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七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55 2021-09-07 00:36

这人的胸膛是什么做的这么硬,就像是铜墙铁壁一般,叶浮珣刚想缩回有些痛的手,就被一只大手握住了,“本王还以为你永远不会问呢。”

“我不说,那是等你坦白。”某个王妃傲娇地说道,“毕竟王爷以前可是巴巴地要娶人家呢,要不是母妃顶着,哪儿里还有我什么事啊。”

“陈年旧事,不值一提。”某个王爷哈哈一笑,将叶浮珣揽入怀中,“本王向你保证,此生只爱你一个人。”

叶浮珣微微一愣,这是她和宋寒濯成婚以来,宋寒濯第一次对她说爱,她以为以宋寒濯的性子,她一辈子都不会听到这个字了。

“本王知道你不喜欢慕容,过一段日子本王给她一个侧妃的名义,就把她送到别庄去,不会让你烦心的。”

“那你能不能不娶她?”叶浮珣靠在宋寒濯的怀里闷声地说道,“我不喜欢别的女人挂你的名号,哪怕只是用用都不行!”

“哈哈哈哈,没想到本王的珣儿竟然也是一个醋坛子。”宋寒濯心情大好地捏了捏叶浮珣的鼻子,而后认真地说道,“这个名分是本王欠她的。”

叶浮珣心里还是一阵失落,不过很快就不纠结这个问题了,仰起头霸道地威胁道,“你可以给她名分,但是你的心和你的身子都是属于我的!若是被其他女人玷污了,我就跟你和离!”

“好好好,别总是把和离挂在最边上。”

日影落下,余晖撒在相互依偎着的一对璧人身上,羡煞了不远处偷偷观看自家主子的几个丫鬟们。

凌安郡主从宸王府出来,无聊地踢着路边的石子,除了宸王府她还真不知道去哪儿里玩,着平乐候妃最近一直念叨着她的婚事,念叨地让她头疼,所以这平乐候府是待不下去了,所有她才想要躲到宸王府,不料这宸王夫妇又在闹别扭,可怜了这位凌安郡主,偌大一个京城竟然没有她的落脚之处。

“这次我看你往哪儿跑。”一道声音引起了凌安郡主的注意,她顺着声音往前走,在躲在一个拐角处,看见几个武士装扮的人围攻一个一身淡蓝色锦袍的男人,凌安郡主怎么看这个男人怎么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他。

“就凭你们几个宵小之辈,也敢放大话。”那个男子冷笑一声,手里的扇子快速出去,速度之快,让凌安郡主都看不清他是怎么出手的,三招之内,几个武士装扮的人纷纷到底,其中一个类似于头头的一个人,捂着胸口,不甘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九玄天外,云霄之处。”一把水墨丹青扇子打开,眉眼如画,眼如星辰,凌安郡主见过许多好看的男人,尤其是宸王宋寒濯,那种如同谪仙一般的男子,没想到这个人虽然不及她三哥,倒也有他自己独特的潇洒。

“你是玄霄阁的人!”那个人脸色一变,最近玄霄阁仿佛是一夜之间起来,名声火速传遍天下,他们几个怎么那么不长眼的盯上了玄霄阁的人。

大哥有没有搞错,你都没有弄清楚对方是什么人你就下手黑人家,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凌安郡主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露出半个脑袋继续看热闹。

“留你们一条命,趁本公子今天心情好,赶紧滚!”

“走走走。”几个武士装扮的人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得身上的伤,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玄霄阁,凌安郡主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这个玄霄阁她也略有耳闻,听说这天下之事没有它不知道的,而且玄霄阁的人个个也诡异的很,所以江湖上对这个新的门派大多持有敌对的态度,玄霄阁又掌握着他们大多数人的不可告知的秘密,所以对玄霄阁也就再三忍让几分了。

“姑娘,看够了吗?”

凌安郡主回过神来了,只见那男子就站在她的面前,用一双含笑地眸子看着她,一向万年厚脸皮的凌安郡主,竟然老脸一红,“本郡……小姐只不过是路过,哪儿里有偷看你。”

那男子听了哈哈一笑,“姑娘倒是自恋的很,难道你每次和别人说话的时候都说本俊小姐吗?没想到再次见到姑娘,姑娘竟然变得如此有趣。”

“你见过我?”凌安郡主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怪不得她觉得眼熟,原来他问两个真的见过面。

男人笑而不语,神秘地转身大步离开了,凌安郡主一头雾水,忙跟了上去,“你这个人,话怎么说到一半,你还没有告诉你是怎么见过我呢?”

