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九十章

嫡女归 云舒 3418 2021-09-07 00:36

“不太乐观。”淡竹说道,“雪斋已经闭门三日了,宫里的太后娘娘得知消息后,深受打击,一病不起了,夫人要不要进宫去看看。”

“过几日吧。”无寻放下茶杯,手指轻轻摩擦着手腕上的玉镯,心里不知道在计算着什么,现在洛安郡主生死不明,纪绵希又生了病,他实在分身乏术。

纪绵希透过幽暗的窗棂,看向门外的天,小小的手想要抓住那一缕阳光,听到有人推门进来,侧过头看向来人,见其高大的身影甜甜地一笑,“大师兄。”

言睿渊一愣,少年老成的眼里闪过一丝狂喜,忙走到纪绵希的床前,低着头看着她,见其笑盈盈地看着自己,良久才问道,“希儿,饿不饿?”

纪绵希伸手搂住言睿渊的脖子糯糯地说道,“饿了,我想吃风铃脆皮鸡。”

“好。”言睿渊弯身宠溺地抱起小女孩,满心归处。

“大师兄,你不是回去看言伯母了吗?怎么回来了?”言睿渊盛烫的手一顿,清冷的眸子有些诧异地看向吃的满嘴油的小女孩,随即恢复了正常,“没什么事情,就回来了。”

“哦哦哦。”小女孩一边努力地吃一边点头,而后摇摇自己的脑袋,“最近睡多了,头怎么晕晕的?”

“希儿……”言睿渊将温热的汤放在女孩的手边,说道,“你知道云天寺的大师说你什么嘛?”

“云天寺?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纪绵希一脸疑惑地问道,“难道娘亲又背着我跟哥哥偷偷出去游玩了?太过分了!”女孩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不满地说道,“我要去找娘理论!”

“没有。”言睿渊忙拉住她,笑着哄道,“你这丫头真是睡昏了头,前几日你自己跟师娘一块儿去的云天寺,你忘了?”

“我去云天寺了吗?”纪绵希一脸懵逼地看着言睿渊说道,“我怎么不记得了?这几天我不是一直待在府里吗?怎么会去云天寺呢?大师兄你是不是记错了?”

“不重要,来这个可是你最喜欢吃的。”言睿渊忙夹了一筷子菜递到她的碗里,眼里闪过一丝光芒。纪绵希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欢喜地吃了起来。

夜里,无寻为纪绵希诊过脉,忧虑地说道,“希儿她一直自责是她害死了素儿,心里接受不了,重大的打击之下,她自动地选择了忘记。”

“这样也好,有些痛苦的记忆,忘了也好。”无寻伸手给她掖掖被子,看重她熟睡的小脸,满眼心疼。

言睿渊跟纪洐诺站在她的身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待夜深时,谁也不知道小女孩曾被梦魇次次惊醒,每一次都会梦见一个巧笑倩兮的女孩,满身是血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对自己笑。

从山崖回来后,宋寒濯和无寻好似没有了交集,每次无寻去给德宁太后请安请脉,从未撞见过宋寒濯,两个人就好像约好了一般,彼此错过。

“夫人,您可有什么吩咐?”玉竹见无寻掀开了轿帘问道。无寻目光扫过热闹的街市,笑道,“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看看这热闹的街市。”目光落在到一家卖面具的小摊前,“停轿。”

无寻走到面具摊前拿起一个小白兔模样的面具笑着问一旁的玉竹,“这个好看吗?买给希儿怎么样?”

“好可爱的兔子,小姐见了一定会很欢喜的。”

“老板,这个多少钱?”

摊主精明的眼神在无寻的身上打量了一番,见其穿着虽然简单但不失高贵,立马笑道,“夫人还真是好眼光,这个三十文钱。”

“三十文钱?”玉竹立马叫道,“你抢劫呢?这个面具值三十文钱?”

“这位姑娘,这可是上好的料子做的。”摊主忙辩解道。

“好了。”无寻轻声说道,“三十文钱我买了,玉竹给钱。”

“夫人……”玉竹还想说什么,看到无寻的眼神,只好悻悻地掏出荷包,白了一眼摊主跟了上去。

“难得出来一趟,逛逛也好。”无寻一边欣喜地拿着兔子面具眼睛一边在热闹的街市上扫过,她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你看那个好不好看?”无寻指着一个摊位问道。

玉竹看着自家的主子难得有这么好的兴致,让侍卫在后面跟着,以免打扰了无寻的兴致。

“哎哟,哎哟……”在拐角处,无寻听到一个老者的躲在一个墙角处呻吟,面色痛苦,身为医者本能地走过去,问道,“老伯,您怎么了?”

