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464 2021-09-07 00:36

轻云。”叶浮珣扬声喊守在门外的轻云,轻云应声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大动静。”

“好像是对面万花楼的李妈妈来找人?”

“万花楼?”叶浮珣的眸子一紧,在明月阁开张之前她就把万花楼的底细查了个遍,后台是京城张家,这张家是晋王的外家。

“你好生休息,我出去看看。”叶浮珣收起卖身契,大步走了出去,留下温言抬头看着床顶,她这是倒了什么霉,别人穿越都是王妃公主,她倒好,穿越到了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身上也就算了,一穿越来就被人追杀,现在连身都卖了,想着温言一把扯过被子盖在了自己的头上。

“王貂蝉!你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娘我撕了你这张臭嘴!”一个瘦高挑的中年女子,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王妈妈,凶横地骂道。

王貂蝉,这王妈妈的名字也是醉了。

“李西施!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不就是看我这明月阁生意比你那万花楼好,心生嫉妒嘛,还找什么破借口,说我们明月阁藏了你的人,我呸!老娘才不稀罕,也不瞅瞅你万花楼那些姑娘,个个长的跟鬼似的,才给我我都不要!”王妈妈肥大的身子一扭,丝毫不输阵势。

“来人!给老娘我砸!”万花楼的李妈妈褶子脸一皱,咬牙切齿地说道,“老娘今天就让你这明月阁开不下去!我倒要看看,谁敢再帮你开!”

万花楼的人还没有动,明月阁的打手已经严阵以待,两边各不相让。

“李妈妈何必动那么大的气呢?”正在两边闹得不可开交之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纷纷让出一条路来,叶浮珣带着轻云从楼上缓缓下来,白衣纸扇,风度翩翩,如同画中走出来的谪仙公子,让李妈妈不由的看呆了。

“你是谁?”

“在下就是这明月阁的东家。”一个小厮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叶浮珣的身后,叶浮珣纸扇一开,掀袍坐下,一双琉璃眸,笑盈盈地看着李妈妈,“大家都是生意人,以和为贵,有什么事情坐下来好商量,何必吹胡子瞪眼呢?”

李妈妈见叶浮珣如此好脾气,以为是怕了她,不由的仰起头,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我们万花楼的姑娘跑到你们明月阁来,我来带回去!”

“公子,不必跟这个臭婆娘多说,让人打出去便可。”王妈妈瞪了李妈妈一眼,说道。这个臭婆娘,自从她开了万花楼,不仅抢走了她的生意还抢走她的姑娘,让她开不下去,这几年来一直压在她头上作威作福,现如今她好不容易翻身,岂能再让她嚣张。

“哎,好歹李妈妈也算是明月阁的邻居,不能如此无礼。”叶浮珣端过侍女沏地茶,轻抿一口,悠悠地问道,“不知道李妈妈怎么知道这万花楼的姑娘跑到我这明月阁了?”

李妈妈一愣,随即又说道,“这青楼里的姑娘,不往青楼跑,能跑到哪儿去?”

“李妈妈此言差矣,我这明月阁的姑娘可不是李妈妈口中的青楼姑娘,轻云,你查一下有没有李妈妈所说的姑娘。”

一盏茶的功夫轻云便回来了,说道,“属下查过了,明月阁内所有的姑娘其画像姓名都已编成册,刚才属下让所有的姑娘去了后院,一一查看,并未有发现。”

“李妈妈可听到了?我这明月阁内并无万花楼的姑娘!”

“你少在这骗老娘,老娘要亲自搜!”

“李妈妈!适可而止!”叶浮珣茶杯一放,目光冷然地看向李妈妈。

李妈妈有些心虚地看重叶浮珣微冷的眸子,旁边的人附在李妈妈耳边说了几句话,李妈妈就又挺直了腰板,尖着嗓子说道,“哼,今天老娘要是搜不到人,绝不善罢甘休!来人给我搜!”

万花楼的打手们还未靠近,轻云短匕出鞘,泛着冷光的匕首已经定在了李妈妈的脖颈处,吓的李妈妈大叫一声,惊恐地看着轻云。李妈妈一受制,手下的人自然也不敢动。

“李妈妈,别乱动,我这短匕可不想眼睛,若是划伤了李妈妈,让其身亡,可不能怪我!”

叶浮珣吹了一下自己的指甲,朝李妈妈邪魅一笑,说道,“李妈妈,在下这随从脾气有点不好,让你受惊了。”话说的很漂亮,很谦和,可是轻云的匕首却没有移半分。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万花楼的李妈妈。”

“我……我……这万花楼有张大人撑腰,你要是敢动我,张大人绝对不会饶了你!”

