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六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16 2021-09-07 00:36

“璃儿妹妹,你叫我把谁带来了。”叶修安一身月白色的锦袍,显得他越发的俊朗,身后跟着一身褐色锦袍的董凌信,两个人一文一武,倒也是养眼。

“胡闹!”叶浮珣见叶修安把董凌信领进了浮笙阁,手里的棋子一扔,脸色一沉,厉声喝道,“这是内院,岂能随意领人进入,叶修安你倒越来越没有礼法了!”

“大小姐息怒,是宁远莽撞了。”董凌信忙俯首作揖,半路他遇到了叶修安,两个人儿时因为叶翰和有一些渊源,再加上叶修安前几日他那璃儿妹妹被董凌信亲自送回了府中,就动了撮合的心思。

“姐姐,是少卿的不是。”少卿是叶修安的字,现在叶修安也快十五岁了,在叶浮珣面前,称小名已经不合适了,只能称字。叶浮珣自从回来,从来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呵斥过叶修安,叶修安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虽然他信得过董凌信的人品,但他和叶玿璃毕竟是孤男寡女,而且还把他堂而皇之地领进了浮笙阁,这要是传出去,对叶浮珣和叶玿璃的名声都不好,叶修安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怎么那么粗心大意!

“今日少卿将董副将请进府中做客,一时间迷了路,误进了浮笙阁,不知者无罪。是少卿招待不周。”

一屋子的丫鬟低着头,没有一个敢搭腔的,叶修安见自家姐姐给了个台阶下,忙说道,“是少卿的错,少卿带着董副将先回去了。”

董凌信看了一眼一直低着头不敢他的叶玿璃,又看了一眼坐在上座沉着大气的叶浮珣,不得不说,这叶家大小姐还真是有气魄,不过他还是比较喜欢旁边那个像下小白兔一样的女子。

“流畅亭内风景不错,四面环水也可消暑,适合待客。”

听了此话叶修安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带着董副将去了流畅亭。

待两个人走后,叶玿璃才敢抬起头,对上叶浮珣带着点点促狭笑意的眸子,有羞赧地地下了头,叶浮珣轻笑一声,“璃儿妹妹可是怨姐姐不给那董副将面子。”

“不是的。”叶玿璃小声回道。她也知道叶浮珣是为她好,毕竟董凌信一个大男人进内院不合适。

“你明白就好。”叶浮珣理了理叶玿璃的发髻,说道,“璃儿,你要记住,身为女子要自爱,你可以为自己的幸福搏一把,但是前提是你要懂得如何保护好自己。今日是叶修安那个混小子不懂事,私自将董凌信带入了内院,若是传出去对你对我的名声都不好。”

“姐姐,这些璃儿都懂。”

“懂就好。好了,现在他们在流畅亭内,你多带几个丫鬟去吧。”这流畅亭在叶府的前院,距离叶翰良的书房很近,也是叶翰良用来招待一些文人墨客的地方,叶玿璃虽然是女眷,但是在玄岳王朝,女眷也是可以待客的,但只限于大厅和前院。

听叶浮珣这么一说,叶玿璃的脸更红了,蝇子般地嗯了一声,带着筝儿等几个丫鬟走了出去,叶玿璃一走,就没有人陪她下棋了,她无聊地拨弄了几下,便命人将棋盘收了起来,这这时青琴端着一个檀木盘子走了进来,盘子上放着云锦金丝嫁衣,笑盈盈地对叶浮珣行礼说道,“小姐,嫁衣已经绣好了,您要不要试试,看哪儿有不合身的地方,奴婢再拿去让绣娘们改。”

青若和轻云两个人上前将嫁衣展开,那嫁衣是用了上好的红色云锦绣的,金丝双层广绫大袖衫,边缘尽绣云纹鸳鸯图案,胸前以一颗赤金嵌红宝石领扣扣住。外罩是用银丝绣的孔雀展翅的模样,外罩一展,那只孔雀仿佛真的要展翅欲飞,桃红缎绣成双花鸟纹腰封上绣着裙上绣出百子百福花样,尾裙长摆拖曳及地三尺,边缘滚寸长的金丝缀。

叶浮珣伸手抚摸着那嫁衣,眼里满是温情,青若等人伺候着叶浮珣穿上嫁衣,火红的嫁衣衬得叶浮珣皮肤更加白皙,澈明亮的眼睛,弯弯的柳眉,薄薄的双唇像玫瑰花瓣般鲜嫩欲滴,长长的头发盘起,却又剩下一丝头发增添妩媚,穿上嫁衣的叶浮珣比平时许些妩媚和端庄,青琴艳羡地看着叶浮珣,“小姐,真的好美啊。”

叶浮珣嫣然一笑,伸手捏了捏青琴的小脸,笑道,“就你嘴巴甜。”

青若上下打量一番,整了整叶浮珣的衣摆,说道,“小姐这身嫁衣还真是合身。”

