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二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17 2021-09-07 00:36

叶浮珣轻轻一笑,顺势地坐在越贵妃软榻的下首,“看来母妃心情不错啊。”

略带一些清冷的声音在越贵妃耳畔响起,朱唇微微扬起,眼睛依旧没有睁开,慵懒地说道,“原来不是灵儿那鬼丫头,是珣儿这个魔丫头。”一旁的宫女听了越贵妃这么请假清冷高贵的宸王妃,忍不住低下头笑出声来,叶浮珣抬眸看了一眼那个笑出声的宫女,宫女吓得忙低下头。

“儿臣还以为母妃很期盼看到儿臣呢,看来是儿臣自作多情了,既然母妃没什么事儿,那儿臣就先告辞了。”说着叶浮珣整了整自己挽着的轻纱,就要起身,佯作就要抬步走,只见越贵妃睁开眼睛由宫女扶着坐了起来,笑骂道,“你个丫头真是越发没规矩了,来到本宫这连个安都不请,还没说你一句,就要走,看来是本宫宠坏你了。”

背对着越贵妃的叶浮珣灵动的眸子微微弯成月牙,眼里掩饰不住的笑意,转身又坐在了越贵妃的软榻上,挽着越贵妃的胳膊,精致的小脑袋轻轻靠在越贵妃肩膀上,撒娇说道,“儿臣这不是看母妃在休息嘛,再说了,母妃不一定想要看到儿臣。”

越贵妃宠溺地点了点叶浮珣的鼻翼,无奈地说道,“都是本宫宠坏你了。”

“母妃您和父皇……”叶浮珣抬眸偷偷打量着越贵妃脸色,话语就卡在了哪儿,只见越贵妃听到叶浮珣提玄康帝,脸色依旧,没有丝毫不悦,只听见越贵妃轻拍她的手,说道,“你呀,就不用担心本宫了,你父皇的性子本宫是最了解,过几天就没事儿了。”

“也对。”

这玄康帝向来宠爱越贵妃,视后宫如同虚设,在这后宫之中,越贵妃一枝独秀十几年,也不是没有过摩擦,不还是越贵妃当宠嘛,岂能因为一个张贵妃就轻易而改变呢,要是能改变早就改变了。

“最近有空多去一趟唐府,听太子妃说,唐老夫人最近身体不好,而镇国少将军一直也没有消息,这老夫人心中恐怕多有担忧吧。”越贵妃轻声提醒道。

这一段时间叶浮珣没有怎么去唐府,但是上一次在宸王府的宴会上,唐老夫人的身体还可以啊,一提到唐筠珩叶浮珣的笑容微收,自从唐筠珩失踪后,不管是玄康帝还是唐府都排了很多人去打听和寻找,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明。

叶浮珣点点头,便记在了心里,陪越贵妃坐了一会儿,闭口没有提想要去边北的事情,谢辞了越贵妃想留她用膳,回府换了一身男装,带着同样是男装打扮的轻云和青颖去了明月阁,侍女一见到叶浮珣来了,忙去禀告王妈妈,“王妈妈,重公子来了。”虽然京城的人都知道这明月阁是宸王妃一手创建起来的,但是在外人面前,仍然称叶浮珣一声‘重公子’。

许久不见的王妈妈依旧扭着她那肥胖的身子,迈着找碎步跑了出来,满脸褶子都皱在了一块儿,脸上的香粉比一样扑的更厚了,血红的大嘴一张一合,叶浮珣真心看着有点辣眼睛,低下头,轻咳一声,轻云皱着眉头挡在叶浮珣面前,王妈妈急刹住脚步,对着叶浮珣福身行礼,满脸堆笑道,“奴家见过宸……”

叶浮珣轻咳一声,王妈妈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立马改口说道,“奴家见过重公子。”折扇一收,双手背道身后,微微扬起那张清俊的脸,将声音故意压低加粗,说道,“王妈妈,给本公子备一间上好的房间,本公子要听听近日来明月阁的生意情况。”说着抬脚便往二楼走去,王妈妈忙应下,吩咐身边的人去泡一壶好茶,而后自己抬脚迈着小碎步,扭着水桶腰跟了上去,其实也不用王妈妈备房间,这明月阁哪儿个房间她不了解,直冲二楼温言之前的房间,叶浮珣坐在之前温言常坐的书桌前,一个侍女低头进来将一杯上好的碧螺春放在叶浮珣的面前,轻云守在门外,青颖立在叶浮珣身后,王妈妈低着头站在书桌前一米处,奈何王妈妈身上的胭脂味太重,叶浮珣又让她自己远一点。

书桌上放着近段时间的账本,叶浮珣纤手轻翻着账本,细细地看着,王妈妈立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只是因为面前坐着这位气场太过于强大了,单是淡淡地坐在哪儿里,王妈妈就能感受到她身上强烈的气息,茶杯里冒出的袅袅白烟,让叶浮珣又多了几分仙子的味道。

片刻后,叶浮珣将账本看了个七七八八,这段时间温言不在,生意明显没有以前好,但她对王妈妈也不抱太大希望,合上账本,递给了一旁的青颖,抬起头问道,“最近可有温姑娘的消息?”