见他面色苍白,嘴唇发紫伸手搭在他的脉上,却发现脉象强劲有力,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老者的脉搏,心里一惊,再看这哪儿是一个受伤的老翁,明明就是一个身体强健,并且内力深厚的中年男子,一道寒光闪过,无寻虽然敏健的闪过,胳膊上还是中了一刀,血液顺着划开的伤口流了出来。

刚才还痛苦呻吟的老者,此时手持匕首,面露凶光,对着无寻刀刀致命!一个时间整个街市变得混乱不堪,百姓们纷纷逃命,唯恐伤到了自己,这时从四面八方涌出了十几个黑衣人,

将无寻围得团团转,玉竹与几个侍卫将无寻围在中间,警惕地看着黑衣人,说道,“保护好夫人!”

“他们人太多,又都是暗卫,个个武功高强,硬拼我们没有任何胜算。”无寻捂着自己的伤口大脑飞快运转,“一会儿朝东南方向跑去,那里有是巡防步兵交接的地方,常有人在。”

这些暗卫被关旭临死前下了死命令,必须取了无寻的性命,所以下的都是狠手,招招都可以要了无寻的命,几个回合下来,侍卫死的死,伤的伤。

宋寒濯刚从宫里出来,听闻这里出了事情,连忙赶过来,在交战的人群中,果然看到了那一抹娇小的身影,一蹬马蹬,飞身落到无寻的面前,将她单手搂住,带了出来,目光里透着狠戾与杀机,冷声说道,“云厉云堂,杀!”

片刻原本热闹繁华的街市,只剩下了刀剑碰撞的声音以及刀剑刺入肉体的声音,刀光剑影之间,血染残阳。

“让本王看看你的伤。”宋寒濯剑眉微蹙,看着无寻被鲜血染红的胳膊,心疼无比。无寻毫不在意地说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你能不能长点脑子?!这些暗卫斗士都是关旭死之前下过死命令的,必取你性命,他们未除,你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上街,你是不要命了吗?还是嫌弃命太长!”无寻愣愣地看着宋寒濯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炸毛,笑道,“这不是有你吗?”

这下该换某个在边缘暴走的王爷呆在原地了,忽而傻笑了起来,“下不为例。”云堂云厉将那些暗卫全部收拾完后,就看到自家王爷就这样一副傻样子,相互看了一眼,无奈地耸了耸肩,最近他们家王爷一直怪怪的,像得了什么病一样,看来啊,能看他家王爷病的,只有眼前这个女子了。

谁也没有看到在暗处,一把喂了毒的箭簇对准了无寻,那双手轻轻一松,那把箭便朝无寻射去,宋寒濯的眸子忽然一紧,想都没有想,本能地将无寻护在自己的怀里,反身替她挡住了那一箭。

在那一箭射去宋寒濯的身体没时,仿佛一切都静止了,无寻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倒在自己的身上,将自己死死地护住,这一刻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来不及让任何人反应,无寻想也不想直接朝箭的方向甩出一根银针,直射那个人的命门,一阵毙命。

“宋寒濯,宋寒濯……”无寻看着满手的鲜红,声音里带着颤抖,“你坚持一下……”

“珣儿。”宋寒濯虚弱一笑,抚上无寻的脸,说道,“终于能替你做一件事情了。”

无寻摇摇头,说道,“我不要你替我做事情,我只要你好好的。”

“傻丫头。”

“夫人,这箭上有毒?”玉竹见宋寒濯脸色已经开始发黑,她连忙说道。

“去明月阁!”无寻果断地说道,这里距离明月阁是最近的。晚上正是明月阁生意最好的时候,守门的小厮一见到无寻,立马迎了上去,目光落在云厉7背上的宋寒濯,更是不敢怠慢。

“闭门谢客!”无寻丢下四个字,便带着云厉等人从暗门走了进去,上次自从经历了王妈妈的事情后,温言特意开了一个暗门,方便进出。

“开水热毛巾。”

无寻眉头紧锁着,看着宋寒濯插入他身体内的箭,离心脏太近了,她没有太大的把握让他活着,所以无寻迟迟不敢动手。

“怎么不动手?”宋寒濯努力保持着一丝清明,见坐在自己床边的人看着自己的后背发呆问道。

无寻声音里带着颤抖说道,“宋寒濯,我害怕。”

“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宋寒濯忍着痛,往后一看,那个小女子竟然满脸泪痕地看着自己,那双可以医白骨的纤纤玉手,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