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二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419 2021-09-07 00:36

“驾!”一匹汗血宝马从京城的街道上疾驰而过,宋寒濯翻身下马,径直大步走进雪斋,直冲青若的院子,众人拦都拦不住。

“见过紫凌王。”青若听到动静,走了出来,见宋寒濯一脸凝重地站在大厅处。

“姑姑,王爷他……”下人还没有说完,青若便点点头,挥手让下人们下去了,问道,“今日王爷登我雪斋的大门,不知所谓何事啊?”

“她没有死,对不对?”宋寒濯冷声问道,眼睛阴鸷地盯着青若,声音比外面的冰雪都要冷,青若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随即平静地反问道,“王爷,我家小姐十年前就去世了,您应该比奴婢清楚。”

“不可能!”宋寒濯一把掐住青若的脖子,眼里迸发出骇人的眼光,“你们都骗了本王,他根本就没有死!”

“咳咳……小姐死了,十年就死了!”

“王爷,您这是做什么?!”青画等人跑进来,看到这一幕大惊,“您快放开青若姐姐,她会被你掐死了。”

“难道王爷忘了,是您那一掌送走的县主嘛?”青颖不知道何时走了进来,冷冷地说道,“若是王爷忘了,奴婢们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您那一掌不仅打断县主和您的夫妻之情,还葬送县主半年的寿命,您今天来雪斋不觉得可笑吗?”

“你闭嘴!”宋寒濯一把将青若甩开,整个人如同从地狱归来的的魔鬼,“不是的,她没有死,本王今天在云霄殿见到她了,你们都在骗本王!”

青琴将青若扶起来,关心地问道,“青若姐姐,您没事吧。”青若摇摇头,看着有些疯狂的宋寒濯,这十年来宋寒濯一直是隐忍叶浮珣的死,今日为何如此激动?

“青颖,那天你说你在近水楼见到一个跟小姐长得十分相似的人,对吗?”青若看着宋寒濯失魂落魄的背影问道,能够刺激到宋寒濯的事情,肯定跟小姐有关,难道小姐真的还活着。

“青若姐姐,你是说……”青颖心里一惊,“可是那个人虽然长得跟县主十分相似,但是她却不认得我,而且她有丈夫还有一对儿女。”

“轻云,你去通知碧落,让她查一下那个人是谁。”当年碧落受伤,在玄霄阁静养,在叶浮珣中毒的那几天,碧落不知为何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等她醒来,叶浮珣已经没了拥挤。

紫凌王府。

“云厉,再去查。”宋寒濯将一个空酒坛扔到脚边,吩咐道,“本王一定要知道她是谁!”

“王爷,上次属下查的一无所获,若这位无寻夫人真的是王妃,为何玄霄阁不知情。”云厉疑惑地问道,见宋寒濯又打开了一瓶酒,“王爷,您别喝了。”

“滚!”宋寒濯一把推开云厉,跌跌撞撞地走向别亦阁,抱着叶浮珣曾用过的软枕坐在床边,嘴里呢喃道,“珣儿,你回来好不好?珣儿……”

当年叶浮珣走得果断,把别亦阁属于她的东西全部带走了,而宋寒濯的东西一件不落地都留在了别亦阁,看着空荡荡的方子,宋寒濯看见一抹淡蓝色的身影,坐在软榻处,浅笑盈盈地看着他,“阿濯,我回来。”

“珣儿。”宋寒濯将手里的软枕扔到一边,小心翼翼地走到那抹倩影身边,熟悉的脸,熟悉的声音,可是他微微一触碰,什么都没有了,只留下了空荡荡的房子,宋寒濯痴痴地笑了起来……

无寻独自坐在梳妆台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想起来今日在云霄殿宋寒濯的话,轻轻抚上这张脸,她到底和怎样一个人相像,从在药域谷谷口那名太监到皇后娘娘的惊讶,再到近水楼的管事,还有紫凌王的反应,她总觉得透露着奇怪,好像自己遗忘了重要的人。

“在想什么?”熟悉的药香味靠近了自己,纪明南弯下身子,看着铜镜里的无寻,温柔地笑道,“娘子,你再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没什么。”无寻笑着摇摇头,纪明南拿起桃木梳,轻轻地给无寻梳起了头,乌黑的头发,如同黑色瀑布一般,“好久没有给你梳过头了。”

无寻握住他的手,依旧是那么冰凉,她站起身来,抽过梳子,秀眉微蹙,“穿那么少,万一着凉怎么办?”