“如果小姐觉得合身,奴婢这就去回绣娘,不用在修改了。”

“嗯。”叶浮珣对着镜子整了整自己的发鬓,说道,“记得打赏绣娘们,这么热的天,也不容易。”

青琴应了一声,走了出去,青若等人又伺候叶浮珣把嫁衣脱了下来,刚梳妆好,青画就走了进来,“小姐,吉祥求见。”

“让她进来。”叶浮珣转身坐到榻上,看着吉祥低着头快步走了进来,见到叶浮珣忙福身行礼,“奴婢见过大小姐。”

“来浮笙阁可是有什么事情?”吉祥一般都是私下里和青若见面,很少来浮笙阁。

“昨日二小姐匆匆忙忙地从库房里取了一些贵重物品,命她的贴身丫鬟春梅拿去当了。”

“主持中馈的二妹也会缺钱花。”叶浮珣支着脑袋,笑着看吉祥,“就这点小事儿?”

“不是,大小姐,这库房里不仅有老夫人的陪嫁,还有有先夫人的嫁妆,奴婢想着二小姐从库房里不可能拿老夫人的,因为老夫人经常派人去打点,所以奴婢就大胆猜测,昨日春梅去当的物件有可能是夫人的。所以今日奴婢便趁谢姨娘睡着,特来禀告。”

叶浮珣沉思了一下,吩咐道,“轻云,你去查一下。”转而又对青若示意,青若从腰间掏出了几锭银子,放到吉祥手里,吉祥眉开眼笑地收下,对叶浮珣行礼后,高高兴兴地走了出去。

“青颖,你唐府一趟,要一份我母亲陪嫁的单子。”

美眸一沉,叶云裳你倒是单子挺大,母亲的嫁妆都敢动。

第二日,一大清早叶浮珣便带着轻云和青若去给老夫人请安,自上次叶浮珣把唐婉陪嫁的铺子庄子收了回来后,叶老夫人便一病不起,身体也是时好时坏,如今就算她再不待见叶浮珣这个孙女儿,面子上也得过去,看见叶浮珣袅袅地走了进来,强打起精神,挤出一抹笑,“珣儿来了。”转身吩咐丫鬟,“去搬个凳子过来,让大小姐坐下。”

叶浮珣挨着叶老夫人坐下,关心地问道,“祖母这几日身体可好些了?”

“一把老骨头了。”叶老夫人转着手里的佛珠,感慨道,“都半截身子埋黄土的人了。”叶浮珣笑着接过话茬,“祖母可不老,我哪里还有宸王殿下赏的一株人参,回头孙女儿让丫鬟给您送来了。”

“好孩子,有心了。”叶老夫人最喜欢的就是占小便宜,一听说叶浮珣有好东西要孝敬自己,立马眉开眼笑,顺口问道,“珣儿这么早来祖母这儿,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叶浮珣故作娇羞地低下头,笑道,“昨日舅妈那边送来了我母亲陪嫁时的单子,让珣儿来清点一下,这不一大清早便来叨扰祖母。”

叶老夫人混浊的眼珠一转,便明白了叶浮珣的意思,转身吩咐身边的老嬷嬷,“去把库房的钥匙拿来给大小姐。”唐婉的嫁妆她本来打算占为己有,但是回府后发现她这个孙女儿不同以往,几次和她交锋,皆败下阵来,叶老夫人虽然贪财但也是个人精,若是能和她这个孙女儿交好,让她这个孙女儿念着她的好,以后还要仰仗她这个宸王妃的孙女儿办事。

“那孙女儿在此谢过祖母了。”叶浮珣见青若接过钥匙,笑盈盈地对叶老夫人说,“孙女儿就不打扰祖母了,祖母好生休息。”

叶老夫人看着叶浮珣淡定的背影,不得不承认,她这个孙女儿是叶府所有女儿中的佼佼者。

到了库房,青若和轻云两个人将唐婉的嫁妆清点了一边,青若拿着礼单走到叶浮珣跟前,说道,“小姐,先夫人的嫁妆件数一件不少,不过礼单上面一共少了三件物件,一尊镶金白玉观音,一对玉如意,一对蝶翼金步摇,这些物件全部被三幅字画给代替了。”

叶浮珣一边听着青若的汇报,一边用右手手指轻点着桌面,听到外面的动静,抬眸看向轻云,笑道,“去请父亲来。”

“大姐,怎么来库房了。”叶云裳带着几个丫鬟匆匆走了进来,看见叶浮珣气定神闲地坐在字旁,品着茶,又看了一眼,叶浮珣身边握鞭而立的轻云,心里有些发虚,“这库房没有父亲的命令是不能进的,就算是妹妹我进库房也要向父亲禀报,大姐今日私自进库房,父亲知道了,恐怕会不高兴吧,还是请大姐速速离去,免得父亲知道了生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