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43章 受用无穷

嫡女归 云舒 2574 2021-09-07 00:36

叶浮珣颔首:“你多跟常嬷嬷学着些,那些待人处事的手段,学会了对你来说受用无穷。”

小雨乖乖应是。

就在这时,常嬷嬷敲门进了屋:“小主,卢美人来了。”

卢美人?

叶浮珣脑海里浮现那日奄奄一息被人从船上运走的身影。自那日后,卢美人一直没有去兰熙宫请安,想来那一遭折腾,让她怕是受了不少罪。

她捏着手里的杯子顿了一顿:“让她进来罢。”

不多时,卢美人就跟在常嬷嬷身后进了屋。

“见过叶浮珣。”卢美人状似恭敬,实则望向叶浮珣的眼底并没有掩饰掉那股酸楚的嫉妒。

“无须多礼。”叶浮珣让小雨上了茶,“卢美人可是大好了?”

卢美人面色一僵,只觉叶浮珣是故意说这话来气她。

那一日,殿下将她一脚踢落了水,而叶浮珣在另外一艘船上,却被殿下接了过去。

两人还并肩站在船上,态度亲昵地说话。

他们可知那个时候,她正不停地想要从水里爬上船,却又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侍卫用船桨无情地推回水中?

她差一点就……没了命。

可叶浮珣不仅好好的,而且将一切罪过都推在了何良娣身上。

那一艘船与男人私通的船,本来叶浮珣也在里头的!她亲眼所见。

虽然不知为何后来会只有何良娣出了事,何良娣又为何会与叶浮珣两人一起在那艘船上出现,但……

这一定都是叶浮珣的诡计!

让殿下相信何良娣与人私通,而她自己却摘得干干净净!

“叶浮珣怕是不想我大好罢?”

这卢美人什么毛病?

听了这话,叶浮珣索性不回应了,她捧起茶,慢悠悠地喝着。

一双水眸淡淡地看向卢美人,就等着她将来意说明。

卢美人定定地看向叶浮珣:“那日叶浮珣应该看见我在殿下的船上……”想起那日的不堪,卢美人话到唇边一阵苦涩。

“亦所以,叶浮珣是如何出现在殿下的船上,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一一看在眼里。”

“哦?”叶浮珣轻轻地提了音调。

她登上纪衍诺的船时,卢美人正在水面上扑腾,虽然狼狈,但亦扑腾了不少时候,确实有可能将她登船一事看在眼里。

那个时候,怕是又气又怒吧。

只不过当时她一心让纪衍诺替她处理船舱里的事,倒是没多留意卢美人的动静。

记得徐公公去处理事情时,有人来报禀卢美人昏厥过去,她亲眼看着卢美人被人用船送走。

“那一日,叶浮珣根本不是你对太子妃所说那样,从岸边误登殿下的船,叶浮珣撒谎了。”卢美人毫不客气地指出,眼里是对叶浮珣的嘲讽。

所以,卢美人抓着她这么大一个把柄,怎么来她这里了?不是该去太子妃面前告状,才最有意义么?

叶浮珣丝毫不慌,嘴角勾着浅浅的笑意,静待卢美人继续。

那日发生的事情,她的确是向太子妃撒了谎。

但当时何良娣被打晕送去船舱里,是纪衍诺安排下去的。

也就是说,那个局是纪衍诺设的。

虽然,纪衍诺是为了她而设。

既然事关纪衍诺,她在整件事里面撒的谎就是个无足轻重的,替纪衍诺掩饰的事。

就算将整件事情摊开在太子妃面前说清楚,她也不惧。

说不定,太子妃并不想知道这一切。

毕竟,那是纪衍诺的手段。

谁知道纪衍诺知道这一切后会不会发怒?

只有卢美人这样拎不清的,才会自以为抓住了她的短处,来她这里……

威胁她还是要好处?

卢美人见叶浮珣不说话,还道她是畏惧了,遂冷笑道:“不止如此,当时在船舱里的,并不止是何良娣一个人,叶浮珣也在!你们两个人与那个酒醉的男人私通!”

“噗……”

叶浮珣这下是真没忍住,一口茶就喷了出来,忙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嘴,似笑非笑地看向卢美人。

“卢美人这话可不能乱说。当日我是否在船舱里,殿下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如若卢美人不信,大可去殿下面前问问看。”

卢美人气弱,她哪里还敢去殿下跟前理论?那日殿下的眼神,冰冷得仿佛随时要将她溺弊在湖里!

叶浮珣大抵看懂了卢美人的畏惧:“卢美人不敢去的话,我倒是不介意,陪你走这一趟。”

真不知卢美人是怎么想的,竟然误以为她和何良娣同在船舱里?

这是什么脑回路?

她要是真的和何良娣同在船舱里,能好端端地被纪衍诺接过船去?

卢美人这人,还真是,不聪明。

“你别以为殿下偏心你,你就可以颐指气使!”

叶浮珣的反应与卢美人的预料完全不符,这样卢美人不由心下慌乱,更是又急又气。

明明这么大的一个把柄落在她的手中,叶浮珣怎么能够不惧?

叶浮珣怎么还能够这样理直气壮?

如果不是那日殿下将叶浮珣接过了船去,又神色温和地和叶浮珣说话,她今日就不会拿着这个把柄来找叶浮珣。

而是直接去太子妃那里申诉,让太子妃好生处罚谎话连篇的叶浮珣了!

她到底是有些怕殿下的。

也不大明白,叶浮珣分明和何良娣都在船舱里,为什么殿下独独把何良娣送官,却没有发落叶浮珣。

可叶浮珣撒谎是事实。

这就足以让叶浮珣畏惧她将事实大白于天下,叶浮珣就只能为她所用!

只是……

为什么现在的情况却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

叶浮珣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而且还笑眯眯地要与她去殿下面前分说?

叶浮珣到底是个什么人?

卢美人心里七上八下,只脸上还是强自保持镇定:“叶浮珣要是不想我将这件事情告诸众人,最好就……”

“不妨事的。”叶浮珣笑眯眯地打断了她的话,“如果卢美人要告诸众人,尽管去,我不介意。”

“只不过,卢美人做这件事之前,最好认真思量清楚。”

叶浮珣慢悠悠地将茶盏放下,“那日卢美人看见的所有情况,殿下同样看在眼里。卢美人不妨好好想想,为什么殿下不会介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