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六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278 2021-09-07 00:36

次日,无寻还没有起身,宫里的旨意就传了下来,太后亲自召见。淡竹将无寻从床上挖了起来给她化一个淡妆。

“娘亲,您这是要去哪儿里?”纪绵希睡眼惺忪地看着无寻问道。无寻蹲下身来,亲了亲她的脸颊笑道,“出去一趟,很快救回来,你在家乖乖的。”

纪绵希看着晨曦中无寻远去的背影,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无寻的这一次离开,不仅改变了无寻自己,更直接改变了她的命运。

自从太后昨日听了周姑姑的汇报,整晚都是翻来覆去,彻夜难眠,天一亮便下旨召无寻进宫,她对这个什么纪夫人充满了好奇,一方面是因为叶浮珣,另一方面也要看看是不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

无寻再一次踏进云霄殿,恍如隔世,这一路走来,她仿佛经历了三生三世,这一次她又要重头再来。云霄殿的宫女只看见一个熟悉的女子,身着一身蓝色锦裙,给人一种澄澈清冷的感觉,寒风微微吹起,衣袂飘飘,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犹如仙女下凡一般,细致乌黑的长发,简单的挽起一个发髻,只插了一支木簪,素雅干净,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情,清冷中有带着点点的慵懒和懒散,由成熟清冷变得可爱温和,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上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仿若透明般,洁净,清澈莹然的眸子,仿佛看透了世间的一切,平淡地看着前方,仿佛误入人世的清冷仙子,不食人间烟火,云淡风轻与宫中的女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云霄殿的一些老人都是认得叶浮珣,如今这张熟悉的脸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丁姑姑不可思议地看着,问道,““您就是无寻夫人。””

“丁姑姑,好久不见。”无寻大方地一笑,说道,“十年前我是叶浮珣,现在我是无寻,不论如何您都是我的丁姑姑。”

丁姑姑微微一笑侧身说道,“夫人请进。”无寻对她微微福身,抬头挺胸地走进了大殿,挥手叩首,“无寻见过太后娘娘,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大殿之上一身一件黑底金丝的宫裙,上面绣着祥云百花,荣华富贵满带着龙凤富贵,五千金丝编制而成,头发上满是珠光宝气,岁月还是在这个充满风情的女人身上留下来痕迹,不再是无寻第一次见她的清冷绝艳,但是却依稀可以看见当年的美丽。

“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

无寻缓缓抬起头,目光丝毫没有畏惧,对上德宁太后的眼睛,带着点点调皮,一如当年。

“你是哀家的珣丫头。”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丁姑姑扶起德宁太后,走到无寻面前,亲手扶起她,“你这个丫头啊,这些年你都去哪儿里了?!”

“太后娘娘,是珣儿不孝,让您伤心难过。”无寻有些感伤的说道,正欲再次跪下,德宁太后紧紧地拉着无寻的手,说道,“你是该罚。”见无寻消瘦的脸庞又心疼地说道,“这些年你在外面受苦了,就当是受罚吧。”

次日德宁太后昭告天下清扬县主死而复生,回归京城,亲自下令重修县主府,特赦她住在纪宅,又赏了不计其数,源源不断地送进纪宅,一个时间无寻再次成为京城赤手可热的人物。

念佛堂。

洛安郡主一身素衣静坐在佛像前,手里的转着佛珠,嘴里念着佛经,汀兰急匆匆地跑进来,郁青轻声喝道,“什么事情这么毛糙,没看见郡主在这儿了嘛。”

汀兰微微地喘着气,说道,“我刚才出去,听宫女们说清扬县主死而复生!”

听到汀兰的话,洛安郡主的手里的佛珠‘啪嗒’一声地掉在了地上,睁开一双莹然的眸子问道,“你说什么?!”

“郡主,清扬县主回来了,县主没有死,她没有死!”汀兰激动地说道。洛安郡主呆呆地站了一会,提起裙子便往外冲,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郁青瞪了汀兰一眼伸手拿起披风追了出去,“郡主,您不能出去啊。”

洛安郡主刚跑出念佛堂,迎面便撞上了一个人,“大胆!谁允许你在花园里肆意奔跑的,冲撞了贵妃娘娘,还不快跪下谢罪!”一个宫女大声呵斥道。

被反重力撞到在地上的洛安郡主,抬眸看去,那张让她恨之入骨的脸便入了她的眼睑,玄睿帝为了平复贤妃的丧子之痛,特提了她的位份,让她成为了玄岳王朝的第一贵妃。

“这不是我们的洛安郡主吗?不好好在念佛堂待着怎么跑出来了?”贤贵妃轻蔑地看了洛安郡主一眼,讥讽道,“我们不可一世的洛安郡主怎么成了这副模样,看了到真是让本宫心疼啊,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洛安郡主扶起来。”

几个宫女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正欲向前,郁青汀兰抢先一步扶起洛安郡主,将披风披在洛安郡主的身上,扶着洛安郡主就要离开,贤贵妃冷喝一声,“站住!你们的主子都是这么教你们规矩的吗?!见到本宫连个礼都不行,如此目中无人,来人啊!给本宫掌嘴!”

