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零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458 2021-09-07 00:36

轻如羽衣般的吻便细细地落在了叶浮珣的脸上,小心翼翼地如同守护一件珍世奇宝,最后落到了叶浮珣的娇唇上,反复碾转起来,两个人口津交换,宋寒濯一双大手摸索到叶浮珣衣结之处,轻轻一扯便扯开了,如同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叶浮珣娇红的脸颊,声音因为情欲而有一丝沙哑,说道,“一张地契能够换来珣儿如此主动,也是值了。”

叶浮珣羞得说不出话来,闭着眼睛,心一横,伸出一双如同玉葱般的手臂搂上了某个王爷的脖子,抬起头堵住了某个王爷想要调侃她的话,宋寒濯一愣,接着就全盘而收,有些急促地回应着,红帐内,交叠的身影,以及喘息的声音,给这个夜,添加了无数的暖意。

此时边北战场。

“报——”一个小兵从营外高喊着跑进唐宇的营帐内,单膝跪地,说道,“禀告将军,少将军带右翼军偷袭敌人阵营,结果中计,全军覆没。”

“什么?!”唐远听闻大吃一惊,厉声问道,“少将军呢?!”

“下……下落不明。”

唐远脑袋一片空白,唐筠珩自幼跟他长在军营,自年少就跟他四处征战,从没有打过败仗,怎么可能?唐远身子一软忙扶住后背的椅子,让自己努力的镇静下来。在战场上下落不明,多半没有生还的几率。

“报——”

营外又跑进来一个情报兵,单膝跪地,说道,“将军,前方五十里出现敌军。”

唐远迅速地冷静下来,他没有时间去悲伤和担忧唐筠珩的安危,尽管那个下落不明,生死不明的人是他的儿子。

“传令下去,全军戒备。”

“是!”

随后唐远站在地图面前,跟几位将军商讨着伏击地点,作战方法。

“本将军要亲自出征!”

“大将军,不可啊。”一直跟随唐家军的梁将军劝道,“少将军如今下落不明,若是大将军再出征,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这谁来指挥啊。”

此话一出,剩余的几位将军也纷纷附和,这边北塞事,一日紧过一日,军队不可一日无帅啊。

“本将军身为三军统帅自然要和战士同生死,恭荣辱,来到这儿,本将军从来没有打算活着出去。”其他属下还想劝几句,却被唐远打断了,“此事不用商议了,赵将军。”

“属下在!”一个身穿盔甲,蓄有大胡子,粗犷强壮的男子上前说道,“你负责留守营地。若有任何差池,军法处置!”

“属下领命!”赵将军抱拳说道。

“剩下的人,全部与我一块出征!”

“是!”

烽火四起,唐远穿着翎羽玄甲,虽到中年但依旧威风凛凛,手举一碗酒,慷慨激昂地说道,“将士们,你们的身后是我玄岳王朝千千万万的亲人,如今边北夷族侵我土地,踏我山河,面对国家危亡之际,唯有弑血杀敌,保我家园!杀!”一饮而下,酒碗应声而碎。

“杀!杀!杀!”士气大作,气势高昂,呼声震天。

唐远翻身跨上战马,一声令下,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出发,此次一战,只能胜不能败。国家荣辱,仅系一身。

前方的战报已经传到了朝廷,玄康帝威严地坐在龙椅之上,神情凝重,“众位爱卿,前方战事吃紧,镇国少将军在溪水战役中生死不明,宸王,晋王。。”

“儿臣在。”宋寒濯一身紫色蟒袍,与一身朝服的宋寒澄,均上前一步。

“朕命你们率十万大军,赴往边北,助唐将军一臂之力。宸王为主将,晋王为副将。”玄康帝硬声说道。

“儿臣遵命!”宋寒澄眼里闪过一丝不甘,同时也暗含了杀机。

乾元殿内。

“濯儿,咳咳咳……”玄康帝没了在朝堂上的霸气,瞬间苍老了不少,宋寒濯忙走上前去,轻拍着玄康帝的后背,又信手给玄康帝倒了一杯茶,“儿臣在。”

玄康帝气顺了,大手一挥,一旁的心腹太监张总管便托着一个檀木盘子走了过来,那黄锦缎上面放着虎符。

“虎符朕就交于给你。”玄康帝叹了一声,说道,“如今朕的身体一天不如天,京城有修儿,边关有你,朕也就是死也瞑目了。”

“有明庭在,父皇的身子定会好起来。”宋寒濯接过虎符,说道,“父皇放心,儿臣定会凯旋而归!”

