看起来风度翩翩,温润如玉,其实心狠手辣,是个十足的笑面虎。

温儒卿放下手中的茶杯,一双桃花眸看向温言,笑道,“妹妹,你可是真会躲,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胡闹,家里乱成了一团,母亲都被你气病了,还不快随我回家,免得让母亲担心。”说着便要拉温言的手,温言本能的躲开,对上温儒卿有些阴鸷的眸子,壮着胆子,说道,“我不回去,我不要嫁给那个老头子……”

“胡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容你胡来!”温儒卿打算不再跟温言废话,直接将三千两银票放在桌子上,说道,“多谢明月阁这段时间对舍妹的照顾。”说着看也不看王妈妈一眼,便让随从押着温言走。

还未走出明月阁,押着温言的两个随从手臂各受暗器一枚,吃痛地放开了温言,只见一个玄衣男子从天而降,挡在了温儒卿的面前。

“温公子,这么大摇大摆的在明月阁带走明月阁的人,恐怕不妥吧。”轻云手持软鞭,对上温儒卿的眸子,“我家公子可是很喜欢温姑娘,您这么不声不响地带走温姑娘,实在不是君子所为。”

“时间紧急,在下也是实属无奈,改日在下一定登门谢罪。”

“不必了。”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了,叶浮珣手持一把玉扇,身穿一身月白色的锦袍,嘴含三分笑地走了进来,她虽然矮温儒卿一头,但一点也不输阵势。

叶浮珣直接掠过温儒卿,还未走到温言面前,便被两个随从给挡住了去路,叶浮珣眸子一沉,只听见温儒卿低声喝道,“放肆!不得无礼。”那个随从听其言,便低头让开。

“放心。”叶浮珣深深地看了温言一眼,见其并未受伤,才松了一口气,看着被砸的明月阁,明显动了怒,转身看向温儒卿,厉声问道,“温兄这是何意?是我明月阁招待不周吗?”

温儒卿一直在查叶浮珣的身份,可是不管怎么查,都查不到蛛丝马迹,所以对叶浮珣他不敢轻易得罪。

“公子,误会了,舍妹贪玩胡闹,跑到了明月阁,还劳烦公子照顾那么长时间,不瞒公子,这次在下来京城就是为了寻舍妹的,家母因舍妹出走,担心成疾,所以在下才着急想把舍妹带回去,免得让家母担心。”

叶浮珣捞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温言站在其身后,看向温儒卿,笑道,“本公子可不管阿言是谁家的人,现在,本公子只知道,她是本公子的人,温兄若是要强硬抢人,这可就要说道说道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