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二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55 2021-09-07 00:36

“奴婢所说句句属实——唔——”安之话还没有说完,宋瑜琏低头堵住了某个让他生气的小嘴,这件事他想做很久了,微冷的舌滑入安之的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良久,宋瑜琏忍住自己的想要的冲动,放开安之说道,“下次再说一些不中听的话,孤还会惩罚你。”

安之抬起一双雾气蒙蒙的眼睛,不明已地看着宋瑜琏,撞进了他盛满笑意的眼睛里,脸色微微一红,猛地推开宋瑜琏,“殿下你……”

“孤怎样?”宋瑜琏坏笑地说道,随即也不逗她了,叹口气心疼地执起她的手,问道,“这是昨天她伤的你。”

“对啊。”安之嘴巴微微撅起,说道,“昨天殿下不分青红皂白就让我道歉,还真是心疼郭小姐啊。”

“胡说八道!”宋瑜琏轻轻敲了一下安之的额头,笑道,“昨日那么多人都看到你拿着鞭子抽她,孤若不先发制人,光凭郭尚书那个老匹夫的护短,你就会被推到父皇那里去。”

安之听了宋瑜琏的街市,嘴角微微扬起,矫情地说道,“我现在不仅手背痛,手臂也疼,恐怕这几日不能伺候殿下了。”

宋瑜琏牵着安之的手,走到殿内,听到她的话,剑眉微蹙,如同黑宝石般的眸子装满了心疼,掀开安之的袖子,眼里闪过一丝冷意,“这是怎么弄的?”

“昨日,郭小姐推了我一把,不小心撞到了尖锐之物上。”安之可怜兮兮地控诉道,“昨天我都受了伤,殿下还罚我面壁思过,跪了三个时辰。”

“孤——”宋瑜琏脸色一紧,说道,“孤看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后来孤不是让聂翼去给你说不必跪三个时辰了吗。”

“殿下向来是一言九鼎,免得以后殿下说我恃宠而骄。”

“来人,传御医!”宋瑜琏宠溺地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安之头昏沉沉的,靠在宋瑜琏的肩膀上,“殿下,我好困,先睡一会儿。”

宋瑜琏伸手探了一下安之的额头,见她十分滚烫,懒腰将她抱到内室,董公公听到宋瑜琏的声音忙走进来,看到自家主子抱着安之进了内室,将人放到了自己的床上,眸子忙一低,问道,“殿下,有何吩咐?!”

“去请御医,快点!”宋瑜琏看着安之的脸焦急地说道,走到铜盆前绞了一块儿帕子放在安之的额头上,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不一会儿御医便在小太监的带领下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还未行礼,宋瑜琏就打断说道,“免礼,快来看一天之儿怎么样了?”

御医见到宋瑜琏的床上躺着东宫的女官,微微诧异,走上前小心翼翼地诊脉,片刻说道,“安之姑娘,因为伤口感染引发内热,并无大碍。”

听到御医这么说,宋瑜琏才松了一口气,吩咐道,“董公公,带御医下去开个药方。”说着就扭头看着安之的睡颜,贴心地给她掖了掖被子。

东宫女官安之睡了太子殿下的床,这个消息一下子传到了整个皇宫,安之走到哪儿里都被人指指点点,不是因为她不知廉耻爬上了太子殿下的床,而是从不近女色的太子殿下竟然让她睡了自己的床榻。

自从太子弱冠,皇后和皇上就开始操持太子殿下的婚事,可是多次都被太子殿下刚硬地拒绝,除了紫凌王府的小县主,这位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从来不和任何女子亲近,本来皇后有意将小县主指给太子殿下作为太子妃,可是紫凌王妃不肯,太子殿下也斩钉截铁地拒绝,所以这宫里都穿这太子殿下不喜女色,喜欢男子。对象就是他身边的贴身侍卫聂翼。

现在这个谣言被打破,不知多少名门小姐又燃起了加入东宫的梦。

“见过王妃娘娘。”安之在御花园偶遇了叶浮珣进宫请安,眼睛一亮忙福身请安,叶浮珣亲自拉起她,笑盈盈地说道,“是安之丫头啊,快起来,本妃好久没有见你了,听说你前几日生病了,现在身体可还好啊?”

