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七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99 2021-09-07 00:36

“青若姐姐,轻云姐姐,你们来了。”筝儿端着一个药罐,看见青若和轻云两个人十分欣喜,忙走过去福身行礼。看见凌安郡主,筝儿见其穿着不凡,又带两个丫鬟,自知不是一般人,也福身行了个礼,凌安郡主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四小姐病了?”青若皱着眉头问道,看筝儿脸色也不太好,眼睛哭得红红的。也不再和凌安郡主纠缠,抬腿便往菡院走去。

凌安郡主何时受人如此怠慢,凤目圆瞪,“舞儿,奴儿,给本郡主教训她们!”

青若脚步一顿,微微侧身,眼里闪过一起不耐烦,拉起一旁有些怯怯的筝儿,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径直往前走。

这一个动作无疑是惹怒了凌安郡主,不待两个奴婢出手,她腰间的鞭子已经出去了,只是还未碰到青若,轻云便稳稳地抓住了她的鞭子,用力一拉,凌安郡主一个踉跄,鞭子便脱手飞了,身边两个奴婢见自家主子,受了欺负,纷纷出手,轻云是宋寒濯特意训练的武婢,功夫自然了得,岂是一般武婢可以比的。三招之内将两个人解决,凌安郡主见自己的人挨了打,暴跳如雷,只不过还没有出手,便被轻云点了穴,动也动不了。

“你这个贱婢,你给本郡主解开!”

软鞭重新盘到腰间,轻云拍拍手,笑道,“奴婢也是迫不得已,只好委屈郡主了,时间一到,自然会解开。”

说着也不再机会凌安郡主的咒骂,脚尖轻点,朝菡院方向走去。舞儿和奴儿捂着肚子站了起来,围着凌安郡主,记得团团转。

“狗奴才,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叫人啊!”听凌安郡主这么一吼,两个奴婢被吓的一颤,舞儿忙跑去叫人。

一进菡院,青若有种再次进梅苑的感觉,此时也是寒冬腊月,菡院内的树木都已凋零,走进屋内,竟然一个炉子都没有生。

“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生炉子?”屋内和外面的温度差不多,青若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快步走到叶玿璃床前。

“如今是二小姐当家,越发的苛刻我们家小姐的吃穿用度。”

“青若姐姐。”叶玿璃脸色有些苍白地躺在床上,见青若来了,忙起身,青若扶着她坐了起来。

“可请大夫了?”

“自小姐生病后,大夫只来过一次,只说小姐只是偶感风寒,调养一下就好了,可是吃了好几天,小姐的身子却一直不见好。”

青若伸手掖了掖被角,环顾四周,只见筝儿一个丫鬟,蹙眉问道,“其他丫鬟呢?”

“都走了。”叶玿璃轻咳几声,筝儿忙倒了一杯茶,愤愤地说道,“都是一些眼皮子浅的东西,见小姐没了掌家权,二小姐又有意为难,便纷纷找借口走了!亏小姐平日里待她们不薄。”

正说着,轻云走了进来,听了筝儿的话,便接过话茬,“回头再选几个忠心的丫鬟过来。”说着走到叶玿璃床前,安慰道,“四小姐请放心,王妃自会给你讨回公道。”

“凌安郡主解决了?”

“点了穴道,一时半会闹不起来。”轻云搓搓手,见屋里一个火炉都没有,心生疑惑,王妃出嫁之前,将大半个叶府的嫁妆都给了四小姐,这四小姐如今的日子怎么过的如此凄惨,“四小姐,屋子里怎么一个火炉都没有?”

“自从二姐从新掌权,把姐姐留给我的嫁妆一并要了去,如今她说府里不比往常,能省就省。”

“哟,我当哪里的贵客来了,原来是两个丫鬟啊。”一声娇笑从院外传来,异常刺耳,听得青若和轻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只见叶金玉穿着浅淡的橙红颜色长袭纱裙纬地,外套玫红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的兔子绒毛,一条橙红色段带围在腰间中间有着镶嵌着一块上好的和田美玉在段带左侧佩带有一块上等琉璃佩玉佩挂在腰间,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挽成了坠月簪在发箕下插着一排挂坠琉璃帘,更显妩媚雍容,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殊璃清丽的脸蛋上挂着满眼的讥讽,失了她原来的美。

叶金玉捂着小巧的鎏金刻画小手炉,满脸嫌弃地看着叶玿璃等人,身后的丫鬟搬了一个凳子放在她身后,她却尖叫着踢开,“混账奴才,本小姐的新衣服,岂能坐这么脏的凳子!”

