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八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2279 2021-09-07 00:36

“拂绿楼,他倒是会享受。“宋瑜琏把玩着腰间的玉佩,冷声说道,”眼下凝成海盗纵横,身为知府竟然整日里流连烟花之地。“

“消息放出去了吗?”来了这么多天了,那边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看来是他低估了背后之人的力量。

“回殿下,已经放出去了。”擎苍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宋瑜琏接着说道,“不过那边好像跟药域谷有关系。”那日他派人去查探看到了纪衍诺也在查此事,纪衍诺身份特殊他不敢轻易打草惊蛇,便按了下来。

“纪衍诺。”宋瑜琏神色微顿,药域谷这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其才智谋略皆是翘楚,若是日后能为他所用,玄岳王朝便会又多了一位贤相,可惜了……

“盯着药域谷。”宋瑜琏冷声说道,这次纪衍诺来宁城,似乎也是在查什么事情,难道他也跟这件事有关系。

眉心忽然隐约作痛,擎苍和王猛连忙上前,“殿下,可是头疾又犯了?”自从洛安郡主惨死,宋瑜琏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出来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也患了头疾,时不时地就会发作,宫里的御医用尽了各种法子就是不见好,只能说,心病还须心药医。

“殿下还是找大夫来看看吧。”擎苍担忧地说道。

宋瑜琏摆摆手,沉声说道,“孤没事,这件事别惊动宁儿,要不然那丫头又要生事端了。”

现在事情尚未明朗,自己的那位傻妹妹还是少往纪衍诺面前凑吧。

宋长宁在宁城养病期间,纪衍诺便在也没有出现过,看着京城传来的信,宋长宁轻叹一声,“擎苍,跟哥哥说我打算回去了。”

擎苍面上一喜,说道,“是,属下这就去。”

抬眸看向低头站在一边的落葵,说道,“落葵,你现在也可以回去复命了。”

“小姐,公子说让奴婢照顾您痊愈为止。”落葵抬起头,不卑不亢地说道,“现在小姐的身子虽然好了,但是回京路途遥远,唯恐小姐的身子吃不消,奴婢还是跟着小姐比较好,等安全将小姐送回去,奴婢再回去复命也不迟。”

宋长宁把玩着手中的茶盏,那双明亮的眸子打量着落葵,似乎要从他的身上看出什么一般,忽然一笑,“也好。”

看着面前的落葵,嘴角的笑意更大,“我们落葵长得清秀可人,又温柔i体贴,恐怕到时候本小姐就不舍得让你回去了。”

落葵笑而不语,宋长宁伸了一个懒腰,秀气地打了一个哈欠,说道,“都去准备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

待擎苍等人出去,宋长宁嘴角的笑容微收,看着落葵的背影,若有所思。

夜晚的宁城送来淡淡的海风,纪衍诺刚刚睡下,忽然听见窗外有动静,他猛地睁开了眼睛,起身而坐,漆黑的眼睛盯着床帐,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屋内并未点灯,忽然从窗户外面坠落进来一个东西,似乎是人,紧接着屋内便传来了一阵浓郁的血腥味。

“是我。”虚弱又熟悉的声音,让纪衍诺脸色一变,连忙掀开床帐,接着月光看到了虚弱地坐在地上的人,他大手一挥,屋内的火烛点亮。

“谁伤的你?!”纪衍诺剑眉紧紧地蹙在了一起,原本当作武器的银针,此刻扎进了言睿渊的穴位,纪衍诺将他扶了起来,语气微冷。

言睿渊自幼便是习武奇才,年纪不大,但是能伤他的人,寥寥可数,看着言睿渊一袭黑衣,捂着腰部的手上早已经染满了鲜血,纪衍诺从暗格里将药拿出来,冷声说道,“把衣服脱了。”

“你不是去查江南温家之事去了吗?怎么会在宁城,还被人伤了。”纪衍诺一边上药一边问道,语气虽然冷,但是透着关心。

“查到了一点东西,一点点顺着便顺到了宁城。”药洒在伤口上,更是火辣辣的疼,言睿渊倒吸一口冷气,说道,“你轻点。”

“现在知道疼了。”纪衍诺将药上好,没好气地说道,“逞英雄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啊,要不是因为怕希儿哭,我才懒得管你。”

“你来宁城倒是话变多了。”上好药,言睿渊将衣服合上,俊脸色有些苍白,“到了宁城被人算计了。”

他大致将自己这几日查到的事情跟纪衍诺说了一下,期间白术进来将血衣处理掉,言睿渊手指轻敲着桌面,看着纪衍诺说道,“宁城的水太深了,不是你能应付过来的。”

“现在我已经在水中了,若是想要游上去,恐怕会难咯。”纪衍诺轻笑一声,笑容里带着几分凌厉,“对方这招请君入瓮倒是用的好,现在看来,这件事不仅牵扯到祝家,还有一股看不见的势力在操纵着整个事情,或者说祝家只是其中的一个棋子。”

言睿渊认同地点点头,他这次被人伤得这么重,就是自己轻敌了,隐约能感受到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听问太子殿下和长宁公主都在宁城。”言睿渊信手倒了一杯茶,看着面前温润如玉的少年,说道。

“这段时间宁城可热闹了。”纪衍诺吹了吹茶盏的茶叶,说道,“京城,江北,誉王那边皆派人来了,动静还不小。”

“至于宋瑜琏来查什么我一点都不关心,不过现在看来,你们两个想要查的事情似乎有些交集。”

正说着,忽然白术急匆匆地走进来,“公子,外面有官府的人闯进来了。”

纪衍诺将茶盏放下,看了一眼言睿渊,认命地起身,得,去收拾烂摊子去,“师兄,你最起码躲了一下表示对人家官府的尊重行不行。”看着坐在那里稳如泰山的言睿渊,纪衍诺忍不住说道。

刚走出房门,几个穿着锦服的人便闯了进来,月娘一脸歉意,“公子,奴家没有拦住。”

纪衍诺摆摆手,说道,“没事。”又看向为首的几个人,笑着说道,“不知道几位官爷闯到我这个小院子可是有什么事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