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72章 十分俊秀

嫡女归 云舒 2450 2021-09-07 00:36

“何人?”飞影突然掌灯进屋,他大声喝道,将屋里的黑影吓得扑通跌坐在地上。

灯光照亮进屋里的人,老皇帝跟纪若白也起身,略有些不解的望着坐着的人儿。

来者并非歹徒,是一个十分俊秀的少年,约莫十一二岁,他许是第一次做这事,此时紧张到双手放紧紧握着,整个人都在发抖。

“你是何人?来此作甚。”老皇帝起身,他走至桌旁,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低头抿了口。

飞影忙护在他身后,警惕的盯着少年。

少年嘴唇蠕动,他想说话,但好半天都没发出声音。并非他是个哑巴,是实在太过于紧张,嗓子一时卡住。

飞影和在暗处的暗卫皆是进入戒备状态,他们并不会被还是孩童模样的人所迷惑。

见过战场,见过尔虞我诈,他们比谁都懂得万往往最让人掉以轻心的人或事物,最会摔跟头。

“我名为朱睿之,是距离清风客栈十里外的朱家村人。”朱睿之缓了许久才说出话,他胆怯的看了眼老皇帝,心中迅速揣度对方的身份。

毕竟,拥有这般威严又给人无形中带来压迫力量的男子,可不常见。

就算是他之前遥遥看过的县老爷,都没这么威严。

想必,定是个大官。

朱睿之如是想到,他望着老皇帝的眼眸越来越亮,甚至是带了几分期望和忐忑。

老皇帝自然是没错过他的神色变化,他看了飞影眼,后者立即会意,收回对朱睿之警惕的目光。

你可是有话要同我说。“老皇帝笑着问,他斟了一杯茶,推至到朱睿之面前的桌沿边。

朱睿之并不敢喝茶,他扑通一声跪下:“求大人救救我娘亲,今日我潜入房屋是想偷点银两。

我知我此举愧对祖先,但我娘亲实在是病入膏肓。若是再无银两救治,恐就……”

他说到后面,忍不住潸然泪下。

从他断断续续的说话中,老皇帝跟纪若白明了他的情况。

朱睿之五岁丧父,母亲因此受到打击,精神不济,后又感染上风寒,压根照顾不了他。

朱睿之反而成了养活母亲的人,小小年纪并不会家里那几亩地的农活。

只好走上乞讨偷窃之道,朱睿之也被抓过,但他年纪太小,官府几次都放了他。而且,朱睿之从来不偷普通老百姓的钱,他都是找看上去非富即贵的人下手。

白日里,老皇帝跟纪若白入住客栈之时,刚好被他看见。

出门都有婢女侍卫跟着,定是大户人家,这是朱睿之见老皇帝两人的第一印象,故而半夜起了偷钱的心思。

老皇帝听得是唏嘘不已,他微叹口气,转而看向纪若白:“小白,你觉得如何处置他为好。”

朱睿之闻言一颤,他目光转移到被自己忽略的纪若白身上,嗓子突然有些干涩。

他万万没想到,这一行人说话之人竟是一个六岁孩童。

纪若白从榻上跳下,他走至朱睿之面前,双手背到后头,面容微敛:“祖父,依我之见,这朱睿之偷窃一事,该罚。”

话音刚落,朱睿之的拳头微攥起,又悄然松开。

纪若白话锋一转:“不过念及初衷是养活其母亲,倒也是个孝子。做错了事便要承担,责罚自然是要有。”

老皇帝抚了抚白花胡子,收回欣赏的目光点头:“小白说的极是,这罚又是如何罚?”

“就罚看完这本书吧。”纪若白将手中的孙子兵法递给朱睿之,“你可认字。”

朱睿之怔愣,他没想到惩罚竟是这,他点头:“家父是在世时是教书先生,我曾跟着启蒙过。”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纪若白跟他促膝长谈,“但我娘亲曾说过,没经历过他人的境遇,永远不要站在制高点上批评别人。若我是你,恐也会偷银两,维持家里的生活。”

朱睿之闻言,眼泪瞬间掉下来。

他这一路听到最多的是指责,村里人嘲讽他把他爹的脸全丢光了,每次被一村之长从官府领回去都会被说,他不如他爹。

翌日,老皇帝跟纪若白去了朱家村。

朱睿之一进村里,四面八方的目光看过来。

“他又去偷窃了吧,这次得罪了什么人?搞不好小命都要没了”

“可不是呢,朱先生一世英明,就毁在这小子手里了。”

议论声涌入朱睿之耳旁,他紧紧咬住下唇,直到出血才松开,他攥拳平静望着村民:“我回来了。”

纪若白跟老皇帝乘坐的马车停下,听见这话,老皇帝皱眉头,他挑开车帘。

飞影跟念云急忙上前迎着。

村民们也被这突来乍到的马车吸引住,张大娘更是胆子大的上前,想要摸摸这马车。

毕竟,他们可能这一生都坐不上马车。

飞影手握住剑把,抽直怼张大娘:“退后。”

张大娘吓得一愣一愣的,她紧张的吞咽口水,连忙后退几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是老妪我越矩了,越矩了。”

一村之长也赶忙上前,赔笑道:“不知是何方贵人前来,村民们少见马车,刚实在是冒犯了。”

“无碍。”老皇帝从马车下来,随后跟着的是纪若白。

村民们眼睛都不敢眨,毕竟这眼前的祖孙两人实在是太过出色,一看便非富即贵。

就是不知道,他们是来这村子里找谁的。

纪若白左右环顾,打量这朱家村,跟所有村落一样,朱家村树木茂密,田地里处处都种着农作物。

如今正值五六月,正是西瓜快成熟之时,地里绿油油的西瓜,看的人是垂涎欲滴。

“朱睿之,你且等等我和我祖父。”纪若白牵着老皇帝,他仰头,“祖父,咱们还是先去朱睿之家,再看看这田园风光吧。”

老皇帝赞同颔首,周遭百姓却是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出来。

万万没想到,这看上去十分贵气的贵人,竟然是去朱睿之家。

张大娘这些长舌妇却是觉得,此事不是表面上那般,朱睿之向来偷鸡摸狗,虽然没偷本村人的,但肯定是偷了他人的。

不然,寡妇幼子,如何生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