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四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83 2021-09-07 00:36

温言莞尔一笑,凄美无双,“叶修安,你捂着自己的心,问问它,你的心在我这儿吗?你为了她一夜白发,你为了她抛下马上要生产的我,这么多年,你放不下的只是你受不了是我先提出的离开而已。”

“我温言向来是宁可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当年魏冥堇另娶他人,我便挥剑斩情,如今和你纠缠了这么多年,何尝不是我的执念,是不是爱我自己都分不清了。”温言缓缓覆上自己的脖颈处,轻轻摩擦着那颗光滑的玉石,而后用力一扯,放在桌子上,“我们到此为止吧。”说完便起身离开,碧儿硬着头皮上前劝道,“公子,您是知道夫人的脾气的,她现在在气头上,您要不等夫人气消了,再来?”

叶修安一言不发地上前,拿起那颗玉石,紧紧地握在手中,轻启薄唇,“好,如你所愿。”转身不带一丝留念地大步离开。叶艾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一把抱住叶修安的大腿,“爹爹,你去哪儿里啊?”

“韫儿乖,你要听娘亲的话。”叶修安蹲下身子慈爱地摸摸叶艾韫的小脸蛋,满目柔情,他不能带走叶艾韫,虽然温言嘴上说着不在意,其实在她的心里,最在意的就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这个小家伙了。

厉鹰大步走进来,附在叶修安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叶修安脸色一变,将叶艾韫交给碧儿,沉声叮嘱道,“照顾好夫人跟小少爷。”

凤栖殿。

唐凤初一身月白色绸缎衣裙,未施粉黛,没有了以往的雍容华贵,多了几分清冷,手持一卷经书,在软榻处细细地品读,尔雅掀帘匆匆走了进来,低声说道,“娘娘,德妃流产了。”

“怎么回事?”唐凤初抬头淡淡地问道,这德妃虽然不如以前的祝贵妃得宠,但是也是位列妃位,如此好不容易有了身孕,怎么就没了。

尔雅一顿,说道,“这个奴婢也不知道,应该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这是尔颂走进来,“娘娘,皇上让您去一趟芳华宫。”

唐凤初眼波流转,轻声道,“本宫知道了。”起身让她们两个为自己梳妆,而后吩咐,“派人去一趟云霄殿。”

芳华宫。德妃趴在床上哭得梨花带雨,本来就是美人一个,如今未施粉黛,楚楚可怜地向玄睿帝诉说着,“皇上,您可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

玄睿帝轻声安慰道,“爱妃放心,朕一定彻查此事!”正说着,便听见太监禀告,“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德妃哭得声音更大了。玄睿帝一抬头便看见,一抹素色的身影,素白宫服一身,雅致玉颜、倾国倾城,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紫水晶缺月木兰簪,项上挂着圈玲珑剔透璎珞串,身着淡紫色对襟连衣裙,绣着连珠团花锦纹,内罩玉色烟萝银丝轻纱衫,衬着月白微粉色睡莲短腰襦,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缓缓走到玄睿帝面前,清冷的声音响起,“臣妾参见皇上。”

玄睿帝回过神来,抬头说道,“起来吧。”手指摩擦着手上的扳指,朗声问道,“皇后,你可知今日朕找你来所谓何事啊?”

“臣妾不知。”唐凤初看了一眼床上憔悴的德妃,一双莹然的水眸又看向玄睿帝,“皇上有什么话尽管问便可。”

玄睿帝就是讨厌唐凤初现在这副一切都是淡然的模样,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恩爱的两个人,如今越走越远,“德妃小产,跟你可有关系?”

“无关。”唐凤初淡淡地说道。

“皇后娘娘,做人要善良!”德妃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给臣妾送来了的安胎药里没有别的东西吗?!”

“没有。”唐凤初说道,“你的安胎药都是御医给你开的,跟本宫有什么关系?”

“你……”德妃看到唐凤初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更加气恼,哭着对玄睿帝说道,“皇上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你有证据吗?”唐凤初问道,抬眸看了一眼德妃,“你觉得你走哪儿一点值得让本宫对你下手?”

“你……”

“要样貌,本宫长得比你美,要家世本宫的娘家四世三公,哥哥是当朝忠义候,战功赫赫,本宫的儿子是当朝太子,女儿是最受宠的公主没有之一,你说你有哪儿一点值得本宫设计去陷害你,更何况,本宫从来不屑对幼子下手,更何况还是一个长年不蛋的。”

玄睿帝低头忍着笑意,德妃气得差点吐血,“你……你嚣张跋扈,恃宠而骄!”