“已无大碍,多谢王妃娘娘挂心。”安之扶着叶浮珣坐在凉亭里,笑道,“娘娘这是刚从云霄殿回来吧。”

“你怎么知道啊?”叶浮珣诧异地问道。

安之微微一笑,歪着头,说道,“往日王妃娘娘进宫请安都会带着小县主和小郡主,今日遇见王妃娘娘未见小郡主和小县主,八成又被太后娘娘留下了,这就说明王妃娘娘刚从云霄殿回来。”

叶浮珣听了掩嘴一笑,对一旁的青颖说道,“这个丫头倒是一个机灵的丫头啊。”

“若儿的确被太后娘娘留下了,只不过希儿这个丫头这几日又跑出了,性子是越来越野了。”叶浮珣一说起来这个女儿就头疼,紫凌王府跟药域谷根本就关不住她这个性子,三天两头地跑出去,不过她倒也不担心,这丫头八成又去言家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王妃娘娘,小县主她天真烂漫,又有一身好武艺,玩几天就回来了。”青颖笑着说道。

叶浮珣抬眸看了一眼偷笑的安之,问道,“你这个小丫头偷笑什么呢?”

“我只是笑王妃娘娘您。”

“笑本妃什么?”

“人人都知道王妃娘娘年轻的时候,那才是一个桀骜不驯,率性情真之人,向来不喜欢拘束,以奴婢看小县主跟王妃娘娘当年的性子一样,王妃娘娘又何必拘束小县主呢。”

“你这个丫头倒是胆子大。”叶浮珣笑骂道,“看来太子殿下是太宠溺你了,连本妃都敢编排。”

“不是太子殿下宠爱奴婢,是奴婢仗着王妃娘娘仁慈。”安之调皮一笑,逗的叶浮珣开怀大笑,“你呀你呀,若不是太子殿下早早将你封为了东宫女官,本妃倒想把你收到紫凌王府。”叶浮珣惋惜地说道。

“姨母,这回您下手晚了。”一道俏丽的女声传来,众人纷纷俯身行礼,只见女子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参见长公主。”

宋长宁上前两步,亲手扶起叶浮珣,“姨母,快快请起。”目光流转说道,“平日里都很少见安之姑娘恐怕也只有姨母才能让安之姑娘这般说笑了吧。”

“长公主真是折煞奴婢了。”安之笑着说道,她前世就跟宋长宁交好,这一世两个人依旧一见如故,如同姐妹一般。

“本公主有没有折煞你,你自己不清楚啊。”宋长宁屏退身边的宫女,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笑道,“听说你这几日生病了,可好些了。”

“奴婢还真是面子大啊。”安之笑着说道,“长公主跟王妃娘娘一见到奴婢,都关心奴婢,真是不得了。。”

“姨母,你看安之,得了便宜还卖乖。”宋长宁搂住叶浮珣的胳膊撒娇地说道。叶浮珣哈哈一笑,“这个本妃可不掺和。”

“王妃娘娘。”青画走近说道,“王爷在正阳门等您。”

“唉。”宋长宁长叹一声,羡慕地说道,“姨母和三皇叔还真是让长宁羡慕啊。”叶浮珣难得害羞地敲了一下宋长宁的额头,笑道,“好了,本妃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玩了。”说着带着青颖等人离开。

安之看着宋长宁有些失神地看着叶浮珣远去的背影,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促狭一笑,“长公主,您要是羡慕王妃娘娘,就赶紧找个驸马啊。”

“你胡说什么呢!”宋长宁捏起一块儿宫女送来的干果说道。

“奴婢没有胡说啊。”安之无辜地笑道,“长公主您今年都二十岁了吧,这京城的女子二十岁可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是您呢,皇上和皇后娘娘给您寻了好几门亲事,都是京城的优秀的青年才俊,可是您一个都看不上,真不知道您心里是怎么想的。”这皇后娘娘每天不仅操心自家儿子的婚事,这女儿的婚事更是另她头疼不已。眼看都是二十多岁的姑娘了,挑了那么多家的贵公子,她竟然一个都没有看上。再加上太后这边护着,宋长宁也算是有恃无恐。

安之秀眉微挑,他自然知道宋长宁的心事,这个小丫头恐怕早就把自己的心给了一个人,可是他那个弟弟啊,不喜欢京城这些东西,每年在京城待的时间屈指可数,如果不是叶浮珣在京城,恐怕纪洐诺是不会踏入京城半步的。

“长公主的心里怕是已经有人了吧。”安之笑嘻嘻地说道,宋长宁一把打在她的手上说道,“本公主看皇兄一定是把你给惯坏了,你越发的没有规矩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