“我身体好着呢,你就是太小心了。”纪明南不在意地说道,牵着无寻的手走到床边,“今生能够遇到你,吾之幸也。”

窗外又悄悄地下起了雪,屋内燃着药香的火炉,融化了窗边的雪,又一年过去了,纪明南看着躺在自己旁边熟睡的人,颤抖着手指临摹着他早已刻在脑海里的轮廓,一遍又一遍,胸口传来的疼痛也越来越剧烈,最后他颤抖着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药丸吃下,这才恢复了过来。

年一过,春天就来了,万物复苏,二月草长莺飞,趁着纪明南的身体还可以,无寻打算举家返回药域谷,叶修安一早便来送行,他和纪明南在书房里交谈了一个多小时,“紫凌王已经开始查无寻的身份了,几次都被玄霄阁给拦了下来,看来他已经开始怀疑了。”

纪明南嘴角微微一勾,“他怀疑不是正常的事情嘛,不过就算他查,也查不出来任何蛛丝马迹,因为叶浮珣已经死了,现在只有无寻。”

“我真的不像再让她卷进京城这个地方,跟你回药域谷,继续过安静的日子,最好不过。”叶修安信手为纪明南倒了一杯药茶,担忧地问道,“年前,你几次毒发,真的是吓坏她了,回药域谷好好养着,你好她也好。”

“我知道。”纪明南起身对叶修安一拜,“多谢了。”

“你们两个大男人到底有什么悄悄话要说的,都已经说了一个多时辰了。”无寻实在忍不住敲门说道,“我都开始怀疑你们俩在里面背着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纪明南打开门,宠溺地敲了一下无寻的额头,“脑袋里吓想什么呢。”

刚出门便看见了宋长宁站在门口,无寻和纪明南相视一眼,不明白这宋长宁怎么来了,“见过公主。”

“舅舅,您怎么也在这儿啊?”宋长宁看见叶修安好奇地问道,目光转了一圈都没有看见纪洐诺的人,有些失落地说道,“得知纪先生和夫人要离京,长安特奉母后之命来送行。”一拍手,后面几个宫女端着琳琅满目的赏赐,“这些都是母后的赏赐。”

“在下谢过皇后娘娘的赏赐,不过身为医者这都是在下的本职,这些还望公主拿回去吧。”

“娘亲,都准备好了。”纪洐诺从牵着一匹高头大马走来,看见宋长宁微微一愣,随即行礼,“见过公主。”

宋长宁眼睛一亮,笑着问道,“你还会来京城吗?”

“应该不会了。”纪洐诺说道,冲宋长宁点点头,扶着无寻上了马车,又对叶修安说道,“叶叔叔,晚辈在药域谷备好薄酒,等您大驾。”

叶修安拍拍他的肩膀,欣慰地点点头,纪洐诺冲宋长宁微微一笑,翻身上马,朝天际走去,宋长宁有些失落地看着马车越行越远。

“公主,天色有些凉,回宫吧,免得皇后娘娘担心。”

“舅舅,下次长宁可以跟您一起去药域谷吗?”宋长宁拉着叶修安的袖子问道。她竟然不知道叶修安跟纪家关系这么话,眼波流转,看着叶修安。

“小丫头,别动什么歪心思。”叶修安说道,目光落在一个挺拔的身影上,目光突然变得锐利了起来,眼看着他进了另一条街。

“王爷,我们回去吧。”云厉轻声提醒道。

宋寒濯看着消失在天际的马车,手不自觉地摩擦着腰间一块带走裂痕的玉佩,“云厉,纪明南也会医术,他也会医术。”

“他?”云厉不解地看向宋寒濯,脑子灵光一现,“您是说消失十年的季南北?”

“纪明南,季南北。”宋寒濯豁然开朗,季南北,字明庭,这纪明南的名字不就是他的字和名各取一个字嘛,想到这儿,宋寒濯翻身上马,朝那个马车追去,云厉忙跟上,“王爷,可是这纪明南和季公子长得一点也不像啊。”

宋寒濯此时内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无寻就是叶浮珣,不会错的,一定是这样,他扬起鞭子,快马加鞭地在官道上赶上了纪明南。

“紫凌王,有事吗?”纪明南挑开车帘看向一路追过来的宋寒濯,无寻想要探出脑袋,却被纪明南制止了。

“本王要见她。”

“见谁?”纪明南淡淡地问道。

“珣儿。”

纪明南一愣,随即微微一笑,“王爷找错人了,这里没有什么王爷要找的珣儿。”

“无寻就是本王的珣儿。”

“王爷,无寻是我的夫人,不是您去世的前王妃。”纪明南冷冷地看向宋寒濯,“想必在京城就已经跟王爷说清楚了,为何王爷还要死死纠缠?”

“季南北!”宋寒濯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