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七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39 2021-09-07 00:36

无寻一处药域谷便看到了两匹马迎面而来,温言一身红衣身后跟着宋寒濯。

“我就知道你跑到这里来了。”温言翻身下马,小跑到无寻的面前,说道,“你说你一个大人,至于吗?”

“什么?”无寻不解地看向温言,身后的宋寒濯目光灼灼地落在她的身上。

“希儿那个丫头还是个小孩子嘛,你们母女俩生气,你一个当娘的,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了呢。”温言说道,“你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了,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劲。”

“我……”无寻特别无辜地看着温言,又看看宋寒濯,放弃了解释,说道,“我只是想过来散散心,真的没有别的事情。”

一行人回到纪宅的时候,纪绵希冲了出来,一把抱住无寻带着哭腔说道,“娘亲,我错了,你罚我抄医书吧,多少遍都可以。”

无寻笑着搂过她,促狭地说道,“真的?那就抄《本草纲目》一百遍吧。”

“这么多?!”纪绵希抬起头委屈地说道,看向无寻眼里的笑意,这才松了一口气,众人看着重归于好的母女二人笑了。

…………

无寻坐在自己的院子里和温言下着残棋一局,微风拂过,衣裙飘起,不远处纪绵希和叶艾韫还有董家的两个小少爷玩得正开心。

“希儿那丫头在京城里憋坏了,我打算带她到十里山住几天。”~无寻将一枚黑色的棋子放入局盘,局势已经非常明朗,温言气馁地将手中的棋子一扔说道,“不下了,不下了,没意思,回回都是你赢。”

“是你自己技不如人。”无寻端起一旁温度刚好地茶抿了一口,眼波微转,笑道,“少卿的棋艺可是一绝,我还真下不过他,你怎么不让他教教你啊。”

温言笑容微收,转移了话题,“我怎么不记得你在十里山有宅子啊。”

“之前紫凌王殿下从温靖侯手里讹了一座宅子,到现在我还没有去过。”无寻说道,也不揭穿温言的小心思,面对温言的坏笑,无寻也不想谈这个话题,转而问道,“程璋翼那个案子怎么样了?听说兵部尚书程士伟可是好几次在朝堂上告了御状,让大理寺彻查。”

“叶修安正在查。”温言淡淡地说道,“无非就是栽赃的小伎俩,最近也不知道他查的怎么样了。”温言看到无寻像狐狸一般的笑意,忽然发现自己又被她绕了过来,没好气地说道,“我怎么又被你绕进去了。”

“哪有。”某个女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收了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知道少卿伤过你,但是身为姐姐,我还是想为他说几句话,他心里有你,只不过不善表达,有些事情,他属于特定时间里的记忆。”无寻说道,“记忆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模糊,阿言,你是一个聪明的姑娘,有些这个时代女子所没有的智慧和眼光,你应该比我更懂的这个道理,何不选择再给彼此一个机会,让你们重新考虑一下未来呢?”

温言一杯茶见底,笑道,“你什么时候会说大道理了,放心吧,我会考虑的。”温言的目光落在了跟在纪绵希身后的叶艾韫的身上,目光变得温柔而又缠绵。他从未想过在这里开花结果,但是遇到叶修安之后一切都变了,第一次见到那个一头银发如雪的公子,清冷如玉,而又温润如玉,从此便是缠绵了一生。

天气清朗,风和日丽。一对车马缓缓停在半山腰的一座宅子前,一辆青布马车,前后跟着十余人,一个穿着褐色绸缎的老妇人由一旁的丫鬟扶着下了马车,而后对着车内恭敬地说道,“老夫人,到了。”

一位精神抖擞的老夫人从马车上走下来,抬头看着上面的匾额——挽芳苑,笑道,“看着门面还不错,这个名字倒是挺雅致。”

“老夫人您要是喜欢就多住几天,这里一年四季都有别致的景色呢。”无寻一身湖绿色的长裙,乌黑的头发高高挽起,只有一两缕头发垂了下来,填了几分随意,盈盈然的眸子含着笑意,“春有百花,虽比不上家里的后花园,但是别有一番野趣,而且这个季节油菜花可是开了漫山遍野,精致也是别有一番风趣,夏天满塘荷色,溪水潺潺,夜晚还能听到虫鸣合唱,这秋天更有趣了,您将会看到一派丰收的景象,若是您喜欢,春天种下一些种子,秋天您亲自来收,冬天嘛,万物具籁,您能听见雪落的落下的声音。”

