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三十四章 其乐融融

嫡女归 云舒 2519 2021-09-07 00:36

“恩。”苏清欢乖巧点头。

颜如雨笑:“此生只会是你,莫要害怕失去,我一直在。”

苏清欢的心底如同吃了蜂蜜一般甜,她鼓足勇气踮起脚在颜如雨脸上亲了亲便跑开。

颜如雨望着她的背影,目露宠溺。

接下来两日,叶浮珣带着颜如雨钻进了屋子里头配解药。

弘易跟纪若白在院子里看书,跟旺财玩,苏清欢则是听了叶浮珣跟念慈的意见,将心思跟专注力放在炼香露上。

大伙儿各司其职,其乐融融。

一天一夜后,叶浮珣盯着黑眼圈将白瓷瓶交给洛富尚后边启程离开洛阳城。

洛依依服下解药,狂躁症跟毒都已解,叶浮珣特意交代要善待管家。

洛富尚给了管家一百银两作为洛依依之前随意殴打的赔偿,并且将卖身契还回,他可以在洛府继续当洛依依的管家,也可以离开洛府。

管家选择了前者,对叶浮珣万分感恩。

“老爷,叶大夫一行人已经走了。”心腹入书房。

啪嗒,洛依依手里的杯子没握住,她蹭的起身:‘颜大夫也走了?”

心腹不明所以,不知她为何要问起颜如雨,他颔首:“自然,颜大夫是叶大夫的爱徒。”

洛依依感觉心底空落落的,她缓缓坐会座位:“他们去的是什么方向。”

“京城。”心腹吐出二字,跟洛富尚对视眼。

洛富尚何其聪明,此刻他猜到了叶浮珣就是叶大夫,而京城的那位叶大夫,是王妃啊!

思此,他拍了拍胸膛,幸好幸好,他没得罪王妃!

想起洛依依之前抽了纪若白,他心底一阵后怕,急忙道:“你赶紧将洛府的一半家产都送到京城东宫,王妃手里,若是她不要,就说充入国库。”

心腹立即照做,洛依依有些不解:“爹,你何时跟朝廷要打交道了?”

“就现在!”洛富尚抚掌,眼底坚定。

叶浮珣在三天后就回到了京城。

纪若白咧嘴笑,看上去有些憨:“爹爹,要抱。”

纪衍诺语重心长道:“小白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我们抱了。”

说完他带着叶浮珣一起上马。

飞影将满脸满脸懵逼的纪衍诺抱起,忍不住打趣道:“王爷是王妃的,长安王的还是快快长大,好抱得美人归,也就有了人抱。”

纪若白若有所思,他虚攥拳:“飞影言之有理!”

飞影一个踉跄差点没摔下去,祖宗啊,他可是在开玩笑。

三日后,放榜。

颜如雨跟弘易还在静雅阁看书,他们看上去丝毫不着急。

“如雨哥哥,弘易,你们怎么还不去看榜啊。”苏清欢托着腮帮子在旁边看着淡定的他们,心中颇有些急躁,“不去,我去了。”

她刚起身就被颜如雨攥住手腕:“外边人多,挤来挤去,你莫去。”

“可是。”苏清欢还想说什么,嘴上被塞了一块糕点。

颜如雨安抚的揉了揉她的发丝:“结果已经出来,是否中已成定局,稍安勿躁。”

话虽如此,但苏清欢还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成绩,整颗心都七上八下。

弘易观她模样,忍不住打趣:“如雨兄,咱们还是现在去看成绩吧,不然小县主的午膳可吃不香啊。”

“好。”颜如雨将手里的书放下。

苏清欢高兴的站起身,挽着颜如雨的胳膊:“我想吃糖葫芦。”

“待会儿就给你买。”颜如雨宠溺望着她,从兜里掏出一块糖,剥开糖衣塞进她嘴里。

苏清欢不仅嘴甜,心底也甜滋滋。

弘易在旁边看的是羡慕不已,他悠悠叹口气:“青梅竹马互通意,果真是世间难得的情谊啊。”

“过奖过奖。”苏清欢抱拳,俏皮笑道。

三人说说笑笑出了静雅宅。

在东宫刚出发的叶浮珣也有些期待,她对颜如雨俩人的成绩十分有信心,毕竟他们都是一顶一的聪明。

榜单前水泄不通,学子们都仰头寻找自己的名字,从最后一个看起。

看到自己名字在其中的,笑得合不拢嘴,没找到的则是唉声叹气,垂头离去。

白鹭书院跟景凰书院更是分成两派,作为京城二大书院,都在暗自较劲。

“你们景凰的颜如雨怎么没来。”白鹭的一学子,名为周正的囔囔道,他左右探看都没见到人,“该不会是没中吧。”

景凰学子朱亭冷呵声:“都没看到榜单,你怎么知道没中。再说了,你们白鹭书院那经常居第一的弘易怎么没来,不会是不敢吧。”

两方争执,居高不下。

“榜首是凤溪!”不知有人惊呼,语气中透着羡慕,“是景凰书院的读书人,这凤溪乃是天才人物啊,这一出山就是榜首。”

周正跟朱亭都停了声,对望眼,朱亭有了底气,他洋洋得意道:“听到没,这榜首可是我们景凰书院的!”

“得意什么,又不是你。”周正撇撇嘴。

他们都排在后面,压根看不到自己的成绩。

朱亭听到这句话,怒火起,正当他想狠狠揍周正一圈,让他知道个好歹。

面前突然停下了两辆马车,这下来的是?朱亭瞪大了眼睛,弘易跟颜如雨竟一起来的。

他们在这里掐的死去活来,感情俩人不仅认识,还是好兄弟?

平日里,朱亭压根没见过他们两人在一起,周正也是一样。

弘易每次回静雅宅,除了刚开始那一段时间,颜如雨跟着马车来接,后面他十分熟悉路况后,便自己单独来回。

朱亭看见颜如雨跟苏清欢便迎上去,笑容满面:“如雨,清欢,你们终于来了,压根挤不进去。”

苏清欢望着乌泱泱的人头颇有些头疼,她拉了拉颜如雨的衣裳:“如雨,这怎么进去看啊。”她踮起脚尖,努力的探长脖子也未果。

颜如雨跟弘易在树底下站着,丝毫不急。

“第二名也是景凰书院的!”前方人又喊了句。

此句话将朱亭他们的心提起,都在暗地里保佑是自己书院的人。

“是谁啊。”朱亭拽住一个想要离开的读书人,快语问道。

读书人上下打量他,笑道:“是景凰书院的颜如雨,听说此人才十四岁,当真是厉害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