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五十八章 热泪盈眶

嫡女归 云舒 2450 2021-09-07 00:36

也正因为如此,才触动了侍卫,让他起了恻隐之心。

他伸出带着老茧的大手,摸了摸纪若白的脑袋:“快走吧,我就当你已经掉下悬崖了,你离开这里,逃得远远的,不要让老爷抓到,到时候就会没事了。”

纪若白终于明白,他这是愿意放了他。

一时之间,纪若白热泪盈眶,感动不已,却偏偏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谢谢你,不,不过我暂时不想离开这里,你能不能帮我一起把嬷嬷的尸体葬了,也让我送她最后一程。”说着,纪若白直接跪在了地上。

侍卫见他可怜,最后还是同意了他,帮着他一起去乱葬岗找的嬷嬷的尸体,然后埋了。

后来,纪若白又给嬷嬷上了一柱香,在这里守了好几天以后才打算离开。

那个侍卫早就走了。

纪若白也不能一直呆在这儿,有了前几次的教训,这次他学聪明了,就连县令他也不轻易相信了。

他特意去打听,听说县里的清儒夫子十分有声望,他打算去书院投奔清儒夫子。

前几天那个侍卫留给他的干粮,他就这么就着河水吃,直到撑到了清露书院的门口,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他已经在温暖干爽的被窝里了,衣服也换成干干净净的了。

纪若白警惕的看着四周,他有些害怕自己没有在书院里。

门吱嘎——一声打开了,一个山羊胡子的老人看他醒了,抬腿两步跨过来给他把脉看诊。

“我是在哪儿?”纪若白怯生生的开口,眼睛里尽是惶恐不安。

夫子看着他,叹息的摸了摸他的头:“这里是清露书院,孩子,你怎么倒在这里了?你家大人呢?”

纪若白一听,自己费尽心思终于进到了书院,浑身的竖起的刺瞬间瓦解,只剩下属于五岁孩子的脆弱:“夫子……我……我……”

纪若白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夫子心疼的将他抱进怀中:“你怎么就流落在外面了呢,还一身的伤,来的时候连衣服都是破的。”

纪若白抽噎道:“爷爷,您是不是清儒夫子啊。”

清儒夫子看着这个孩子珠圆玉润的样子,本就喜欢的很,自然没有诓骗他:“是啊,你是怎么找来的,小小年纪还知道我。”

纪若白乖巧的看着他,眼中迷蒙着泪,但是没有直接说出来自己是谁。

“手伸出来,我再给你把把脉。”清儒夫子对纪若白越发的怜惜了,一个小小的孩子,真不知道是怎么找来的,甚至晕在了门口。

他仔细的推敲着,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捋了捋胡子。

这孩子的精气神极好,完全不像是受了很多苦难的样子,但是来时的样子也做不了假,要么就是富贵人家补得好,要么就是有目的来的,不过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目的呢,清儒夫子很疑惑。

“你是谁家的孩子,要是你不说实话,我这里也留不下你。”

纪若白一惊,急急的开口:“爷爷你不要赶我走,我是王爷和王妃的孩子。”

清儒夫子皱起眉头:“那你怎么来这里了?”

纪若白委屈了一张小脸,除了他自己的真实身份没说,被李大婶卖给人牙子,之后转去县令府后,又被富商虐待追杀等事情倾数告知。

清儒夫子越听越心惊,这么小的孩子官场上的那些人也忍心下手。

他看着小小的纪若白,眼神中隐约带着些莫名的情绪,似是怜惜又似是怨恨:“我帮不了你,但是你可以留在这里,这里是安全的。”

“夫子为何帮不了我?”纪若白追问。

“官场上的是是非非我早就看腻了,如果今日我帮你回去,恐怕清露书院明日就会消失了,孩子,你身后有着不知道多少的眼睛盯着,你就做我的徒弟吧。”清儒夫子叹息道。

纪若白点点头,没有为难夫子。

他的父亲母亲,迟早会找到自己的,只要安全,他就知足了。

纪若白光着脚下床,想给清儒夫子行礼,被一把拉住了:“不必,身份有别。”

夫子说完就走了,也没有再给纪若白什么安慰。

他想了想,既然以后是夫子徒弟的身份,那他也会做好的!

次日。

“有人学了论语吗?”清儒夫子开堂就问道。

纪若白兴致冲冲的举起手,直接将论语背完了。

一连问了几个问题,纪若白都对答如流。

清儒夫子惊喜的看着纪若白,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这次出风头,直接导致了他没有一个朋友。

叶浮珣找了纪若白五天了,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眼下一片青黑。

叶浮珣真的要绝望了,找了这么久一点点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她的儿子有没有吃的穿的,甚至死活都是未知的。

叶浮珣揉了揉眉心,喝了一口茶,她总觉得自己休息的这段时间就是错过纪若白的时候,这让她越来越焦虑了。

“王妃,你好好休息一下吧,让奴婢去找,我们轮着找好不好。”念云看着她疲惫的样子很是不认,这些天她看着都心疼死了,但是偏偏王妃还非要自己出去找,让他们睡个好觉。

西洛也是很不忍心,皱着眉:“王妃,你不能这么熬着自己,我有武功,睡不睡觉影响不大,不如就让我出去找吧。”

叶浮珣摇摇头,一双琉璃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担忧:“不了,我不找不安心。”

念云还想说什么,被西洛拦下来了,西洛抓着手中的剑,微微冲着她摇头。

念云叹了口气,还是忍下了。

“走,你们再跟我出去找吧。”叶浮珣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

念云拿起纪若白的画像,紧紧的抱在怀中。

“画像给我吧。”

细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将画拿走了,念云担忧的看着叶浮珣。

叶浮珣打开画像,轻轻的抚上纪若白的眉眼。

喃喃开口:“母子连心,我的若白,还是好好的,好好的活着。”

当初那么意气风发的王妃,如今这副模样,念云湿了眼眶,转过头不敢看。

“王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