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一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286 2021-09-07 00:36

“你怎么下床了?”无寻紧张地看着纪明南,握着他的手,责备地说道,“你出来干什么?你还要不要命了?”还责备地看了一眼淡竹,拿起桌子上的手炉递给他。

“王爷,若是您没有什么事,请离开。”无寻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这恐怕是京城第一个敢对他下逐客令的人了。

无寻也不在理会这个有些神经质的王爷,扶着纪明南走进了一旁的内室,吩咐下人搬一个火炉过来,“京城怪人还真多,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好多人都把我认成了那个什么县主,我长的很大众吗?”无寻替纪明南诊过脉后,抱怨地说道,“这地儿怪下人,等你好了我们就离开,不知道他们几个能不能把我那些药田给照顾好。”

纪明南听着熟悉的嗓音,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方才是他仿佛听见紫凌王三个字,强行醒来,如今一放松,又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状态,无寻说了半天不见他回一句,回头一看,纪明南又睡了过去,这种情况无寻早已习以为常,又往熏炉里添加了一些草药,回头看着纪明南睡得极其不安分,走过去让他睡得更舒服一些,正欲起身看看那个神经质王爷走没走,谁知纪明南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梦吟道,“珣儿……别走……”

“我不走。”也许是温柔的嗓音太过动听,也许太过于安心,纪明南紧锁的眉头渐渐松开,只不过依旧紧紧握着无寻的手,仿佛一松开她就会消失一般。

宋寒濯呆呆地看着无寻和纪明南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凄冷的笑,这个人太像他的珣儿了,太像了,让他忍不住想将她占为己有,可是再像又有什么用,始终不是她。

“哥,你快点。”纪绵希慌慌张张地跑进府里,一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由于弹力作用,让她跌坐地上,屁股和头都是火辣辣的疼。

“希儿,你没事吧。”纪洐诺扶起自家妹子,轻声责备,“都说了不要跑这么快,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有没有摔伤啊?”

“大胆,见了王爷还不快行礼。”宋寒濯身边的侍卫低声呵斥道。

“你是谁呀?”纪绵希捂着有些红的额头,一双灵动清澈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宋寒濯瞧,这个男人长得比叶叔叔还要好看,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叔叔。

纪洐诺不卑不亢地将自家有些小花痴的妹妹护在身后,说道,“方才不知是王爷,多有冒犯,还望恕罪。”

宋寒濯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十二三的少年,又低头看了看那个小女孩,只觉得那小女孩的眼睛跟他梦里的人好像,一向冰冷地紫凌王竟然蹲下身子,不算温柔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娘亲说,只有先介绍了自己,才能问别人的名字,这是礼貌。”纪绵希从自己哥哥身后露出一颗可爱的小脑袋,说道。

纪洐诺弯身抱起自家妹子,警惕地看着宋寒濯,冷声道,“草民还要去看望家父,失陪了。”这一家人都是什么人啊,都有赶人走的毛病吗?一旁的侍卫看着自家主子的脸色,看了也白看,他家主子那张冰山脸,也看不出喜怒,不过今天他却从宋寒濯的脸上看到了失落。

“哥哥,那个怪叔叔是谁啊?”

“不认识。”纪洐诺将纪绵希放下,宠溺地弹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嘱咐道,“以后不准跟陌生人说话,听到没有?”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到了门口处。

********************

这云颠山人又不知道发什么疯,愣是待在凤尾山不出来,无寻连着几封信都没有了音讯,无奈之下,只能派纪洐诺跑一趟了。这凤尾山地势险峻,危险异常,里面不仅有布满毒气沼泽,还有凶猛野兽,若不是纪洐诺很小就跟着云颠山人在这凤尾山爬上爬下,无寻也不敢派他来。

只不过刚到凤尾山脚下,纪洐诺便勒马驻足,林中山鸟惊飞,树无风而动,纪洐诺只感觉里面阵阵杀气,他心里一惊,以为云颠山人遇到什么不测了,身子一纵,脚尖掠过树枝,直冲半山腰而去。

纪洐诺落在一个高大的树枝上,看到下面几个蒙着鬼面的黑衣人围攻两个男子,一个大概十三四左右,一身紫色龙纹锦袍,贵不可言,另一个玄衣男子,好像是他的随从,纪洐诺清楚地感觉到,那两个人身形越来越迟钝,身上已经挨了数刀,已经吸入了毒障里大量的毒气,要是他再不出手的话,这两个人必死无疑。想着飞身而下,手里的利剑随之出鞘,快准狠地从背后刺进一个黑衣人的心脏,持剑落在两个人面前,“何人敢闯凤尾山?”

