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30章 不敢直视

嫡女归 云舒 2589 2021-09-07 00:36

朱美人的厨艺真的非常可以,她做出来的成品,比起系统的奖品黑烧肉一点儿也不差。

叶浮珣有种挖到宝的兴奋心情。

朱美人学着叶浮珣尝了一口黑烧肉,同样是双眼发光:“姐姐,这道菜真是一绝!”

她在炮制的过程就充满信心,然而在真正品尝之后,才发现这道菜比她想象的更加完美。

“对对对!”叶浮珣顾不得聊天,又夹起了一块黑烧肉往嘴边放。

就在这时,厨房门被推了开来,两人扭头看去,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了。

纪、大、魔、头怎么来了?

叶浮珣反应快,瞬间将烧肉吞下肚子,虽说有些惋惜没法好好细品,但纪大魔头要紧。“殿下,您回来了?”

纪衍诺双手抱胸,睨了眼桌上的菜盘:“你在这里做什么?”

“在做黑烧肉!”

叶浮珣献宝地将碟子捧了过去,“殿下,妾身找到了一个菜谱,请朱美人亲自下厨,做了一道新的菜式。味道很是可以,殿下您要不尝尝?”

她二话不说地夹起一块黑烧肉往纪衍诺嘴边递了过去。

纪衍诺觑了眼眼前黑乎乎的肉,一阵浓香扑鼻而来。

他张开嘴一口咬了下去。

叶浮珣和躲在后头害怕的朱美人皆充满好奇地望向了他。

朱美人一脸失望。

殿下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喜欢这道菜。

然而叶浮珣却不这么想,她分明看到了纪大魔头眼底闪过的诧然和肯定。

“是不是特别好吃?”叶浮珣扬着笑脸追问。

朱美人躲在她身后吓得面色都白了,忙伸手揪着叶浮珣的袖子。

殿下这哪里是高兴的样子,万一觉得不好吃要责罚她们,总不能让姐姐替她去受这个罪。

不行,若是一会儿殿下真的恼了,她一定要求殿下只惩罚她一个人就好。

叶浮珣伸手按了按朱美人,感受到她的手微微颤抖。

纪衍诺睇她一眼:“不错。”

他顿了顿又问,“这道菜是否可以随时现做?”

叶浮珣拉着朱美人:“殿下,这道菜是朱美人做的。妹妹,殿下问你话呢。”

朱美人怯生生地觑了纪衍诺一眼:“可、可以的。”

纪衍诺颔首,然而目光没有在朱美人身上落,而是依旧望着叶浮珣:“跟爷来。”

叶浮珣指指自己,又看看朱美人,见纪衍诺转身离去,只得对朱美人道:“麻烦妹妹先行回去,若是有新的消息,姐姐再找你。”

朱美人自是乐得赶紧离开。

在殿下身边多待一会儿她都觉得紧张,再待下去就怕会吓软了腿摔在地上,失了仪态。

那厢叶浮珣跟在纪衍诺后头进了书房。

“殿下。”

纪衍诺抬头睇她:“刚才那道菜是你找来的食谱?”

“对呀。”叶浮珣点点头,她想了想又道,“妾身想着,这道菜可以送去宫中给太后娘娘尝尝,您觉得呢?”

以对同乡人的理解,太后娘娘一定会很喜欢这道黑烧肉,她可以拍胸脯保证!

纪衍诺嘴角勾了勾,他专程让叶浮珣进书房,就是为了说这件事,不曾想两人都琢磨到一块儿去了。

“爷让人递帖子进宫。”

出乎意料的,慈宁宫很快就有了回应,太后娘娘宣召叶浮珣隔日上午进宫觐见。

上午纪衍诺要早朝,不能一同去慈宁宫。

叶浮珣不是头一回进宫,对太后娘娘又自觉亲近,是以隔日上午去兰熙宫请了安,便独自上了马车进宫。

到了慈宁宫,有宫婢引着叶浮珣进了大殿。

太后娘娘依旧是高坐在凤椅上,满面慈爱地看着叶浮珣向她行过礼,又让人赐了座,上了香茶。

叶浮珣笑盈盈地正准备道明来意,就见太后忽地整了整面色,摆手挥退了大殿中的一众宫女。

直到殿中只剩下两人,太后才严肃了面容,看向叶浮珣:“阿珣,哀家本就想着这两天宣你进宫一趟,不料正好收到了太子送进来的帖子,实在是巧。”

叶浮珣心中微紧,一脸乖巧地问道:“娘娘,不知您是有何事要与妾身说?”

哪知却听太后慢慢开了口:“阿珣,你实话对哀家说,你喜不喜欢太子?”

虾米?

太后的话在叶浮珣耳边转了两圈,她才将将确认了太后话里的意思。

她喜不喜欢纪大魔头?

太后娘娘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问题来了?

纪大魔头这个人,单从外表来说,那真的是放在现代娱乐圈,可以秒杀所有男明星的那种。

他的英俊帅气,天生自带尊贵,让人不敢直视。

无论身材还是颜值,都是顶尖的。

但,纪大魔头可是未来燕国之君,性情暴虐,唯我独尊。

她伴他身边这么久,每一日都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哪有想过自己会不会喜欢他?

谁敢喜欢大魔头啊?

说不定被大魔头知道后,直接一掌就拍死她,冷笑道:‘爷也是你能喜欢的?嗤!’

叶浮珣幻想着那一幕,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

她胆小,苟命第一位。

太后一脸失望:“你不喜欢太子?”

“啊?”

叶浮珣回过神来,忙又摇了摇头道:“太后娘娘,不是的。妾身只是……有些怕殿下。”

太后听了这话,眼底闪过一抹了然:“那么说,你不是不喜欢太子,而是有些怕他,所以不敢喜欢他?”

叶浮珣愣了一瞬,太后这么解读,倒也没错。

遂点了点头。

太后沉吟:“既然这样,说明你心里对他是有好感的,只是他地位太高,平日里又都是生杀予夺的各种事,让你怯步不前了。”

叶浮珣眨眨眼。

太后为什么今儿个这么认真分析她对纪衍诺的想法?

“既然不是不喜欢就好,”太后以过来人的身份讲道,“哀家瞧着,你们俩倒是挺般配的。”

叶浮珣:……(呵呵,有吗?)

“你可知哀家为何突然问起这一点?”

叶浮珣乖巧摇头。

“因为上次哀家让人来给你请平安脉,”太后直言,“发现你和太子似乎尚未圆房?”

喝!

这下是真把叶浮珣吓了一跳。

太医都这么厉害吗?随便把个脉就能知道她还是不是chu子之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