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八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308 2021-09-07 00:36

碧落稳稳地落在了叶浮珣的面前,冷冷地看着那个戴着斗笠的人,“什么人?报上名来?”

“小阎王。”说着手里的大刀便砍向碧落,那人刀法极快,又一道闪电般砍向碧落,碧落微微闪过,有些吃力地对付这眼前的人。

大厅里的动静惊动了明月阁的其他人,楼上的姑娘纷纷跑出来,看到楼下流了一地血的王妈妈,尖叫一声,乱做一团,只听见十六香中的一个姑娘对着明月阁的打手喊道,“还不快去帮忙!”

打手们回过神来,皆冲了下去,叶浮珣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从地上爬起来,忙走到温言面前,抱起地上的温言,“阿言,阿言,你醒醒……”

明月阁的打手对于小阎王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三招之内,所有的打手都躺在地上,非死即伤,碧落一个漂亮的剑花刺向小阎王,只见他淡定地侧身,轻松地躲了过去,一掌打在了碧落的身上,使得碧落倒退了几步,喉咙一甜,秀眉微蹙,将那口鲜血忍了下来。

“伸手不错。”小阎王嘴角微微勾起,脸上的刀疤更加狰狞,之所以叫他小阎王是因为这个人在江湖上行走做事心狠手辣,但又武功高强,他想杀得人还没有杀不了的,所以人们就叫他小阎王,见了他,就如同见了阎王。

碧落不屑地冷哼一声,“小阎王,今日我就送你见阎王!”说着又提起运功,两个人打了几十个回合,碧落应对越来越吃力,这个人的武功变化莫测,碧落对付的十分吃力,渐渐地落了下风,小阎王的一个重击,碧落身子撞到了柱子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此时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要被揉碎了一般,胳膊和双腿仿佛有千金重一般,抬也抬不起来,像一只待宰的羔羊,看着小阎王一步一步地靠近自己。

叶浮珣从自己的袖子里抽出那把龙腾匕首,悄悄靠近小阎王,一步两步。

“谁派你来的?你可知道紫凌王府,今日你伤的可是紫凌王府的人,你就不怕紫凌王府报复吗?”碧落吐了一口血说道,她看着叶浮珣一步一步逼近,只能做的就是分散小阎王的注意力。

“哈哈哈,紫凌王府对于老子来说就是个屁!”小阎王大笑一声,“若是老子真是怕什么紫凌王府,就不会在这里跟你废话了,看在你身手不错的份上老子今天让你死个痛快。”说着就用大刀向碧落刺去,叶浮珣瞅准时机,将匕首刺入小阎王的右肩内,小阎王一吃痛,大骂一声,“他娘的,找死!”大力一挥,叶浮珣如同破布娃娃一般被扔了出去,撞到桌子上。小阎王拔出匕首,仿佛要吃了叶浮珣,“你竟敢偷袭老子!”说着领起叶浮珣的衣领,淫笑道,“长得倒还不错,今天老子也学一会儿采花贼,先奸后杀!”

“呸!”叶浮珣一口带血的唾沫星子吐到小阎王的脸上,“你若敢动我,不仅紫凌王府不会放过你,唐府也会将你碎尸万段!”

“臭女人,不知好歹!”

“小阎王什么时候学会欺负女人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只见门口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锦袍褐色狐狸毛领,眉间一点朱砂,眉眼如画,一头银灰色的头发让他如同天神下凡,嘴角含着三分笑,目光落到小阎王手里的叶浮珣身上,立马变得阴冷,“有没有人告诉你,女人是用来保护的。”

“你是谁?!”小阎王纳闷了,今天这个任务怎么这么不顺,三番两次有人出来搅局。

“你没资格知道我是谁?”叶修安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挂在嘴边,漆黑的眸子泛着寒意,眨眼间便来到了小阎王面前,还没有看出是怎么出的手,小阎王的胸膛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这一次他深感这个人内力的强大,他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叶修安负手而立,身形移动,如同影子一般,小阎王又中一掌,赶来的山英在一旁发出啧啧的声音看热闹,他还没有见过叶修安出手,有些同情这个小阎王,要被虐成渣渣咯。

小阎王内力受损,口吐鲜血,趁叶修安不备,扔出一个暗器,然后夺门而逃。

山英正欲要追,叶修安拦住,说道,“不用追了,传我九玄令日后江湖上若帮助小阎王者,皆是我玄霄阁的敌人。”

