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19章 索然无味

嫡女归 云舒 2447 2021-09-07 00:36

京城皇宫内。

李希瑶紧张站在御书房外,等待着里面人的传唤。

“皇上,侧妃娘娘又来了。”总管太监斟茶,遂将茶端给皇上。要他说,这侧妃娘娘也是肯坚持,日日来着,只为求着皇上下道命令,让王爷早日归宫。

皇上端起茶盏,轻抿一口,片刻才道:“离秋宴,还有多少时日?”

“回皇上,还有二十余五日。”德公公恭敬的答道。

“嗯。听暗卫来报,王爷已经找到王妃了?”皇上拨弄着玉戒,淡默道,“这叶氏女有点不懂规矩了。”

叶氏女指的便是叶浮珣。叶浮珣乃王妃之尊,如此枉顾宫规,离宫数日之久,着实不妥。

德公公低头敛眉,一副什么也没有听见的模样。在这深宫里,只有管好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才能长久的活下去。

“行了,去告诉侧妃,朕知道她所求为何,让她以后别来烦朕了。王爷会在秋宴前回宫的。”皇上摆手,冷声命令道。

“是。”德公公应声道,连忙去传话。

这一道命令下去,有人欢喜有人愁。这天,怕是要随着这秋天的到来而变了。

秋风萧瑟,层林尽染。抬眼望去,枫叶已泛黄,摇摇欲坠的挂在枝干上。

纪衍诺盘坐在玉簟上,面前摆着一盘棋。棋盘上,黑棋已占据了半座江山。

飞影执白棋,额头上溢出一层薄薄的汗,思索片刻后,他将棋落下。若他没有猜错,这盘棋他已经输了,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砰——”

果然,不出他所料,纪衍诺的下一步棋将白棋牢牢的堵死。白棋被困居一隅,棋盘成为了黑棋的天下。

“主子棋艺高深,属下深愧不如。”飞影拱手说道。这棋下了一个下午了,他也被纪衍诺虐了一个下午,现在他真想和飞云换个活干,累些也好比被主子虐好。

“行了,不下了。”纪衍诺扔下手中的棋,淡声说道。与飞影下棋索然无味,他都赢了一下午了。

“他们回来了吗?”

这话问的叶浮珣他们。前些时日,叶浮珣带着纪若白又去周边的村子里义诊,当然,同去的还有景宇。

“王妃已经启程了。”飞影恭敬的说道,“一刻钟后,便能到达景氏医馆。”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纪衍诺皱眉,烦躁的摆了摆手。

飞影迟疑地看着纪衍诺,有些犹豫不决。宫里已经传来消息了,命王爷和王妃即日启程,参加秋宴。可瞧着王爷这架势,显然并没有回宫的意思。

纪衍诺双眸微眯,冷然启唇:“有什么事瞒着我,说。”

“属下不敢。”飞影连忙跪地,沉声说道,“皇上下令,命王爷您与王妃即日启程,立返京城。”

“可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这么突然呢?”纪衍诺沉思,若不是有什么紧急情况,皇上又怎么召集自己和叶浮珣回京。

“一年一度的秋宴定在了二十五日后。”飞影汇报道。

“我知道了,我会亲自去和王妃说的。”

纪衍诺蹙眉,周身气息一沉。这些日子,他已经全然习惯了江南的生活,更何况,他说过不逼迫叶浮珣回京,可如今,竟是要食言了。

一刻钟后,侍卫来报,叶浮珣一行人已经到达景氏医馆了。

“小白,先去净手,娘亲马上就回去。”叶浮珣看到了站在远处的纪衍诺,安顿好小白,朝着他走过去。

“王爷前来,是有什么事吩咐吗?”叶浮珣冷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淡漠的说道。

“你……”纪衍诺神色微顿,犹豫又迟疑,“皇上下令,让咱们即日回程。我今日来,是为告诉你一声,尽快收拾行李。”

“呵。我就知道。”叶浮珣甩袖,嗤笑道,“说好了不逼迫我的,如今倒是把皇上都搬出来了。王爷真是个言而无信的人!”

“叶浮珣,皇上的急召正在我书房摆着。”纪衍诺脸色泛青,冷喝道,“我没有骗你。”

“我怎敢质疑王爷,明日中午自会启程回京!”叶浮珣丢下这句话,愤愤然的回到了医馆内。时间紧迫,她需要安顿好医馆里的事情,可没有多余的时间跟纪衍诺争论。

叶浮珣要回京的消息不胫而走,县里的百姓都十分舍不得叶浮珣,自发的组织了中午送行的活动。

“叶神医,路上慢点,这些是我们的心意。”王嫂子代表县里的百姓,握住叶浮珣的手嘱咐道,浑浊的眼睛里泛起了泪光。

“王婶子放心好了,记着让芙妹按时吃安胎药,头一胎,需要谨慎。”叶浮珣认真的说道。

芙妹是王婶子是儿媳妇,还有2个月生产。本来说好替她接生的,现在到没有机会了。

县里的百姓淳朴热情,他们硬生生的迟了一个时辰才出发。也正是因为此时,待到天全黑了,他们也赶到客栈。

“如此,便就在此驻扎吧。”纪衍诺见天色暗沉,下令道。

众人皆没有异议。

景宇也在随行的队伍中。叶浮珣离开了江南,他自然也不会继续待在江南。

随行的侍卫很多,其中更是不缺会点火之人。

“叶浮珣,这个给你。”景宇将热好干粮递给叶浮珣,顺带坐在了她的身旁,“你先趁热吃。等会小白醒了,下一个也就热好了。”

小白毕竟是小孩子,舟车劳顿之下,很快就睡着了,现在还没有醒。

纪衍诺瞧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幕,突地觉着有些碍眼,扔下手中的干粮,走到两人面前。

“久仰景公子大名,也多谢景公子替我照顾妻子。”纪衍诺居高临下的看着景宇,冷声说道,“这是我的夫人,叶氏。”

景宇起身,不甘示弱的回瞪他。妻子这两个字听到耳中,显得格外刺耳。他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

“纪公子现在知道自己有妻子了,当日叶浮珣落水之时你又在哪里。”景宇浅笑,一副温雅如玉的世家公子模样,说出来的话确是无比的钻心。

“呵。我与夫人的私事又何须跟你这个外人解释,还请景公子自重。”

“我与叶浮珣乃是至交好友,倒不知道纪公子的自重是何意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