“本宫这是说的实话。”唐凤初放下手中的茶杯,接着挖苦道,“本宫有嚣张跋扈的资本,也总比你在这儿乱吠的好!”

“皇上~”

“咳咳咳……”玄睿帝收敛住笑意,“皇后,注意措辞。”

“皇上,臣妾说错了吗?”唐凤初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德妃,尽管一身素色宫装,却抑制不住的贵气与端庄,“德妃说本宫送的安胎药里有别的东西?证据呢?若是后宫每一个嫔妃出了问题,出了事,都赖到本宫的身上,哼,那岂不是本宫成了某些人的靶子了嘛。”

“你巧言善辩!”德妃冷哼一声,哪儿里还有方才半点的柔弱,“谁说本宫没有证据!来人啊!”

一个御医低着头走了进来了,跪在大厅之上,“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皇上!”

御医低着头,一五一十地说道,“皇后娘娘送来的安胎药里有红花,量非常小,一次两次察觉不了,但若是长期服用,达到一定的量,就会导致流产。”

“本宫的安胎药,都是经过御医院所有的御医的手,全御医院的御医都是本宫的证人,皇上大可以去去查证。”唐凤初转着自己手里的佛珠,“这些安胎药不止经过本宫的手,恐怕还有别人吧。”

“来人。”玄睿帝看着唐凤初气定神闲的模样,眼里含着笑意,“去查!”

“皇上英明,既然没有臣妾的事情了,那臣妾先行告退。”说着唐凤初福身离开,玄睿帝随后对德妃说道,“你好好休息,朕还有公务,过几天再来看你。”

“皇上……”

玄睿帝大步赶上唐凤初,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初儿。”这个名字唐凤初很久没有听见了,她微微一愣,随即退了一步,福身行礼,“皇上万福。”

玄睿帝眼带笑意地看着唐凤初,低声说道,“朕今天很高兴。”

“皇上痛失了一个皇子,怎么还高兴呢?”唐凤初淡淡地问道,他们两个人从从前是夫妻,现在是君臣,眼前这个男人不再单单是自己的丈夫了,嫁给他之前唐凤初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可是当真正变成这样的时候,她还是高看了自己。

“因为……”玄睿帝大步上前,单手搂住唐凤初的腰,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低声说道,“你今天的表现,朕很开心,初儿,你还是跟在乎朕的,对不对?”

唐凤初低下眼睑,轻声说道,“皇上是一国之君,天下之主,谁都在乎皇上。”

“你知道的,朕说的不是这个。”玄睿帝眯着眼睛看着唐凤初修长的脖颈,多年来的高位,让他不怒自威,“朕不想听这个。”

“那皇上想听什么?”唐凤初抬起眼睛莹然的眸子中倒映出玄睿帝的帅气的脸庞,“皇上,您现在是皇上,也是臣妾的丈夫,还是臣妾的主子,您想听什么,臣妾就给您说什么。”

玄睿帝挫败地放开唐凤初,他是一国之君,天下之主,在得到这个无上皇座之后,他也渐渐地失去了自己的本心初心,也失去了自己的最爱,他会留恋在别的女人的床上,也会为了皇位的巩固去和别的女人逢场作戏,有时还会为了权利,去推开,去伤害自己爱的人,这就是皇上,这就是天下之主,不能自己,不能任性,甚至不能有爱。

唐凤初微微福身,正欲离开之时,停住脚步,转身说道,“您还是彻查此事吧,臣妾就算有铮铮铁骨,也禁不起这么折腾,在这么下去,整个后宫都不敢用臣妾的东西了。”

“不用查。”玄睿帝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唐凤初抬眸看向他,只听见对面的男人冰冷地说道,“是朕命人做的。”

玄睿帝大步走到唐凤初面前,附在她的耳边说道,“因为她不配拥有朕的孩子。”

唐凤初一惊,有些陌生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只听见他淡淡地说道,“不是什么女人都能为朕生孩子的。”说着大步离开了,留下惊呆的唐凤初。

“娘娘,您没事吧。”尔雅尔颂忙走上来,看着脸色有些不太好的唐凤初,不知道刚才这对帝后到底说了什么,能够让唐凤初脸色变得如此的诡异,唐凤初回过神来,捏着手中的佛珠,说道,“没事,本宫忽然想起今日还未诵读经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