“三姐,若是嫌这里脏,大可离去。”

“哟~”叶金玉阴阳怪气地说道,“平时可怜巴巴的,来了两个丫鬟就觉得有依靠了,说话都硬气了不少啊。哼,要是大姐真的心疼你,她怎么自己不来接你回宸王府住啊,就派两个丫鬟来打发你啊。”

“三小姐,我家王妃特意吩咐过,四小姐若是在叶府受了任何委屈,奴婢都有权处理。”青若冷冷地看向叶金玉,“奴婢倒想问问三小姐,屈尊降贵这菡院有何贵干啊?”

“混账?你一个奴婢,也敢这么对本小姐说话吗?宸王府就这么教你规矩的吗?!”

“宸王府的规矩,三小姐恐怕一辈子都领略不到了。再者,要不是顾及丞相大人的面子,王妃早就把四小姐接走了,岂能留在这里让你们糟蹋。若是三小姐没事,就请回吧。”青若安抚地拍了拍叶玿璃的手,抬眸看向叶金玉,淡淡地说道,“回头奴婢还要去拜见老夫人和二小姐。”

叶金玉还想说什么,轻云拿出软鞭,依靠在一旁,低头摩擦着,叶金玉冷哼一声,正准备转身走,迎面一鞭子抽到了她的脸上,疼得她大叫,“哪个不长眼的,敢抽本小姐!”

屋里的人一愣,这鞭子绝对不是轻云的,只见一个红色的身影闪了进来,受了鞭子叉着腰,怒瞪着轻云,“你敢点本郡主的穴!”

被人扶起的叶金玉脸上火辣辣的疼,看清来人,便气得跳脚,“来人啊!来人啊!把这个贱妇给本小姐拖出去乱棍打死!”

方才凌安郡主穴道一解开,便气冲冲地朝菡院走来,远远的看见有一个身影在菡院门口,她以为是叶玿璃,一鞭子过去,抽在了正要出门的叶金玉脸上。

“你是谁?”凌安郡主受了鞭子,不解地问,丝毫没有抽错人的歉意,这样叶金玉更为恼火,一抹脸上还有血迹,更是哭天喊地地要找凌安郡主拼命。

瞬间,原本寂静无声的菡院,顿时热闹了起来,一旁看戏的轻云眼珠一转,走到叶金玉面前,心疼地说道,“小姐,这可是要破相的呀,王妃看见了得多心疼啊。”叶金玉摸不着头脑地看着轻云,刚才还吓唬她的轻云,怎么此时对她说话这么温柔。

凌安郡主一听轻云叫叶金玉小姐,又提到宸王妃,便认定叶金玉就是叶玿璃,那就是没有打错人,收了鞭子打量着叶金玉,颇为不屑地撇撇嘴,“长得没本郡主好看,叽叽喳喳的十分惹人烦,要脸没脸,要屁股没屁股的丑女人一个,凌信哥哥到底看上你什么了?!”

“你说谁是丑女人!”叶金玉彻底炸毛了,撸起袖子便要打凌安郡主,舞儿奴儿一见自家主子有危险,便自动地挡在了凌安郡主的前面,叶金玉的丫鬟怕自家主子受委屈,也纷纷出手。凌安郡主的鞭子抽的虎虎生威,叶金玉只好抱头乱窜,哭天喊地,丫鬟们一抓我的头发,我撕你的衣服,由于凌安郡主带的是武婢,叶金玉的人吃亏较多,轻云还唯恐天下不乱的上去凑热闹,挥指一弹,一粒石子轻轻地打在凌安郡主的麻穴处,凌安郡主手一软,鞭子脱手,叶金玉没了鞭子的威胁,扑在凌安郡主身上,对凌安郡主又踢又打。

若是有丫鬟靠近了叶玿璃的内室,轻云便一脚踢了出去。满屋子的丫鬟小姐扭成一团,发钗散落一地,乱了发髻,衣衫不整。叶云裳闻风而来,看到就这样一个场面。

“都给我住手!还不拉开她们!”挥手上几个小厮上前去拉开扭打的丫鬟们,丫鬟们一见叶云裳来了,纷纷停了手,只有叶金玉和凌安郡主,一个人的脚踢在另一个人的脸上,另一个人的手指插在一个人的鼻孔里,扭成一团,互不松手。

“你先松手!”

“本郡主就不松手,要松也是你松手!”

“玉儿!”叶云裳厉喝一声,叶金玉还是怕这个姐姐几分的,不情不愿地松了手。凌安郡主见叶金玉送了手,她也松开了。

“一个千金小姐,大打出手,成何体统!”见叶金玉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脸上还有一道血痕,嘴角处还有淤青,又是心疼又是恨铁不成钢。看见青若淡淡地站在不远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满眼看笑话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出来,“青若,你好歹也是叶府的老人了,看见小姐和郡主打架,为何不劝阻!”

青若淡淡一笑,不卑不亢地说道,“二小姐说笑了,奴婢已经随王妃嫁到了宸王府,就是宸王府的人,哪里还有管叶府的道理,要是让周姑姑知道了,有该训奴婢不懂规矩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