贤贵妃声音刚落,离郁青汀兰最近的两个宫女巴掌便落了下来,两个人白皙的脸庞立刻出现了五个手指印。

洛安郡主将两个人护在自己的身后,冷然地看着贤贵妃说道,“贵妃娘娘,本郡主的丫鬟本郡主自己会教训,不劳您费心了!”说着便要拉着两个人离开,她现在没有心情跟贤贵妃在这里闲扯,只想出宫去求证。

“你还真当自己是郡主?不过是一个不明来路的野种,下贱坯子,也敢教训本宫!”贤贵妃看着洛安郡主,如同看一只蝼蚁一般,说道,“来人啊,洛安郡主擅自离开念佛堂,冲撞本宫,给本宫掌嘴!”

宫女的手还没有落下,一条五彩金鞭狠狠地抽在了那两个宫女的手上,还没有反应过来,胳膊上又挨了两鞭子,众人一惊,回头一看,一个二十七八身穿素雅宫裙的女子冷冷地握着自己手中的鞭子,一双淡漠的眸子凌厉地看着众人。宫女们倒吸一口冷气,不仅因为这个女子竟敢在皇宫里使用鞭子,还跟贤贵妃撞了衣衫,同样是一身素色彩蝶锦裙,眼前这个女子气质清冷,更加冷艳美丽,倒称托着贤贵妃有些俗气。

“大胆,你是什么人,竟敢在贵妃娘娘面前动鞭子……啊!”贤贵妃身边新晋的贴身宫女红菊话还没有说话,一鞭子又落在了她的嘴上,抽得她再也说不出话来,清冷的声音淡淡地响起,“你什么东西,敢对本县主这么说话,舌头不想要了吗?!”

“你……”贤贵妃气结地看着无寻,“大胆!”

“贵妃娘娘身边的宫女不懂规矩就要好好地教训,今日是本县主劳累一下代您教训一下若是在这么不懂规矩,恐怕就要到云霄殿去学规矩了,再不然去勤政殿学学规矩也不错!”无寻走到洛安郡主的身边,见她毫发无损这才放下心里,紧了紧披风,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看向火冒三丈地贤贵妃,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贵妃娘娘,您还有事吗?若是没有本县主就不打扰了。”

“无寻!你别太得意!”贤贵妃一把推开身边的宫女,趾高气昂地走到无寻身边,说道,“本宫是妃!在这后宫还没有人敢在本宫面前如此放肆!”

无寻玩把这一自己手中的鞭子,根本没有把贤贵妃的怒气放在心上,随口说道,“本县主在皇宫里横行霸道,嚣张跋扈的时候贵妃娘娘还不知道在哪儿里呢,今天就算是皇后娘娘在这里,本县主照打不误!贵妃娘娘若是不满您大可去皇上面前告御状。”

“哦,对了,听说贵妃娘娘的宫女把先皇御赐的凤翔佩给打碎了,这个本县主记下了。”无寻对着贤贵妃微微一笑,转身心疼地牵起洛安郡主冰凉的手正欲离开的时候,贤贵妃怒吼道,“洛安郡主无令擅自离开念佛堂,拖下去杖打二十,清扬县主目中无人,在本宫面前动武,拉下去杖责三十!”

“哈哈哈哈。”无寻仿佛听到无比好听的笑话,看贤贵妃如同一只跳梁小丑一般,手中的鞭子挥了过去,几个粗使宫女打倒在地,鞭子挥得虎虎生威,让宫女们望而生退,贤贵妃吓得躲在宫女的身后,嘴里大喊着,“反了,反了……”

几个宫女疼得满地打滚,身上的锦裙全部被抽裂开,露出里面的棉絮,脸上手上全部都是抽痕,无寻收起鞭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锐利的目光落在贤贵妃的身上,抬步缓缓地朝她走了过去,气场全开,贤贵妃吓得往后退,她从清扬县主的眼里看到了深切的杀机,吓得她腿软一步一步往后退,说道,“你……你……想做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