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40章 途经

嫡女归 云舒 2719 2021-09-07 00:36

别人见不得纪衍诺得太后支持,自然就看不过她被太后欢喜。

杀了她是最快的途经。

说不定还会让太后为此迁怒于纪衍诺,当然,这可能是她想多了。

只是,要怎么向纪衍诺寻求帮助?

总不能说觉得可能会有危险,让他派人守在她身边?

纪衍诺本来就怀疑她了,她这神叨叨的说法,恐怕纪衍诺会更加起疑。

叶浮珣垂下眼帘琢磨。

车厢里一片寂静。

过不多时,抵达太子府。

纪衍诺下车,大步流星往府里走,连话都没扔下一句。

叶浮珣吭哧吭哧地跳下马车,倒着腿儿追了上去:“殿下!殿下!妾身还有话要说!”

纪衍诺皱眉,停步:“闭嘴。”

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叶浮珣冲到他身边,喘着气道:“妾身有很重要的话要说。”

事关她的小命。

“说。”纪衍诺不耐。

“上次太后寿宴回来,”叶浮珣没有瞎,自然知道纪衍诺现在耐心告罄,飞快地把想法道来,“您不是说过,妾身可以提一个要求?”

纪衍诺转过身来,凝视着日光下显得尤为理直气壮的叶浮珣。

他没忘记这个承诺。

只是想不到叶浮珣会在这个时候提起,时间点掐得真是别出心裁。

“说。”

叶浮珣松了口气:“妾身想要殿下安排人保护妾身,无论在府里还是府外。”

见纪衍诺目露深思,她忙又解释道,“今天的飞刀是冲着妾身来的,妾身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如果殿下不保护妾身,妾身危在旦夕。”

“就算在府里,也不一定就绝对安全。”

连纪衍诺都有人要下毒,更何况她?

“殿下,妾身是您的人,您有义务保证妾身的人身安全。”

一口气将在马车上想好的话讲完,叶浮珣乖巧地仰头看着纪衍诺,等待他的回应。

纪衍诺如同黑曜石般晶粹的眸子闪了闪。

不错,他是答应过要给叶浮珣一个赏赐。

却想不到,叶浮珣要的是这样的赏赐。

他薄唇微掀:“期限?”

纪衍诺这是答应了?叶浮珣心一动,忙不迭地举起一个手指。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期限是一万年!

“一个月?”纪衍诺盯着眼前那根葱白柔嫩的食指,淡粉的指甲在日光下显得莹润如玉,暗忖叶浮珣为何会定下这样一个期限。

她就这么肯定,一个月内危机四伏,一个月后便能安全无虞?

“一、一年!”

什么一个月!她想要的是一万年!

可纪衍诺这么抠门,她又不敢把期限提到十年……

那就至少保证她一年的安全。

系统好像也没说最近的危机会有多长时间。

叶浮珣说完一年后,暗自后悔期限提的是不是太短了些。

纪衍诺差点没有被口水呛着。

他还琢磨着这女人为何定为一个月,哪知她竟然狮子开大口要求一年。

胆子真是肥得很!

见纪衍诺许久不说话,双眼仿佛两把小刀在她的手指上刮来刮去,叶浮珣忙收起手指,腆着笑脸。

“以殿下的英明神武,安排人暗中保护妾身的安全,别说是一年,就算是十年,百年,也一定不在话下。殿下,您说对不对?”

纪衍诺暗自握了握拳,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没有拒绝,那就一定是同意了。

叶浮珣高兴地喊了一声:“妾身谢过殿下!殿下您最厉害了!”

纪衍诺远去的背影,仿佛不自觉地踉跄了一下。

徐安疾步跟在纪衍诺身后进了书房。

临迈进书房前,他回头看了眼远去的叶浮珣,眼底闪过深深的思量。

今日茶楼时对方暗杀的目标,确实是叶浮珣。

纪衍诺半眯着眸坐在案桌之后,随手端起冷茶抿了一口,眉头微蹙:“换茶。”

那厢正准备提醒纪衍诺要不要换衣裳的徐安,话停在嘴边,忙应声道:“是的,奴才这就去给您换上新的茶。”

纪衍诺食指轻叩,薄唇抿起,眼底闪过一抹萧杀之色。

连个女人也不放过。

叶浮珣那个女人虽然看着碍眼,但到底是皇祖母欢喜之人,而且,是他的人。

在他面前杀他的人,还真是狗胆。

他的脑海又浮现叶浮珣理直气壮的面容,忍不住嗤了一声。

果然是个胆肥的女人,敢在他面前提那么多要求。

一年?

贼人若真要杀她,又怎会磨蹭上一年。

只不过,敢在他面前提条件,却是少见。

徐安飞快地送来了暖茶,觑了眼纪衍诺身上的外袍:“殿下,您看是不是先……”换个衣裳?

“本宫待处理的奏章呢?”

纪衍诺被蓦地打断了思路,略有不爽地望向徐安。

徐安被那眼神看得后背一颤,忙小步跑到一旁的柜子里取来一摞奏章:“殿下,您的奏章都在这儿,奴才早前收了起来。”

“嗯。”

纪衍诺淡哼了一声,拿起一本奏章,翻开细看。

徐安缓缓退了几步,站在桌案旁。

一双眼总忍不住在纪衍诺的外袍上打转。

殿下难道是忘了被叶浮珣抱过了?

可叶浮珣抱得那么紧,按说不能忘才是啊?

平日里被女子摸一摸衣裳都能吼着让烧了,今儿个被抱成那个样儿了,怎么反倒是没反应了呢?

真是……想不明白哪。

纪衍诺手里执着奏章,正准备静下心来看,却发现很难集中精力。

那女人明明没有功夫在身,却偏又像学了什么黏人的功夫,全身紧密地贴着他,让他甩都甩不开去。

大庭广众下,那么不要脸地抱着他。

还义正辞严地说他保护不了她。

真是。

胆肥。

纪衍诺甩了甩头,想要甩去身体对某种触感的回忆。

然而,好不容易聚集了精神,目光扫过奏章上的几行字时,一股淡淡的幽香又窜进了鼻尖。

怎么会有香味?

纪衍诺蹙眉。

好像是那女人身上的香味。

纪衍诺垂下眸子扫了眼身上的衣裳。

一定是她抱住他的时候,留在身上的味道。

这个女人,真是让人烦心。

“徐安。”纪衍诺猛地把奏章摔在桌上,站起身道,“备水。”

备……水?

徐安一时没反应过来,正准备多问一句,就见纪衍诺脸已经黑如锅底,“本宫要沐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