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27章 欲哭无泪

嫡女归 云舒 2671 2021-09-07 00:36

这日后若是生了孩子,说不定有机会被封为侧妃。

只要他们好好支持二姑娘,日后的锦绣前程亦不是不可能。

老国公和国公爷这一商量,就错过了晚膳的时分。

直到他们得知纪衍诺和叶浮珣在青青阁用了晚膳,才后悔得直拍桌子。

太子竟然没有恼到直接离府,居然还留下来用晚膳了!

这是不是说明,二姑娘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得太子的心意?

是好事!

也是憾事!

憾就憾在,若然知道太子没有离府的打算,他们就该好好摆宴宴请太子用晚膳才是!

老国公和国公爷匆匆赶去青青阁时,纪衍诺早已汤足饭饱,与于羽正在对弈。

听了老国公和国公爷求见,只淡淡拒绝:“就说本宫正在与二公子对弈,晚些时候便回府,让老国公和国公爷不必费心招待了。”

言下之意就是,爷正下棋下得兴起,莫打扰。

老国公和国公爷亦是通透人,闻言便悄声回了去。

叶浮珣此时在暖阁里,正对着一副棋盘,一个头有两个大。

在她左前方的棋桌前,纪衍诺则和于羽在对弈。

她幽幽地觑了眼纪衍诺,表示不爽。

他大爷想下棋就下棋呗,为何非要丢她一个异常复杂的棋局要她背?

她现在刚吃饱饭,全身血液都聚集在胃里努力消化食物,脑子反应都比平时迟钝了不少。

看着乱七八糟的棋盘,就觉犯困。

无聊地打了个呵欠,叶浮珣托腮看着眼前的棋盘,眼前开始恍惚。

“还剩一炷香。”纪衍诺淡淡的声音传来,如同闷斧敲击她的脑袋。

叶浮珣登时醒了神。

聚精会神地看向棋盘。

一炷香后,就见纪衍诺抚掌赞了一句:“二公子的棋艺殊是不错。”

于羽笑道:“还是输了殿下一子。”

“稍等一盏茶时间,咱们再来一局。”纪衍诺颔首。

于羽自是笑着应了,乖觉地走到一旁,捧茶自饮。

纪衍诺撩袍起身,走到叶浮珣身边随手将棋局抹散:“复盘。”

复你大爷!

叶浮珣暗自腹诽,手下却是乖乖地迅速地将黑白收拢,凝神一边回忆一边复盘。

那厢于羽虽然看似认真喝茶,实则偷偷在留意叶浮珣这边的动静。

殿下该不会是在用复盘残局之法教他妹妹下棋吧?

以妹妹那怠懒的性子,哪里学得会?

复盘残局之法,可是最难的对弈教学之法,俗称盲教。

也就是说师父只不停地提供各种棋盘残局,让弟子默背复盘。

然后在复盘的过程中,自行参悟对弈之法。

这种教学方法对弟子的要求极高,据闻已经失传了近百年。

复盘残局之法涵盖的古今棋盘近百种,其中不乏珍稀残局,极为难得。

殿下他竟会复盘残局之法,还以此来教妹妹?

“今天这一局叫做七星残局。”纪衍诺的声音传来,敲醒了呆怔的于羽。

七星残局四个字撅住了他的注意力,一时没留意,竟然起身走到了棋桌旁。

棋盘上,叶浮珣已经顺利复盘成功。

看着那张七星残局,于羽嘴巴一丝一丝地张大:“殿下,复盘残局之法?”

纪衍诺看他一眼,嘴角噙笑地点了点头。

随即,他再又飞快地在棋盘上布了一局,睃了眼老大不情愿的叶浮珣:“再复一盘。”

然后起身走向另外一张棋桌:“二公子,咱们再来一局?”

于羽一脸震惊地挪了过去:“殿下,舍妹……叶良媛她那么快就复盘成功了?”

他家妹子自幼就懒,琴棋书画,女红什么的通通都不爱。

但唯一有个优点就是,记忆力绝佳。

殿下用复盘残局之法教妹妹,倒是个好办法。

只是,他怎么也料不到,妹妹居然不到一盏茶时间,就将那样的残局整个复盘出来了。

那简直是……天才。

“阿珣虽然惫懒,”纪衍诺面色平静地摆着棋子,“但记性还行。”

于羽苦笑。

真不知这是夸奖,还是嫌弃。

“让殿下多担待了。”

纪衍诺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这一盘你先下子。”

纪大魔头的心机真是无处不在!

隔了这么久还记得她在春日宴上随口胡诌的话。

那次她被何良娣诓骗上了船,遇上了酒醉男子意欲轻薄于她,情急之下用了迷烟弹将船上的人迷倒。

事后纪衍诺追问时,她便说迷烟弹是于羽所给。

彼时,纪衍诺根本没有起疑就放过了她。

哪知人家根本不是没有起疑,而是没有机会证实才先晾着她!

真正的招儿在今天呢!

我去!

所以说,不能得罪纪大魔头,根本就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呜呜。

叶浮珣欲哭无泪。

“怎么?难道不是二公子给阿珣的迷烟弹么?”纪衍诺不紧不慢地下了一子,随口问道。

于羽收回了眼神,一脸紧张:“抱歉,殿下。只是一时担心阿珣,想知晓她究竟在怎样紧急的情况下才用上了给她的迷烟弹?”

纪衍诺抿了抿薄唇,简单地将当日的情况讲了一遍。

“该处置之人都已经处置了,二公子无需忧心。”

于羽轻轻地吁了口气:“多谢殿下对阿珣的关照。”

离开国公府时,天色已经是漆黑一片。

弯月伴着七八颗残星照映着大地,叶浮珣坐在马车里,撩帘往外看了眼,又索然无趣地放下了帘子。

黑漆漆的,没什么看头。

而且,被纪大魔头用那什么“复盘残局之法”折磨了小半个晚上,现在脑袋又涨又疼。

抬眼看了看目光平视前方的纪衍诺,叶浮珣打破了车厢里的寂静:“殿下觉得妾身哥哥怎么样?”

从今天在国公府里,纪衍诺一直让于羽作陪来看,似乎对他印象不错。

以纪大魔头的性格,根本不是愿意做表面功夫的人。

像国公府世子,据说纪衍诺只和他说了两句话,就再没多理一下。

“胸有乾坤,能屈能伸,知进退。”纪衍诺眯了眯眼。

于羽这个人颇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尤其是与他对弈了一夜,更加深了对他的了解。

见棋如见人。

虽然午后宴席上,于羽每一处都让着国公府世子,但言谈间显得不卑不亢,毫无一丝庶子的卑微之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