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461 2021-09-07 00:36

“今个一早,宸王府便派人送来了不少好东西,小姐一会要不要去看看?”

叶浮珣拿着筷子的手一顿,继而说道,“有什么好看的。”

“小姐真不去?听说送来了不少珍珠玛瑙,绫罗绸缎呢。”青若一边说一边打量着自家主子的脸色。

“又不是没见过。”送这些东西还不如给她送一些银两来的实在,“回头你跟轻云还有王姑姑挑几件好的,自己留着,再挑几件差不多的赏个院里的丫鬟们。”

“是。”青若一听有赏喜上眉梢,伺候叶浮珣吃完饭,随口说道,“今天一早大少爷就去给老爷请安去了。”

叶浮珣秀眉一挑,笑道,“他倒是勤快。”转而吩咐青若,“这几日要时时注意那边的情况。”

“嗯,奴婢明白。”

“好了。”叶浮珣心情大好地吸了一口气,“去叫轻云,跟我出去办点事,你跟王姑姑看家。”好久没有去明月阁了,也不知道那里的生意怎么样了。

叶浮珣一身男装,带着同样是一身男装的轻云,大摇大摆地从后门出去,来到了明月阁。一进明月阁,门口的侍女巧儿见到叶浮珣,脸上一喜,“重公子,你可来了。”

叶浮珣环视一周明月阁内的情况,有不少京城贵公子,在侍女的引领下在作诗或者作画,却未见王妈妈,便问,“王妈妈呢?”

“重公子,您来了。”叶浮珣话刚落音,王妈妈油腻腻的声音便在叶浮珣身后响起,一回头,只见王妈妈肥胖的身子站在二楼的栏杆处,一看见叶浮珣,满脸的褶子就都皱到了一起,扭着她那肥胖的身躯,一扭一扭地小跑了下来。

原来叶浮珣一进明月阁便有眼力劲的小厮跑上去通知王妈妈了。

待王妈妈略带喘气的跑到叶浮珣面前的时候,脸上的白粉也掉的差不多了,“公子,您楼上请。”说着又向前一步,小声对叶浮珣说,“公子等的人到了。”

随之抬头看见叶浮珣身后的轻云,见其极为清秀,便掩嘴一笑,“哟,这位是谁家的公子哥啊,长得这么清俊?”

轻云见王妈妈涂得猩红大嘴对着自己一张一合,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后退一步,叶浮珣轻咳一声,“这本公子的随从,名唤轻云。”

“原来是轻云公子啊。”

这重公子长的白白净净,美的就像是一个女子,没想到一个随从也这么清秀。想着又朝轻云走了一步上下打量着,可这王妈妈身上那股刺鼻的胭脂味,让叶浮珣和轻云忍不住皱了皱眉,

折扇一合一开,唤回了王妈妈的注意力,只见叶浮珣挥着自己的纸扇,悠闲地上了楼,“既然本公子等的人到了,还不快给本公子带路。”

“哎,来了,公子请跟奴家来。”王妈妈自认为娇娆地对轻云一笑,挥着自己的小手帕,扭着水桶腰走在前面。

轻云看着叶浮珣和王妈妈的身影,不由的诧异,一个大家闺秀男扮女装来青楼已经有点离经叛道了,她原以为这叶小姐只不过是好奇来这青楼看看,没想到见她与这明月阁内的侍女,妈妈都那么熟,而且她是习武之人,听力极佳,刚才王妈妈对叶浮珣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这里的丫鬟妈妈对她极为尊敬,轻云压下心头的疑问随叶浮珣上了楼。

王妈妈带叶浮珣来到二楼一个较为隐蔽名唤静嘉的房间,这明月阁的房间都有名字,十六香的房间分别是以她们的名字命的名,其他的房间,大都根据诗经里的诗句,取其字,组成名字。静嘉则是出自《生民之什既醉》“其告为何,笾豆静嘉。”

叶浮珣进到房间内,只见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还在昏迷当中。叶浮珣走到床边,伸手拿起那女子的左手,掀开她的袖子,一朵红色的梨花印记印入叶浮珣的眼帘,放下那女子的手,叶浮珣低声吩咐屋子里的那个清秀的丫鬟好生伺候着,转身走出房间。

静嘉隔壁的房间,名唤柔嘉,是叶浮珣平常来明月阁处理事务的房间。叶浮珣坐在桌子旁,轻云立在一旁,叶浮珣右手食指轻点着桌面,桌子上现沏的热茶冒着袅袅白烟,看不清叶浮珣脸上真实的表情。

