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八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355 2021-09-07 00:36

第一百八十六章

“王爷若是没有别的事,就请回吧。”某个心里不舒服的小女人,直接下了逐客令,一点面子也不给宋寒濯。

别亦阁的下人们皆倒吸一口气冷气,宋寒濯带着蝴蝶面具,本来就给人一种深沉之感,如今浑身散发着戾气,吓得别亦阁的下人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旁的青若轻轻拉了一下叶浮珣的衣袖,示意她给宋寒濯一个台阶下,叶浮珣淡淡撇了一眼,弯身抱起小若素走进了内室,叶浮珣发誓这一世绝不会为男人再那样活,大不了就和离,反正她也有了自己的封地,不愁没有地方去,却不料她一语成谶。

由于先帝去世,整个京城过年的气氛都不怎么热烈,紫凌王府由于两位主子貌似在闹别扭,气氛十分压抑,除夕那天,叶浮珣坐在别亦阁的庭院里,想着去年她和叶玿璃还有温言凌安郡主几个人玩闹着,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的离开,青若几个丫鬟陪小若素嬉闹着玩着烟火棒。

“母妃,你过来陪素儿一块儿来玩嘛。”小若素拿着烟花棒跑过来,红扑扑的小脸满是欣喜,孩子的开心就是这么简单,一个烟花棒就可以让她开心很久,青画怕她打扰到叶浮珣忙上前拉着她的手,哄道,“小郡主,奴婢们陪你玩好不好?”

小若素脸一垮,用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委屈地看着叶浮珣,“母妃……”

叶浮珣莞尔一笑,接过小若素手中的烟花棒,“走,母妃陪你去玩。”燃烧的烟花棒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般,让别亦阁一时间陷入了欢乐之中,别亦阁墙外立着一个修长的身影,听到院内的笑声,面具下的脸忍不住柔和了起来,薄唇微微勾起。

“小姐,这么晚了,您还要出去啊?”青若将玩累的小若素哄睡着后,便看见叶浮珣一身男装正打算出门,忍不住皱着眉头问道。

“去明月阁。”叶浮珣拿起桌子上的折扇说道,“不用叫轻云,今天不用她跟着。”

“王妃,不带轻云怎么可以?奴婢这就去叫她。”

“有碧落在,不会出事的,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说完叶浮珣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熟门熟路地从后门直奔明月阁。

明月阁灯火通明,王妈妈正和明月阁的众人庆祝,听到门口有动静,一旁的侍女以为是客人,喊道,“大过年的,明月阁不迎客,请过了年再来。”

“是我。”

略带清冷的声音传来,众人一愣,打开门一看,叶浮珣一身帅气的男装站在门口,对着众人微微一笑,“怎么?也不接本公子的生意啊?”

“哎哟,我的重公子啊,奴家哪儿敢啊。”王妈妈头顶上插了一朵鲜艳的大红花,一如既往地谄媚一笑,脸上的褶子又深了不少,扑的粉也纷纷掉落下来。

“这倒是挺热闹啊。”叶浮珣折扇一收,掀袍坐到了桌子上,伸手捏起一块儿鸡肉放到嘴里,颇为赞赏道,“味道不错。”

众人没有想到叶浮珣会在除夕之夜来明月阁,这个时候不应该在紫凌王府嘛,怎么会跑到明月阁呢。

“阿言呢?”

“哦,温言姑娘用过晚膳后身体不适就先回房间了。”王妈妈说道。难道这新晋的紫凌王妃是来找楼上的那位小祖宗的?

叶浮珣又喝了一杯酒,“你们接着玩儿,我去看看阿言。”说着便起身去了二楼,众人面面相觑,这紫凌王妃对温言姑娘还真不是一般地好,这除夕之夜抛弃紫凌王来找温言姑娘。

叶浮珣熟门熟路地摸上去,推开门,还没有进去,便听到屋里的人说道,“大过年的,紫凌王妃怎么有空来这小小的明月阁啊。”

叶浮珣秀眉一挑,看见王妈妈口中身体不适的人,正在煮茶,她把玩着折扇走了进去,“还不是放不下阿言你啊。”丝毫不客气地坐在温言一旁信手倒了一杯茶,“阿言不喝酒了?该修身养性喝茶了?”

“小酌怡情。”温言看了一眼有些与平常不一样的叶浮珣,问道,“跟你家那位王爷吵架了?”

