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七十二章 游山玩水

嫡女归 云舒 2402 2021-09-07 00:36

恶仆在后爹死后还霸占了他母亲。他母亲因为要保护他的性命,不得不从了那恶仆。但白术也只是堪堪得了一间茅草屋度日。

多亏了他母亲会写字,大概也曾是个千金小姐,才生得这么一颗七窍玲珑心的儿子来。

听闻白术的生平,纪衍诺更有兴趣了。他似乎是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到在那样一个逆境中能长出什么样的少年。

摇头苦笑,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难要过不是么

纪衍诺带着叶浮珣,在李云的指引下来到了白术的茅草屋中。

虽然是茅草屋,但是并不脏乱,除了东西少之外,看得出来主人喜欢干净。若是不说,没人想得到这是一个不良于行之人的住所。

白术生得貌美肤白,十九的年纪看起来像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但也只是那张脸显得嫩,身材倒是挺高,只是一般站不直看不出来。

但是在医生的眼里,这都很明显能看得出来了。

白术是有些营养不良,但还不算严重。

屋子里,不知道几个人都说了些什么,第二天,城主的位子就有人选了。

叶浮珣不仅短暂的治好了白术的腿,让他能站起来举行继任典礼,还给他留了药。以后让李云为白术做复健就可以了。

城主之事了了,一行人游山玩水回京。两城交好乃众望所归,城中百姓夹道欢送自不必多说。

上等檀木打造的马车渐渐驶入城门,城门的守卫看了眼后照例拦下,待坐在马车外的马夫看后,便拿出了一块羊脂白玉的玉佩。

守卫见状,眸子微微瞪大,立马跪在一侧任由马车驶入。

马车驶动时,叶浮珣刚刚醒来,

这一路上游山玩水的,即便是看看走走,她也是累得慌,在快到京城时便累得睡了过去,直到方才醒。

“什么时辰了?”叶浮珣抬手揉了揉睡得朦胧的眼,旋即问着正笔直坐着的纪衍诺。

说完,她便听到一阵热闹的声音,好奇的掀开帘子,这才发觉已经入了城。

纪衍诺放下看了一半的书,提起茶壶倒下一杯温热的茶水递到叶浮珣手中,笑意满满:“见你睡得熟,便也没有叫你。”

“约莫再过半柱香,就到府邸了。”纪衍诺摸了摸叶浮珣的乌发,嘴角含笑。

闻言这话,叶浮珣点点头,将同样睡得很熟的纪若白叫醒了,她轻轻捏了捏纪若白的脸蛋,后者睡梦中被人打扰直皱眉头,无意识的抬手就要打下捏他脸的手。

叶浮珣失笑,眼都笑弯了起来。

纪若白这才幽幽转醒,叶浮珣此刻的手都还未曾从他脸上拿开,见此他不由无奈弯唇:“娘亲这是做什么。”

“叫你起来呢,都快到家门口了还睡得像只小猪一般。”叶浮珣说完又笑了笑,俨然忘记自己也才比纪若白先醒几分钟而已。

马车内几人说说笑笑,很快马车便在一座府邸停了下来。

东宫两侧的丫鬟小厮见此,立即拿着车凳放在马车边。

纪衍诺率先下了马车,随即伸手牵着叶浮珣下来,最后才将纪若白抱了下来。

就在一行人打算进去时,有一骑着骏马的侍卫慌忙从马上跃下,只见他神色焦急,快速道:“属下见过王爷,王妃。”

话罢,侍卫连忙道:“王妃娘娘您快进宫看看吧!容妃娘娘她难产了!”

一听这话,叶浮珣惊得黑眸都睁大了几分。

“快,快进宫!”叶浮珣想也没想就道,继而吩咐着小厮快速牵来马匹,与纪衍诺二人快速进宫。

一路上快马加鞭,所以等他们到皇宫容妃住处时,也才过去两柱香的时间。

容妃现下已经非常虚弱,眼睛无神,宫女们之所以会跪在地上,也是因为容妃已经发动了七八个时辰还未生下皇子,几个稳婆也是面如死色。

容妃生不下孩子,可以说她们也是焦急的紧,若是孩子一直不出,产妇便会增加危险,届时出了什么差错,只怕是要了她们的性命也抵不过。

“娘娘因为快要临盆有些紧张,再吃食上便多添了几样大补之物,本以为会助娘娘诞下皇子,没想到竟是让皇子过于成长,是以这才生不下来。”一宫女连忙将情况说出。

叶浮珣一边查看容妃的情况,一边留意宫女说的。

她伸手摸了摸容妃鼓鼓的肚皮,随即便皱起了眉头,在这个医疗设施不齐全的古代,产妇生子本就是过一遭鬼门关。

现下容妃肚子里的孩子太大生不出,于当今的医疗情况来说,这便是绝路一条啊!

叶浮珣咬唇,容妃抿了抿口中的人参,力气却是一点点流失,她抬手晃了晃,叶浮珣见此立马伸手握住。

“阿珣我好冷啊”

容妃唇色尽失,说这话时还抖了抖手,她只觉得身子冷的慌,即便握着叶浮珣的手,依旧是冷的难受。

叶浮珣攥紧了另一只垂下来的手,看着容妃开了宫口却又生不下来的痛苦模样,她深深闭了闭眼睛,随即站起来大声道:“你们几个全部出去,剩下的几人快速给我准备干净的纱布,烈酒、剪刀、针线、还有刀和麻沸散!”

说完,宫女们立即起身去准备这些东西。

“阿容,你可信我?”叶浮珣叫唤着容妃闺阁小名,继而坚定道。

容妃向来便知叶浮珣是个有主意的主儿,此刻听到她这么说,不知为何,自己慌乱的心竟是慢慢平稳了下来。

很快,宫女们便将叶浮珣要的东西全部取来了。

叶浮珣看了眼她们,厉声吩咐:“你们也都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近来!”

话毕,宫女们全部出去,现下硕大的内殿,只剩下躺在床上的容妃与叶浮珣二人。

叶浮珣抿唇,一言不发将宫女熬好的麻沸散喂给了容妃,继而她拿着烈酒浇在刀上,随即又将刀放在火烛上,做完这些,她看向了已经麻醉过去的容妃。

在古代进行剖腹产,可谓是一项艰难的手术,没有消毒设备,没有安全措施

可现下如果不这么做,只怕容妃会一尸两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