玄康帝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挥手说道,“下去吧,回府跟珣儿那丫头说一声,朕有些乏了。”

玄康帝一声只有六个皇子,大皇子早逝,论才能宋寒濯是众皇子中最突出的,但是就是性子有些桀骜不驯,相比之下宋寒修性情温和却不软弱,更适合储君之位,而宋寒澄心胸太过于狭隘,只能为臣,不能为君,而宋寒冥心不在朝堂,而在江湖,至于六王爷宋寒宁身体自小便弱,一直养在佛堂。

玄康帝想自己这一生,无功绩,无过处。

“王妃,王爷回来了。”青若打着帘子进来,叶浮珣正在摆弄着一盆花,一旁的青颖给她汇报着最近铺子里的生意。

“知道了。”叶浮珣听了便放下手中的剪刀,一旁伺候着丫鬟端着洗手盆上前,叶浮珣净过手后,一转身便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这种情况虽然经常见,但是青若还是红着脸低下了头,识相地带着屋子里的丫鬟们退了出去,叶浮珣乖巧地靠在宋寒濯的怀里,笑问,“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晚啊?”

宋寒濯轻轻搂着怀里的小女人,说道,“唐筠珩溪水战役下落不明,父皇命本王和晋王率十万大军去边北。”

“表哥下落不明?!”叶浮珣微微一愣,随口说道,“不应该啊!”上一世唐筠珩只是受了很重的伤,差点死了,所以她才会把软金甲送给唐筠珩防身。

“不应该?”宋寒濯疑惑地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叶浮珣一愣,接着说道,“我是说,表哥走的时候我把软金甲送给他了,不应该会下落不明啊。”

宋寒濯含笑地揉揉叶浮珣的发顶说道,“战场上变化万千,岂是一个软金甲就能保平安的。”某个王爷又忍不住打翻醋坛子,“你把软金甲送给了唐筠珩,本王怎么办?”

“王爷武功那么高,还用着软金甲吗?再说了,王爷现在吃醋恐怕有点无理取闹吧,谁知道您会出征的。”叶浮珣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推开宋寒濯,转身坐在软榻上,说道,“我能跟你一块去吗?”

“不行,你乖乖地等本王回来。”宋寒濯欺身捏了捏叶浮珣的小脸蛋,笑道,“本王很快就会回来。”

“那得多无聊啊,我被人欺负了怎么办?”叶浮珣难得地抱着宋寒濯的腰洒家,她听到宋寒濯要出征,心里就有些不舍,上一世宋寒濯也出征了,而且还是凯旋而归,同时也带回来了那个女人。

“你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宋寒濯头枕着叶浮珣的腿,看着那张绝美的小脸,第一次感觉到了不舍,“本王走后,你要是无聊可以去宫里陪母妃,或者把东宫里那两个小东西接过来陪你玩。”

小东西,那是皇子皇孙,你这么说,你二哥知道嘛。

“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走?”

“明日。”

叶浮珣描摹着宋寒濯的轮廓,留恋地说道,“那我叫青若给你收拾东西。”

“不用怎么收拾。”宋寒濯抓住那只柔荑,用力一看,同时起身,叶浮珣就落在了他的怀里,他哑着嗓子说道,“今晚好好陪陪本王。”

叶浮珣推了推他说道,“你见过母妃了吗?”

“见过了。”说着把叶浮珣抱进了内室。

一夜缠绵。

一大早宋寒濯便起身,看着有些疲倦的小女人,昨天晚上真是太折腾她了,俯身给了她一个吻,像往常去上早朝一般,说道,“你好好休息,本王走了。”

叶浮珣睡得迷迷糊糊地,听到宋寒濯这么一说猛地醒了,一坐起来浑身疼痛,瞪了某个含笑看着她的男人,说道,“还笑!”

“好了,你好好休息,本王该走了。”

叶浮珣伸手拉住他,被子滑落,露出如玉脂般的欺负,看的某个王爷下身一紧,低头含住某个小女人的唇,一吻过后,狠狠地说道,“你这个小妖精!”

“我要去送你!”

“听话,本王不喜欢离别。”宋寒濯一身盔甲,没有了平日的桀骜不驯,多了几分威武霸气,一双漆黑淡漠的眸子里映出叶浮珣的脸,留恋地摸了摸叶浮珣的脸,轻声哄道,“乖,听话。”

叶浮珣乖巧地点点头,又躺了回去。宋寒濯又俯身烙下一个吻,转身就要离开,手便被握住,他回头,看向被子里的小女人,只见那个小女人朝她一笑,霸道地说道,“你是我的,没有的命令谁也不能伤你!”

“好。”宋寒濯一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而后大步走了出去,宋寒濯一出去,叶浮珣便叫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