叶浮珣手微微一顿,嘴里的茶变得更加苦涩,朱唇轻启,“没有。”

温言嗤笑一声,也不过多过问,在她的眼里啊,叶浮珣就是属于闷骚类型的,嘴上说着没有,那就是十有八九有了,嘴上说着不要,心里想要地抓狂。

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尴尬,叶浮珣为了不这么沉默,忽而说道,“上次我那么好的梨花醉都被你给糟蹋了,说吧打算怎么赔偿我?”

“不是吧,你这个女人,我就喝了你几瘫梨花醉你竟然还让我赔?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闺蜜?你的好朋友啊?”温言手一抖差点把那珍贵的紫砂壶给打碎。

好朋友叶浮珣是懂的,不过这闺蜜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不懂就问的乖宝宝于是就问道,“什么叫做闺蜜啊?”

“就是闺中密友。”温言解释道。

“哦。”叶浮珣恍然大悟,继而说道,“亲兄弟,明算账,回头我会让王妈妈从你的月银里扣的。”

温言将手中的茶一饮而下,真是越有钱越扣,你堂堂紫凌王妃还缺这急坛酒嘛。

“铁公鸡……”温言小声嘟囔着,叶浮珣耳力极佳,自然也听到了,不过任她去说,又不会掉一块儿肉。

“茶也喝了,夜也深了,紫凌王妃是不是可以告辞了?”温言秀气地打了一个哈欠,看着依旧精神抖擞的叶浮珣丝毫没有离开的架势。

“今晚我就跟你在明月阁睡下了。”说着叶浮珣鞋子一脱和衣躺在了温言的床上,就开始闭门养神了。

“喂……”温言伸手推了她一把,说道,“紫凌王府的床不够你睡啊,你跑到我这儿来?我这儿都快成你的驿站了,每次心情不好就都跑过来。”

叶浮珣翻了一个身,接着睡了起来,温言实在看不下去了,“阿珣,你好歹也是王妃级别的人物,能不能注一下你的形象啊。”

“在你这儿需要什么形象啊。”说着叶浮珣还打了一个滚,把被子和单子弄得皱皱的,温言懒得理这个赌气离家出走的女人,“最起码把衣服脱了再睡啊。”

叶浮珣一觉睡到了天亮,摸了摸身边,并没有人,掀开床幔,穿鞋下床,屋里烧着暖暖的火炉,从屏风上扯下衣服披在身上,推开窗户,便看见了一个雪白色的世界,这是明月阁的侍女推门进来,将冒着热气的水盆放在架子上,说道,“王妃……”

“在这里叫我重公子。”叶浮珣接过热毛巾擦了一下脸说道,侍女立马改了口,“重公子,奴婢记下了。”

洗漱过后,叶浮珣才问道,“阿言呢?”

“温言姑娘一早便起来了,这会儿估计正在后院赏雪呢。”

“重公子,紫凌王府派人来寻您了。”王妈妈身边的小丫鬟跑过来传话,叶浮珣由着侍女给自己挽了一个漂亮的簪髻,淡淡地说道,“让他们回去吧,就说本公子要跟温言姑娘叙旧,不必寻本公子。”现在叶浮珣就是不想回到了紫凌王府,那个王府变得不仅是名字,是匾额,变得还有里面的人。

天地之间皆是白茫茫一片,温言一袭红色衣裙,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她的面前摆了一把上好的古琴,身旁的矮桌上,紫砂壶煮沸,蒸汽把壶盖顶得呼呼作响,精致的茶具里也冒着袅袅白烟。这个女人到也会享受。

院子里的梅花已经开了,开得正艳,倒与温言今天穿的衣服挺相配。因为现在是服丧期,全国上下都不能太过于热闹,衣服尽量穿素色,没想到温言这个女人竟然穿着大红色的衣裙,她走过去,折了一支红梅放在桌子上,“你不知道最近是服丧期,不能穿得太过于鲜艳。”

“那又如何?”

“总是摆弄一把古琴,从来没有见过弹过,今天弹一曲吧。”叶浮珣坐在温言的对面,一双狡黠又干净的大眼睛看向温言,她很好奇,温馨到底会不会弹古筝。

“想听吗?”说着温言素手放到琴弦上,手指轻轻地拨弄着,一道清脆的声音便传到叶浮珣废人的耳朵里,一连串的清脆的琴音便又想起。玉手轻挑银弦,双手在古琴上拨动着,声音宛然动听,有节奏,宛如天籁之音,节奏时而欢快事儿沉重,楼上房间的姑娘们听到琴音纷纷从窗户里露出脑袋,叶浮珣一开始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突然她起身,随着琴音开始翩翩起舞,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如同大地的一抹绿色,带着生机与希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