“你是谁?”本来马上就要得手了,没想到半路又出来一个程咬金,对方一看是一个十二三的少年,“小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纪洐诺嘴角微勾,明明是干净少年,竟然生出一股邪魅之感,清朗的声音,“大叔,戴个鬼面具是在扮索命鬼吗?我劝你善良。”

黑衣人一时间看不透纪洐诺的身份,但此少年并不简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藏匿在树上,又能在这毒障里呆这么久,“若是你让开,饶你一条命。”

“哈。”纪洐诺不屑地一笑,“方才我打算让你们活着走出这片林子,现在看来不必了,我的宝贝们又有大餐可以吃了。”说着从腰间掏出一把玉笛,一首诡异的曲子从他的指间流出,霎时间,从地上树上爬出无数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缓缓靠近那些黑衣人,一条又粗又长的黑蛇停在纪洐诺面前,缠在他的腿上,纪洐诺拿着玉笛敲了它一下,说道,“去吧。”所有的毒蛇开始进攻那些黑衣人,纪洐诺转身服下身子查看两个人的伤势,“你们还好吧?”

“多些公子救命之恩。”聂翼抱拳说道,一旁的宋瑜琏已经开始有些意识不清了,纪洐诺8掏出一颗药丸喂他吃下,然后又给了聂翼一颗,说道,“此地不宜久留,跟我走。”黑衣人们还在跟一群毒蛇战斗,看着纪洐诺带着宋瑜琏要跑,还没有追出两步,便被蛇咬了一口,纪洐诺食指放入口中,吹了一个指哨,两匹马便从远处奔来,纪洐诺翻身上马,又把已经昏迷的宋瑜琏拉到马背上,聂翼独自骑一匹马,向丛林深处走去,直到一片开阔的地界,望去是几件茅草屋,在这个季节茅屋四周开满了鲜花,如同春天一般。

“小心些,别碰这些花,它们都是含剧毒的。”纪洐诺嘱咐一旁的聂翼,两个架着宋瑜琏走进茅草屋,“这里很安全,他们进不来的。”纪洐诺熟门熟路地从一个暗格处拿出一个瓷瓶,扔给聂翼,“把它涂在伤口处,有奇效,你们两个在这里休息,别乱跑,这里的东西不能轻易碰,都有毒。”说完便要抬腿朝门外走去,熟门熟路地来到一个山洞前,轻咳两声,笑道,“曾师叔祖,诺儿知道你在里面,你再不出来,我可要放火烧山洞了啊。”

“臭小子,你敢!”里面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洞里的云颠山人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纪洐诺从怀里掏出火折,蹲在洞门口,随手摘了一把草,“啧啧啧,可惜了,这洞门口的仙人草当火引。”

“臭小子,你敢……”云颠山人急忙走出来,从纪洐诺手里抢救下来仙人草,“你这个败家子,不知道仙人草有多贵嘛?败家子。”云颠山人气呼呼地说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遇到你这个小祖宗,我都一把年纪了,你们还让我跑到京城去,真是不孝!”

“老祖宗,谁让您是个世外高人呢。”纪洐诺看着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云颠山人,哄道,“曾师叔祖,京城有很多好玩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吃的,娘亲说,只要您去,就有喝不完的美酒,都是上了年头的梨花醉,还有上等的女儿红,您确定不去吗?”

“梨花醉?女儿红?”云颠山人从地上爬起来,手里的仙人草也不要了,拉着纪洐诺的手,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走啊。”

“等一下,老祖宗,您还得回趟草屋。”

纪洐诺带着云颠山人回到草屋时,宋瑜琏已经醒了,聂翼正在给他运功疗伤,见纪洐诺进来,顺势收功,胸口一疼,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纪洐诺忙走过去查看,封了他几个点穴,说道,“你体内还有未清的毒素,随着你运功,会扩散。”

“臭小子,谁让你带外人过来的。”云颠山人伸手想要揪纪洐诺的耳朵,却被纪洐诺灵活得躲了过去,“老祖宗,您小心脚下……”

宋瑜琏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祖孙两个人,早在毒障时就已经见识过纪洐诺的功夫和驭蛇之术,此少年能够在凤尾山中,安全出入,可见不是一般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