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一十章

嫡女归 云舒 3324 2021-09-07 00:36

习水安府。

入目的是一间简陋的房子,除了桌子和几把椅子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安之揉了揉自己发痛的头,脑海里如同走马关灯似的闪过一些画面,属于她,好像又不属于她。

这是哪儿?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安之正准备打算下床,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粗衣丫鬟模样的女孩推门进来,看到她醒来,眼睛忽然一亮,说道,“二小姐,您终于醒了。”

“二小姐?”安之吃惊地问道,她不是被关丞相给射下悬崖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哪儿里?眼前的人又是谁?“你是谁?”

“奴婢是雪心啊,二小姐,您怎么了?您怎么不记得奴婢了。”雪心焦急地说道,“您等着,奴婢这就去给您请大夫。”

“等等。”安之一把拉住她的手,脑子里乱成一团,一幅幅画面拼命地钻进自己的脑子里,那些东西有是自己经历的,有的不是,陌生及了。

“二小姐,您怎么了?”雪心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全部都是担心,看着安之捶着自己的脑袋,挣脱开安之的手,忙去给她请大夫。

安之跑下床,震惊地看着铜镜里那张陌生的脸,小小的瓜子脸,姣好的面容,虽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更比不上她之前的相貌,却很耐看,清秀中带着一股子书卷气,眼睛大而有神。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怎么会这样?她不是死了吗?不是死在悬崖下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之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直到雪心急忙忙地带着大夫走进来,“二小姐,您怎么光着脚就下来了。”雪心忙把她扶到床上,让大夫上前为她诊脉。

“雪心。”安之轻声唤道,“现在是什么年代?”

“玄睿十八年啊。”雪心说道,完了完了他们家小姐竟然连现在什么年代都给忘记了,看来病得挺严重的。

玄睿十八年,她竟然一下子到了玄睿十七年,她死的时候明明才是玄睿十二年,怎么会突然之间回到五年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小姐不过是身子弱一些,并无大碍。”大夫收起药箱说道。

“可是小姐她……”

“哎哟,身子明明好得很,天天装病请大夫,也不知道晦气谁呢。”一道尖利的女声从门外传来,安之听了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紧接着走进来一个穿着绫罗绸缎,满头插着珠花宝钗的妇人,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让安之看了就不喜。脑海里闪过眼前这个人的所有信息,安田氏,安府的夫人,之前不过就是一个小妾,气死安家的当家夫人后,自己爬上了主母的位置,当初是小妾的时候,对她千好万好,百般谄媚,如今她的亲娘一死,自己爬了上去,便处处苛刻她,仗着这个身子的主人性子弱,愣是将嫡女变成了庶女。

“见过夫人。”雪心心里一颤,忙将安之护在身后说道,“夫人,小姐大病初愈刚刚醒来,是奴婢不放心,这才请的大夫。”

“本夫人说话,有你一个奴婢插嘴的份吗?”说着安田氏扬起一巴掌就打在了雪心的脸上,安之是洛安郡主的时候何时受过这种气,这么尖酸刻薄又恶心的人,她当然上去就是教训。

“安夫人,我的丫鬟何时落到你来教训了?”女子秀丽的脸庞上没有了往日的胆怯,一双清澈的眼睛散发出来的冷光让安田氏心里一惊,“怎么本夫人身为安府的当家主母连教训一个丫鬟的权利都没有吗?”

“按照玄岳王朝的大律您的确有权利处置一个丫鬟,可是必须事先通知嫡女,否则继母是没有权利直接处置的,怎么安夫人身为安府的当家主母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安田氏骄横惯了,哪儿里会把安之放在眼里,伸手一巴掌又打在了雪心的脸上,挑衅地说道,“本夫人就是打了,你能怎样?去衙门告我吗?”

安之嘴角微挑,顺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朝安田氏扔过去,直接砸在她的头上,安田氏捂住脑袋不可思议地看着安之,“你竟敢打我,来人啊!”