“是。”

“安儿。”叶浮珣撑着看向那个满头银发,一身冷气的少年,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叶修安忙上前查看叶浮珣,担忧地喊道,“姐姐……”转身吩咐山英,“传景佗。”

姐姐?山英听到叶修安的称呼,整个人都懵了,这是阁主的姐姐?他之前还给阁主出主意把紫凌王妃给绑了……叶修安,叶浮珣——都姓叶,真是猪脑子,山英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叶浮珣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她梦见了她小的时候,唐婉抱着她坐在浮笙阁里看满院子的花开,叶修安拿着网子满院子里追着蝴蝶跑,唐婉的怀抱真的很软,很香,那种淡淡的味道,让她安心,他仿佛又看到了自己在青川,青若拿着自己绣的东西去集市上换取了银两,给她买了一盒胭脂……总之这个梦很长,很平淡,叶浮珣仿佛置身在云间,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直到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呼唤,“姐姐……姐姐……”安儿再叫她,她看见安儿了,身子失重,叶浮珣猛地睁开了眼睛,打量着陌生的房间,看到床边坐着一个熟悉的少年,声音有些沙哑,“安儿…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叶修安温和一笑。

“你的头发……”叶浮珣震惊地看着满头银发的叶修安,这是她的弟弟,才两年不见,一头乌黑的青丝变成了如今满头的银发,她心疼地看着叶修安,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的弟弟变成这样。

“练功练走火入魔了,不要紧。”叶修安云淡风轻地说道,端起桌子上的粥,转移话题,“喝点粥吧。”

叶浮珣见他不愿意多说,也不再追问了,想到温言和碧落叶浮珣实在没有什么胃口,推开叶修安的手,着急地问道,“温言呢?碧落呢?还有王妈妈怎么样了?”

“看来紫凌王妃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进来,一身藏青色的衣袍,手里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刚毅的五官带着几分笑意,“王妃放心,那两位姑娘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那个青衣姑娘可能伤得重一些,一时半会醒不过来,还有那个红衣姑娘,没有内力,不会武功硬生生地受了一掌,命是救回来了,估计以后啊,可能会落下毛病,至于那个胖胖的老鸨,我去的时候,她已经死透了,大罗神仙也无力回天了。”这叫没什么大碍,两伤一亡,叶浮珣真想那一句庸医,身子一动便扯到自己受伤的地方,痛得皱起眉头,叶修安不悦地说道,“老实躺下。”叶浮珣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他不再是少年,也不再是躲在自己身后的马车孱弱的少年,而是可以独当一面,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阁主,紫凌王来了。”

“来得正好,我正想找他算账呢。”叶修安脸色一沉,一想到叶浮珣受得罪,他都想打死宋寒濯,正欲起身,叶浮珣身后拉住他的衣袖,说道,“不许动手。”

宋寒濯听到明月阁出事了,赶到明月阁的时候,那里一片狼藉,尤其是听说叶浮珣受了重伤昏迷不醒,还被人给带走的时候,一向临危不乱的紫凌王,竟然慌了神。若不是玄霄阁故意放了消息,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查到叶浮珣在朱雀街叶府。

“珣儿,怎么样了?”宋寒濯看到满头银发的叶修安,先是一愣,继而关切地问道,叶修安冷着一张脸,并不回答,右手轻翻,一把宝剑便握在手里,“我先替她教训一下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薄情汉。”

看热闹的山英听了这句话,差点一头栽倒地上,这是他那个高冷妖艳的阁主说的话,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伸手捣了捣一旁的沈誊巍,“老沈,你说咱家这位平时那么高冷,实则是个十足的姐控啊。”

沈誊巍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两个人都没有用全力去打,所以一时间难分伯仲,不过很明显可以看出宋寒濯并不想跟叶修安动手,处处让着他,几个回合下来,两个人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山英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在身上擦了擦,啃了一口,继续看热闹。

“本王只想见珣儿。”

“打赢我再说。”叶修安步步逼近,听到风声的叶浮珣,硬撑着从床上下来,由丫鬟们扶着走到现场,“都给我住手!”两个大男人,一个是一阁之主,一个是统领三军的紫凌王,此时像两个孩子一般,也不不先松手。

“咳咳咳……”叶浮珣受了风又忍不住咳了起来,这一咳,两个大男人纷纷住手,围了上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