王妈妈见叶浮珣神情不明,大气也不敢出,低头站在叶浮珣面前。

“你怎么知道他是本公子要找的人?”青绿色的茶叶飘在水面,叶浮珣用茶盖轻轻拨弄着茶叶,声音略带清冷地问道。

王妈妈抬眸偷偷看了一眼叶浮珣,说道,“那日,这位姑娘拿着几盒胭脂来到明月阁,说是要和明月阁做个生意,奴家寻思着这不是公子要找的那个人嘛,便买下她的胭脂,但是却怎么都留不住这个姑娘,想着要去通知公子,却不知公子身居何处,昨晚不知为何,这个姑娘浑身是血的躺在后门,奴家请来大夫为其诊治。”

“受伤?”叶浮珣秀眉一皱,问道,“还有谁知道她在这里。”

“除了奴家,就是发现这位姑娘的侍女颖儿。”

“颖儿?”

“就是公子刚才在房间里看到的那个侍女。”

“嗯,让她以后跟着这个姑娘就行了。”叶浮珣转而又问道“她的伤势如何?”

“并无大碍,醒来便可。”

两个人正说着,便听见颖儿敲门的声音,轻云打开门,颖儿低头走进来,对叶浮珣微微福身说道,“公子,王妈妈,那个姑娘醒了。”

叶浮珣拿扇子的手一顿,说道,“去请大夫。”说着起身走到静嘉,只见那个姑娘半躺在床上,见到叶浮珣,便想要起身,叶浮珣忙走上去,轻按住她的肩膀,“伤势未好,还是躺着吧。”

“这是哪儿?”由于睡的太久,那姑娘声音略带沙哑。叶浮珣起身为其倒了一杯茶,递给她,回答道,“明月阁。”

“你是……”

“明月阁的主人。”叶浮珣扇子一收,朝轻云示意,轻云领意带着王妈妈退出了房间,王妈妈去招呼客人,轻云则守在门口。

“姑娘可是温家人?”

只见那女子防备的看着叶浮珣,“你到底是什么人?”

“可以救你的人。”叶浮珣转头对上那双干净的眸子,笑道,“姑娘乃是南方温家最小的庶女,名唤温言,因身有被温家人视为不详的梨花胎记,一直不为温家人所喜欢。”

温言看着叶浮珣,她脑子里的确是这些记忆,不过这是旧主的记忆,而她不是温言,最起码不是玄岳王朝的温言。

“你现在被追杀不是吗?我很好奇,你是惹了什么人,竟让人从南方一直追杀到京城。”

“你惹不起的人。”说着温言便要起身,此地不宜久留,温家人随时会追来,她可不想被抓回去嫁给一个七十多岁的色老头,可是他刚起身便扯动了伤口,又痛得坐了回去。

叶浮珣将扇子放在桌子上,拿起木盒子里的药瓶走到温言身边,打开药瓶,“说着不让你动,便不听话,把衣服脱了。”

温言听了叶浮珣的话,竟然乖乖地把上衣脱了,露出伤口,叶浮珣把白布拆开,重新给她上药,还好伤口不深,养几天便可以痊愈,“你怎么知道我惹不起呢?若是惹不起,就不会明知道你的身份,还让手下人去救你。”

“为什么救我?”温言疑惑地问,她刚才搜索了半天旧主的记忆,愣是没有找到关于眼前这个男子,不,女子的任何记忆。

“因为你有用。”叶浮珣替她包扎好伤口,好奇地问道,“你就不怕我趁机占你便宜?”

温言靠在床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大家都是女子,谈什么占不占便宜的。”

不愧是上一世可以让满堂文武失色的奇女子,一眼便识别她的女儿身,而阅女子无数的王妈妈都没有识破她的女儿身。

“我对你有什么用?”

“我这明月阁缺个管事的。”叶浮珣将装药瓶的木盒子放回原处,说道,“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你卖身给我三年,我保你从此不收温家人追杀。”

“你想让我做你明月阁的清伶儿?”

叶浮珣打量了她一眼,促狭地笑道,“你愿意但也可以啊,说不定我这明月阁日日高朋满座!”

“想得美!”温言白了她一眼,这个女扮男装的女子竟然让她放下戒备,“那你所说的卖身是什么?”

“本公子说了,这明月阁缺一个管事的。”

“你想让我管理明月阁?”

“没错。”叶浮珣笑道,“我这明月阁你应该也听说了,要不然也不会拿着胭脂来和明月阁做交易,王妈妈虽然是明月阁的老人,但是目光短浅,我缺一个可以助我把明月阁做成天下第一楼的人。”

“好,我给你卖身三年,你不仅让要让我摆脱温家人的追杀,日后还要帮我重回温家!”反正她在这里初来乍到,旧主的家族还容不下她,不如就在这明月阁内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