“你再喊一声,信不信我割断你的脖子!”安之捡起地上的茶杯碎片抵在安田氏的脖颈间,冷声威胁道,这种人就是欠收拾。

安田氏惊恐地看着安之,“你要是敢伤了我,老爷是不会放过你的。”

“哦?”安之冷笑一声,“我爹能把我怎样?大不了杀了我,不过也值了,有你做垫背的。”说着安之的手腕微微用力,安田氏便疼得叫出声。

“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就这样把你吓住了。”安之将手中的碎片扔了,转而坐在椅子上,讽刺地看你的安田氏,“这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所若有下次,我就真的插进去,让鲜血当场喷你一脸。”

“安之,你好大的胆子信不信我……”

“看来你还是没有长记性啊。”安之毫不在意地打断安田氏的威胁说道,“我爹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九品芝麻官,那也是朝廷命官,你身为朝廷命官家属一点都不把王法放在眼里,这要是被上面的知道,我爹的乌纱帽还要不要,你说我爹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责怪你,你失去了我爹的宠爱,你还算个什么东西!”

安田氏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昨天她还是柔柔弱弱的,今日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有气势,让安田氏心里升出一身寒意。她说的对,若是没有了老爷的宠爱,她就什么都不是,反正这个丫头片子都是在自己的手掌心里,再找个时间收拾她也不迟,眼看老爷就是从衙门回来了,让他看到自己欺负这个丫头,定会惹他不喜,那样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府里其他的狐狸精了嘛,想到这里,安田氏冷哼一声,剜了安之一眼,转身离开。

大夫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谁说安府二小姐怯懦软弱,这下长见识了,忙拿着医药箱走了出去。

被吓坏的雪心回过神来,担忧地看着安之说道,“二小姐,您为了奴婢惹了夫人,不值得。”

微微喘气的安之看着眼中含泪的雪心安抚道,“那又怎样?我被她欺负那么久,还不能还手啊,放心了,我自有法子治她。”这具身子实在是太弱了,用尽了全部力气才吓唬住安田氏,安之看着自己有些瘦弱的身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到雪心红肿的脸上,秀眉微蹙,说道,“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脸。”

:雪心闻言走上前低下头,说道,“奴婢不疼,小姐不用担心。”

“怎么会不疼。”安之心疼地说道,“下次她要是再打你你就躲着点,别傻傻地让她打。”

雪心怯怯地点点头,余光偷偷地打量着安之,小姐还是小姐的模样,不过性子变化太大了,平常的小姐都是任由夫人欺负,从来不敢说一句话,今日竟然敢伤了夫人,而且还敢威胁夫人,精神也比以前好多了。

“看我做什么?”安之一边给她擦药一边问道,她心里自然是知道这个单纯的小丫鬟在想什么,“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在没点想法觉悟,岂不是白死了。”

“呸呸呸,小姐不能说死不死的。”雪心忙说道,前几日安之被小少爷推下水,被救上来后就一直发高烧,大夫几次说不行了,直到今天才醒来。现在最忌讳的就是说这个字。

安之,若素,名字但是有趣的很。安之给雪心擦好药后,打发她出去,自己一个人坐在窗前想事情,她竟然一睁眼成为了别人,还是六年后的别人,这是习水安府,她所占用的是安府二小姐安之的身子,而真正的二小姐恐怕早已经死了。

安府的老爷安全文是一个九品芝麻官小官,官不大娶了好几房小妾,安之便是正房夫人生的唯一一个女人,而安田氏只是一个二房,因为肚子争气,一口气生了安府的大小姐安昕,大少爷安浩翰,被扶正后,又用自己拿着手段让其他小妾怀不了孕,就算是怀了,耶不会生下来,这才坐稳了安家当家主母的位置。因为有安之在,便是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曾经是个妾,这让她看安之十分不顺眼,便经常私下里苛刻她。整理好了思绪,安之便开始想接下来的事情,也不知道娘亲怎么样了?这几年来过的好不好,自己现在待在安府一时半会也出不去,不如先替这副身子的主人报了仇再做其他的打算,既然上天给了她再一次活的机会,她定要好好的活出个样子来。

“小姐。”安之的思绪被敲门的雪心打断了,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扬声问道,“何时?”

“薛姨娘来看您了。”

薛姨娘?宿主的记忆里这个薛姨娘平日里对她颇为照顾,若是没有她,恐怕自己早就被安田氏那个蛇蝎夫人给弄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