“奴家先后派了几波人去找,但是依旧是杳无音信。”

叶浮珣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说道,“继续派人去找,找到了立刻派人去宸王府给本妃报信。”

“是。”正说着,叶浮珣听见门外一阵动静,黛眉微蹙,这明月阁在京城可是无人敢来砸场子,今日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轻云,发什么事了?”

一身褐色男装的轻云,推门进来,抱拳说道,“楼下有一位客人闹事。”

“闹事?”叶浮珣秀眉微挑,这倒是新鲜了,竟然有人在明月阁闹事,正看叶浮珣这几天都快无聊死了,眼里闪过一丝光亮,内里的光华满是兴趣,“这倒是稀罕事啊。”说着站起身来,兴冲冲地往门外走,轻云和青颖无奈地对视一眼,王妃那是有人闹事,又不是有人唱戏,您能别这么兴奋嘛,会让人家王妈妈压力很大的。

轻云忙跟了出去,虽然叶浮珣现在会个一招半式,但还是怕她会受伤。

叶浮珣站在二楼栏杆处往下望,只见一个身穿一件月白色锦袍,腰间绑着一根白色兽纹腰带,一头乌黑光亮的头发,有一双很好看的桃花眼,脸色白皙如同女子的男子,正在跟一旁的小厮嚷嚷道,“这不是青楼嘛,小爷我来花钱,你们出姑娘就是了,还出什么题来为难本小爷,信不信本小爷把你们这个明月阁给封了。”

一旁的小厮见其穿着不像是一般富贵人家的公子,便低头解释道,“公子,您莫生气,这是明月阁的规矩,全京城人都知道。”

“那要是本小爷不守呢。”那男子无赖地坐在一张桌子上,手中的那把画着清风明月的玉扇,轻轻地摇着。

“上一个不守明月阁规矩的人,被本公子打了个半死,扔到了大牢里,现在恐怕还没有出来呢。”叶浮珣一边说一边从楼上下来,在那男子身前站定,淡淡一笑,语气里满是威胁的意味,“公子要不要试试。”

那男子一看到叶浮珣,桃花眼里便闪出一丝光亮,看着叶浮珣满是趣味,上下打量了一番,收起扇子,抵在下巴出,小声评价道,“长得还不错,原来三哥喜欢这样的类型啊。”

叶浮珣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男子,见其眼里丝毫没有任何恶意,而是带着一种奇怪的眼光将她上上下下全部打量了一个遍,嘴里说着奇奇怪怪的话,还特别小声,忍不住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本小爷就要你来陪。”说着那男人手里的扇子指向叶浮珣,轻云瞬间将叶浮珣护在身后,满脸戒备,见其的扇子并无杀伤力,才放松下来。

一个大男人要另一个‘男人’来陪,莫不是真的有什么龙阳之好,断袖之癖吧,更何况眼前这个所谓的‘重公子’还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谁人不知这是宸王府里那位王妃,穿月白色锦袍的男子脑子坏掉了吧,竟然让宸王妃去陪他,不要命了嘛,众人一边为那男子默哀,一边看好戏,这宸王妃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公子,出门右拐穿过朱雀街然后左拐,你就会看到有一个小房间。”叶浮珣嘴巴顺溜地说了下来,说的极快,不仅让那男子一愣,更让拿着围观看戏的群众一愣,都不解的看向叶浮珣,只见那男子问出了大家的心声,“那是什么地方?”

叶浮珣邪恶一笑,慢悠悠地说道,“听说那里是龙阳之好,断袖之癖的温柔乡……”

“哈哈哈哈。”

叶浮珣清脆脆的话一落地,围观的人哄堂大笑,那男子白皙的脸庞也‘哄’的一下红了,白里透红,比女子还要娇媚几分,叶浮珣坏坏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子,笑道,“这位公子还真是真真地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呢。”

那男子从桌子上下来,挺起胸脯,梗着脖子说道,“小爷没有龙阳之好,小爷是纯爷们!”

“哦?是吗?”叶浮珣上下淡淡地打量了一下那个男子,笑道,“公子若不是有断袖之癖,怎么会点名让本公子陪呢。”说着还一副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其实有断袖之癖也不是什么大事嘛,大家都能接受,对不对,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