“这位沈姑娘记性还真是不太好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记了。”

记住你是很重要的事情吗,到底谁自恋啊。

“你怎么知道本小姐的姓,你到底是谁?”凌安郡主的好奇心彻底被调了出来,她紧跟着那个男子,一边又一遍的闻着那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自顾地走着自己的路,最后凌安郡主失去耐心,腰间的鞭子已经出去了,“你到底说不说。”

鞭子还没有抽到该抽的人身上,那个男人瞬间移动来了到了凌安郡主面前,长臂一伸,将凌安郡主困在自己的一个小角落里,低下头,靠得凌安郡主很近,都可以闻见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十分好闻。

“你……你做什么?”一向大大咧咧不拘一格的凌安郡主竟然红了脸,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你离我远一点,男女授受不亲。”

那男子仿佛听到了很好听的笑话一般,低头在凌安郡主耳畔说道,“宸王府门外。”经他这么提醒,凌安郡主忽然想起那日,她骑马去宸王府,在宸王府的门外差点撞了一个人,就是眼前这个人。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凌安郡主反应过来,那个男人已经走远了,他背着凌安郡主摆摆手,潇洒地走出来弄堂,留下凌安郡主一个人在原地,她忙追了过去,出了弄堂哪儿里还有那个男人的身影啊。

“真是的!”凌安郡主不爽地踢了踢脚下的石子,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了,别让她再遇到他,这个没有礼教的家伙。

“沈堂主回来了,怎么满面春风的,难道是有什么桃花运不成。”沈誊巍一进大门,屋顶便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他抬头看去,只见山英坐在屋顶上手里拿着一壶酒,朝他促狭地一笑,微微施力,便落在了他的面前。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桃花运,不过我知道你会倒霉运。”说着朝山英的背后坏坏一笑,大步离开了。

山英回头一看,叶修安眉心一点朱砂,银发飘飘,白衣胜雪,如同谪仙一般,负手而立站在他的身后,“事情可办妥了?”

“办妥了,阁主吩咐的事情,属下哪儿里耽误过。”山英讨好地笑了笑,将拿酒的手向后背着,千万别让这个家伙发现自己又偷喝酒,而且偷的还是他最爱的梨花醉。

“拿来。”叶修安也不跟山英废话直接伸出手向他讨要他手里的酒坛子。山英委屈地看着叶修安无奈地将手里的酒坛子递给了叶修安,讨好地说道,“阁主,要不看在我们这么小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能不能轻点罚。”

“明知此处禁酒,罪加一等。”

“不要啊,阁主。”山英哭丧着一张脸,将沈誊巍的祖宗问候了一下,苦逼地去思悔堂去领罚,与其说是受罚,倒不如是劳改,思悔堂的堂主吴释给山英安排了一个刷马桶的活,气得山英跳脚,指着吴释的鼻子骂道,“好你个吴释,你就跟沈誊巍和着伙来欺负老子吧。”

“山英,你这话就说的不地道了啊,罚你的是阁主,关我什么事?怎么你还真想让我拿出十大酷刑伺候你啊。”吴释扔掉自己手里的瓜子皮,“谁叫你屡教不改,多次偷喝阁主的梨花醉,依我看啊,这禁酒令就是为你设置的。”

“你是想打架吗?”山英袖子一捋,目光撇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又怂了下来,抡起的拳头突然张开挠了挠后脑勺,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个动作逗地吴释哈哈哈大笑,他们倒是习惯了日常耍宝的山英。

真是不划算,竟然为了喝一口酒要耍半个月的马桶,这还不得让沈誊巍和吴释笑掉大牙啊,山英闷闷地想着,不过还是认命地拿起了一旁的马桶。

九璇玑之上,叶修安一头银发,负手而立,沈誊巍站在他的身后,看着认命地刷马桶的山英,忍不住笑出声来了,对着叶修安说道,“还是阁主能够镇住这个小子啊。”

叶修安也轻笑一声,转而问道,“可有进展?”

“青县河内谢家已经跟晋王宋寒澄达成了协议,谢家将会帮着晋王宋寒澄夺嫡。”沈誊巍扇子“唰”地一声打开了,说道,“这个晋王还真是有几把刷子,能够让青县河内谢家的一些人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