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48章 听八卦

嫡女归 云舒 2647 2021-09-07 00:36

无数个反应在叶浮珣心底如同走马灯般旋转,然而就在她下定决心反抗一下的时候——

纪大魔头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弹了开去。

叶浮珣终于可以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了。

她一手按着胸口,抬眼看向往前走了几步背对着他的纪衍诺。

心跳得好快,像是不受她控制了一样。

夜华如水洒落在静谧的长廊上。

两人相隔不远地站着,彼此都在听着耳畔一声又一声激烈的心跳声。

“殿下。”

忽然,徐公公的声音打破了黑暗中的寂静,在长廊的一侧响起,“您和良娣在这里,让奴才好找。”

纪衍诺不自在地轻咳一声:“宴席可是散了?”

徐公公忙道:“回殿下,宴席已经散了,宾客们都各自散去,咱们是不是启程回府?”

“回府罢。”纪衍诺揉了揉眉头。

“殿下您的酒可清醒些了?奴才先去取碗解救汤过来?”徐安的声音略带担忧。

“不必。”纪衍诺摆手,转头走向叶浮珣。

叶浮珣抬眸看他。

纪衍诺眼神闪烁了一下,张了张嘴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你……我们回府?”

“好。”

叶浮珣点点头,跟着纪衍诺身后往前走。

又突然听到纪衍诺不自在地蹦出了一句话:“爷,醉了。”

叶浮珣愣了愣,这是对她的解释吗?

刚才那个Kiss,是因为醉了?

可早前问他的时候,明明说没醉的!

骗子!

叶浮珣内心一阵腹诽,小步跟在纪衍诺身后走着。

随伺在纪衍诺身旁的徐安暗暗掩了掩嘴。

叶良娣离开大殿不久,殿下便寻了借口跟着出来了。

一路跟着叶良娣,后来见叶良娣和合乐郡主对上,又生怕叶良娣受了欺负,专程走了出去。

殿下带着叶良娣离开合乐郡主时,还伸手示意他不要跟太近。

结果——

他虽然离得远,但还是不小心地、不小心地看到了殿下和叶良娣……

嘿嘿。

徐公公有种老怀安慰的感觉。

殿下这些年有多不容易,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后院的嫔妾全是皇后一手安排的女人,殿下根本没有起过心思。

只除了对叶良娣。

若是殿下身边能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那真是太好了。

徐公公偷偷地瞄了眼,嘴角又忍不住笑了。

瞧瞧殿下那口是心非的样子。

明明是一心想亲叶良娣,结果还推到醉酒上头去。

瞧瞧,耳根都红了。

哎哟喂。

今儿个真是个喜庆的好日子,真想去放上两串鞭炮高兴下!

待三人走到宫外的马车时,叶浮珣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

“阿裘她,”纪衍诺回想了下早前发生的事,向叶浮珣道,“与合乐郡主有些过节,所以才会跟她针锋相对。”

叶浮珣挑了挑眉,脑海里划过阿裘在大殿里说过的事,不由好奇道:“殿下,阿裘说你们三人是在齐国京城拜师学艺的,您怎么会与合乐郡主打过交道呢?”

阿裘是赵国的公主,偶尔总要回回老家,遇上合乐郡主是正常的事。

可,纪衍诺不是一直在齐国吗?

难道还去过赵国?

这才有机会遇上合乐郡主,并且让人家喜欢上他的?

纪衍诺睇她一眼:“爷去齐国做质子的头两年,自是不便离开齐国。然而后来渐渐被人淡忘,不时会跟裴坤或者阿裘出去完成师父布置的任务。”

“当然,裴坤和阿裘比爷自由,他们两人出任务的机会更多些。”

叶浮珣听得入神,不自觉地往纪衍诺身边挨近了些。

纪衍诺嘴角勾了勾,眯起眼继续道:“爷记得那一次是阿裘和裴坤回赵国完成一个任务。因为出了岔子,两人都受了重伤,师父让我赶过去帮他们。”

“爷将两人救出后,一路逃往赵国京城,在京郊一处庄子落脚疗伤。”

“那处庄子正好是合乐郡主府上的庄子,彼时她正好在庄子里小住,收留我们住下,还让大夫替阿裘和裴坤疗伤。”

叶浮珣托腮,举起手提问:“殿下,这么听来合乐郡主还曾帮过你们?”

“不错。”

那……又是怎么解下了梁子的?

叶浮珣眨眨眼,继续做一名好听众。

“一开始确实是帮了我们,”纪衍诺扯扯嘴皮,“我们在庄子里小住了几日,阿裘和裴坤的伤好了许多。然而就在我们想告辞离去的时候,她……”纪衍诺皱了皱眉,“对爷表白。”

叶浮珣倏地张大了嘴。

“那您……”

“爷自然是拒绝了。”纪衍诺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若是这个女人一脸好奇巴巴的模样,他才不愿意提这些无聊的事!

“爷您做得好!”叶浮珣见纪衍诺有不爽的倾向,立即狗腿地拍马屁。

果然,纪大魔头的神色缓和了些许。

“她还不死心,往爷的水里加了药。”纪衍诺睨了眼叶浮珣,“爷没有上当。”

喝!

叶浮珣恍然大悟。

这怕不是梁子结下了。

竟然敢设计纪大魔头!

“那你们离开庄子了吗?”叶浮珣问道。

“自然。”纪衍诺双手抱胸,“然而,她一路跟着我们进京,以散播阿裘和裴坤的传闻威胁爷就范。”

叶浮珣:……

合乐郡主还真是很敢。

在太岁头上动土,这是没死过啊。

“那您当时是怎么做的?”叶浮珣杏眼圆睁。

“不想受制于人,”纪衍诺来了教导自家女人的兴致,“你觉得该怎么做?”

叶浮珣本来不过是抱着听八卦的心听得入神,哪知纪衍诺突然变了画风,吓得她瞬间坐直了身。

无论如何,合乐郡主这么一折腾,这辈子纪大魔头都不可能会忘记当初的受制之仇!

“殿下,”叶浮珣扬着小下巴道,“不想受制于人,是否得先寻了对方的弱点将其制住?”

掐住了对方的死穴,对方自然就不能随心如意地蹦跶。

纪衍诺眼底闪过一抹赞许。

不愧是他的阿珣。

“所以,您当时找到合乐郡主的什么弱点?”叶浮珣见顺利过关,重燃八卦之心。

不过纪衍诺显然不欲多提,摆摆手道:“不值一提。那件事过去后,我们离开了赵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