“那哀……老身就要多住几天了。”德宁太后扶着无寻的手笑着说道,纪绵希跟着纪洐诺还有洛安郡主跟在身后,自从无寻上次生辰过后,纪绵希虽然待洛安郡主不是很亲昵,最起码不再排斥她。

这次跟来的不仅他们三个,就连宋长宁也跟了过来,只不过她在后面,稍后就赶上

这次德宁太后是微服出访,对外皆称为老夫人,挽芳苑的人一早就接到了消息,虽然不知道这位老太太的真实身份,见自家主子如此以礼相待,那身份自然就是尊贵的,谁也不敢怠慢。德宁太后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出过皇宫了,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鲜万分的,拉着无寻的手不停地问着,无寻也耐心微笑着一一解答。

不知不觉日头高挂,青画去吩咐了厨房准备晚膳,德宁太后扶着无寻的手站在一块儿高出的地方眺望,隐约看到了树木掩映下的红墙绿瓦,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无寻笑道,“我也不知道,听下人们说是一位官员的私宅。”

在玄岳王朝哪个大臣没有几座别院呢,德宁太后自然也就没有放在了心上,随口说道,“在这里有座宅子还是不错的。”

“是啊。”无寻扶着德宁太后坐下,顺势倒了一杯茶笑道,“太后娘娘,您要是喜欢,珣儿可以每年都来陪您先住一段时间。”

德宁太后听了眉开眼笑,人老了,身体自然就不济了,午膳过后,德宁太后便有些乏了,由丁姑姑扶着回去休息了。

轻云附在无寻的耳边说道,“县主,已经准备好了,那边就是关家的别院。”

“人可在里面。”无寻淡淡地问道,目光变得有些幽冷,手里的茶杯禁不住地握紧,片刻后,说道,“多派几个人照顾好小姐和洛安郡主,另外长宁公主也来了,派人去接应一下。”

“是。”轻云点头说道。

“少爷,您不能出去,老爷跟娘娘吩咐过,您不能走出这个院子。”一个丫鬟急忙拦住想要出去的关海宝。

“本少爷都快被闷气了!”关海宝一把推开那个丫鬟说道,“这荒山野岭的,哪儿里有人?除了本少爷和你们几个哪儿里有半个人影,你给我滚开!”

那丫鬟忙跪在地上,紧紧地抱住关海宝的腿说道,“奴婢不让开,娘娘吩咐过,您不能出去。”

“起开!”关海宝一脚踹到了那个丫鬟的肚子上,恶狠狠地说道,“娘娘!娘娘!少拿我姐姐来压本少爷,今天本少爷一定要出去!”

那丫鬟见拦不住,忙让一个小厮跟了上去,自己的同伴扶起她,愤愤地说道,“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平儿!”那个丫鬟低喝一声,说道,“他是主子。”

那个叫平儿的丫鬟不服地闭了口,看到身边的人脸色苍白,抱不平地说道,“就算他是主子,可是,燕儿姐姐你对他的好,他根本看不见啊,这样的主子不伺候也罢!”

“这句话要是让别人听见传到娘娘的耳朵里,小心你的脑袋。”燕儿轻咳了几声,牵动了肺部,疼得微微蹙眉,平儿撇撇嘴,扶着她进了房间。

“没想到京城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宋长宁一身淡粉衣裙,盖过脚踝,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时下最流行的发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莲花漫步在山野之间,仿佛是被放出笼的金丝雀,

“您慢一点。”身后的心腹宫女含章提醒道,一旁的含文笑道,“你就让公主好好玩儿吧,毕竟她那么久没有出来了过了。”

“万一公主伤着了,回去小心你的脑袋。”含章说道。

含文笑着吐了一下舌头,提裙追上宋长宁,“公主,含章她又欺负我。”

“你这个贱蹄子,又恶人先告状!”含章恼怒得说道,抬脚便追了上去,两个宫女闹成一团,宋长宁在一旁开心地看着,一抬眸便看到了不远处一个素衣少年,站在一株桃花树下,手中的长剑翩翩起舞,婉若游龙,一招一式都带着寒气和杀气,俊秀的脸上凝重而又清冷,宋长宁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几步,现在纪洐诺的身后不远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