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二十三章 清丽宫

嫡女归 云舒 2506 2021-09-07 00:36

丽妃的冷静一直维持到,看见自己下身那里流出了一大滩血迹,忍不住晕了过去。

东宫。

叶浮珣正在陪纪若白练字,听闻外边呼喊声,她蹙眉:“何事如此喧哗。”

“晋王妃,是丽妃身边的秋菊。”西洛朝窗外看了眼,快步回到她身边道。

叶浮珣将毛笔搁浅下:“走。”

秋菊一见叶浮珣便跪在地上:“晋王妃,求求您,救救我家主子吧。”

“有事起来再说。”叶浮珣心底咯噔声,她眼尖的看见秋菊指尖上有血迹,二话不说带上医箱,直奔清丽宫。

丽妃下腹皆是血迹,她中途醒了一次,死死攥住床单,眼泪大滴大滴掉落,浸湿了一片的床单。

皇上闻声前来,见状心疼不已,他握住丽妃的手:“丽儿莫怕。”

太医在旁边已是跪了一地,没人敢接手,按照这形势看,丽妃这孩子是保不住了啊。

她近来的圣宠令在场的太医无人敢说这句话,一个个互相推辞,气的皇上直骂废物。

“娘娘,晋王妃来了!”秋菊快步入殿,高声道:“娘娘,您千万坚持住啊。”

昏昏迷迷的丽妃听到此声竟是睁开了眼睛,她如秋波的眼如今变得委屈又担忧的看着皇上:“陛下,晋王妃医术高超,您让她试试。”

皇上急忙道好,捏了捏她的手以示安抚,他起身跟刚进来的叶浮珣来了个对面。

“皇上。”叶浮珣行礼。

皇上让开道:“珣儿莫要多礼,你赶紧看看丽妃。”

叶浮珣目光触及丽妃裙上的血迹,眼眸微眯,迅速打开医药箱。

丽妃哭着哀求叶浮珣救他那可怜的孩子。

叶浮珣见状安慰了她一会之后,丽妃的情绪才开始安定了下来。

皇上看了几眼跪在那的一群太医,便怒火冲天。

太医没敢动,皆是看了眼皇上。

“一群废物,滚出去!”皇上想吼,但又怕惊吓到丽妃,噤了声。

太医们战战兢兢起身,如同身后有猛虎般出了内殿。

里边情况严峻,叶浮珣支开颜如雨进了医疗站拿要用的东西出来,先给丽妃止血针跟保胎针等。

经过漫长时间的等待,外面的人都在窃窃私语。

太草药铺年轻点的温太医盯着内殿道:“这晋王妃一介女流,当真能将丽妃的胎保住?”

旁侧的张太医摸了摸自己花白胡子:“不好说,京城人都道晋王妃是在世华佗。”

“我可不信,民间传言可能信。”温太医不以为然。

念云在旁边听得直瞪眼,她呛道:“我家晋王妃就是厉害,不像温太医你在太草药铺好多年了,如今丽妃的胎,你不也是保不住。”

温太医噎住,他冷哼声:“太草药铺这么的太医都没办法保住丽妃娘娘的胎,她胎动至流血,等同于小产,如何能医治。”

“我家晋王妃总有办法。”说道最后,念云也有些不确定,毕竟刚丽妃裙摆的血迹,她是看清楚了。

宫中个个都是人精,这点儿消息早就传的沸沸扬扬。

在凤銮殿听闻此消息的皇后狂笑不已:“这就是她的报应!”

“娘娘慎言,若是被有心人听见,传到皇上耳边可就不好了。”嬷嬷忙劝道。

皇后涂满了红蔻指甲的手在桌上轻轻敲着:“下去吧。”

老嬷嬷眼底闪过丝忧虑,听从的退下。

半饷,清丽宫内殿终于打开,叶浮珣疲惫现身。

“珣儿,丽妃她怎么样。”皇上见她出来,立即从凳子上起来。

叶浮珣擦了擦额上的虚汗,缓缓吐出一口气:“回皇上,丽妃已是无大碍,总算是保住了,。”

温太医等人都是一脸不可置信,张太医更是双眼放光,围着叶浮珣问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丽妃跟孩子都被保住,皇上松懈,随后便查到底何原因。

叶浮珣从丽妃平日的吃食发现有下一种名为橛毒的毒药,此毒无味无色,毒性也不大,只不过会使得孕妇胎动,随后滑胎。

皇上顺藤摸瓜,发现下毒之人竟是皇后。

“娘娘,皇上有请。”德公公入凤銮殿,还是一派笑脸,令人压根看不出来者何意。

老嬷嬷心莫名扑通直跳,她忙凑到皇后身旁问:“娘娘,您最近没做什么事吧。”

皇后心神不宁,她紧紧攥着手,嘴里念叨不可能。

“娘娘!”老嬷嬷一看她这模样,还有什么不知,她安抚,“您现在先跟老奴说,老奴才好说对策,您究竟是干了何事。”

皇后回神,嘴唇蠕动:“我买通了清丽宫的宫女,给丽妃的食盒中下了橛毒。”

老嬷嬷来回踱步:“娘娘莫要自己吓自己,说不定是来问娘娘如何调养有孕之人的身子。”

“但愿如此。”皇后面上起了丝沧桑,叹气。

主仆两人一路忐忑来到了云宵殿。

皇上高坐,见她来,目光淡淡的盯着她,半饷都没说话。

“皇上。”最后还是皇后耐不住,出声问道:“您找臣妾来,究竟何事。”

皇上定定的看着她,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皇后在位,多少年了。”

皇后双膝一软跪在地上:“皇上,臣妾知错。”

“知错?你试图谋害朕的皇子,该当何罪!”皇上起身怒道,他将手中的砚台摔在地上,居高临下盯着她,“朕看你这后位做腻了!”

皇上甚至一度想到了要废后。

就在皇上提笔准备写诏书的时候,李尚书求见。

“皇上。”德公公满脸为难,不经意间看了眼皇后,李尚书是她的父亲。

皇后一听到自己父亲前来,也有了几丝的底气。

老嬷嬷在她旁边,整颗心都七上八下,她默默退后几步,心底感觉皇上的怒气恐怕只是一个开始。

“不见。”皇上没好气摆摆手,“若是来说皇后的事,让他退下吧。朕,这个皇后,废定了!”

皇后刚还有底气的脸立即垮下,她扑通跪在地上哀求:“皇上,臣妾错了,臣妾不该因嫉妒谋害丽妃的孩子。毕竟她的孩子也还在,臣妾的过错也不至于那么大。”

皇上怒极反笑:“你的意思是,若是孩子没了,你就应该废掉是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