“张大人。”叶浮珣微微一笑,如同清莲出水,没有丝毫杂陈,“听着倒是让人很害怕。”

“何人在此闹事啊!”一道声音传来,只见一个穿着四品官服的肥头大耳的大人,带着几个官兵进来,李妈妈一见,如同找到救命稻草,大呼,“费大人,救我啊!”

“大胆狂徒!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还不快束手就擒!”费大人大喝一声!这费大人可是万花楼的常客,这万花楼的莺莺姑娘可是他的心头肉,手中宝。对李妈妈自然也要上几分心。

“费大人。”叶浮珣扬声说道,“李妈妈光天化日之下,带奴闯我明月阁,饶我生意,我的随从不过是怕她伤了我,吓吓她罢了!”

“你是何人!”费大人瞪着绿豆大的眼睛看着叶浮珣。

“在下是这明月阁的东家,人唤一声重公子。”

“重公子,是吧。”费大人整了整有些发紧的官服,说道,“本官不管李妈妈有没有闯你明月阁,本官就只知道你纵凶伤人,来呀,给我拿下!”

“大胆!我看谁敢动我家公子!”轻云一脚将李妈妈踹开,飞身挡在叶浮珣的身前,“身为官员却不讲王法!”

“哼!在这里本官就是王法!”费大人十分的嚣张地说道,“来呀,还不快给本官拿下!”

李妈妈得意地看着叶浮珣,王妈妈早就吓得腿软了。

“费大人倒是好大的口气,你把皇家放在哪儿里啊。”

众人纷纷向门口望去,只见一个男子身穿一件黑色蜀锦锦衣,腰间绑着一根黑色戏童纹金带,一头乌黑光亮的头发,有着一双黝黑深邃的桃花眼,体型挺秀高颀,样貌清新俊逸。笑嘻嘻地看着肥头大耳的费大人。

叶浮珣见门口那男子眸子一敛,竟然是排行老四的秦王宋寒冥。

“你是何人?!”费大人眨着绿豆眼问道。

“大胆,见到秦王还不快行礼!”他身后的侍卫伸手透出一块象征皇家的地位的玉牌,厉声喝到。费大人一看,忙跪下那肥大的身子,跪趴在地上,“下官费务见过秦王!”

“废物。呵!”秦王呢喃了一下费大人的名字,轻笑一声,“倒是和你挺配。”

明月阁因为突然来了个王爷,跪了一地的人,秦王环视一周,抬手,说道,“都起来吧。”

费大人擦擦额头上的汗,正要起身,却听见秦王的大喝一声,“大胆费务,你身为朝廷命官却口出狂言,藐视皇室,该当何罪!”

费大人一听,又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心里懊悔死了,这明月阁惹不得啊。

“王爷,这对面万花楼的李妈妈非得说万花楼的姑娘跑到了小民的明月阁来,不由分说,闯我明月阁,饶我生意,小民原以为这费大人是个父母官,能给小民做主,但没想到,这费大人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抓小民,还望王爷为小民做主啊。”叶浮珣可不管秦王为何出现在明月阁,但是既然他想替他出头,那就正好省去了宸王的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哦?是吗?”秦王抬眸看向叶浮珣,一双黝黑的桃花眼里闪着戏谑的笑意,阅人无数,又外出游历多年的他,一眼就看出来了眼前这位白白净净的俊秀公子是个女扮男装,明眸皓齿的姑娘,不由的让他来了兴趣,“那万花楼的姑娘可当真跑到你这明月阁内来了?”

“小民已查证并无。”

“来人啊。”秦王宋寒冥扬声喊道,“费大人枉法徇私,藐视皇室,除去官命,押入大牢,等本王上报父皇后,在做处置!”

“王爷,饶命啊……饶命啊……”费大人让两个侍卫架出了明月阁,走之前还苦苦哀求,此时李妈妈早已没了刚才的嚣张,跪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这万花楼的李妈妈,带人闯他人店铺,饶人生意,罚五百两。”

“禀王爷,这李妈妈吓走了小民明月阁里的很多客人,又毁了明月阁的声誉,小民请求赔偿。”叶浮珣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讹钱的机会。

“好,你打算让她赔多少啊?”秦王本来就是刚回京,听说这明月阁甚是有趣,才带侍卫来这玩上一玩,没想到却碰到了个趣事,他对这个女扮男装又是明月阁东家的女子充满了好奇,对叶浮珣的要求自然上了心。

“来浮笙阁的客人都是京城贵公子和文人墨客,这出手自然是阔绰,方才李妈妈这么一闹,少说也得影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