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七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77 2021-09-07 00:36

夜色渐深,两个身影偷偷地溜进了唯心塔里,墙壁的灯火摇曳着,幽暗的通道,一直延伸到深处,塔内散发着潮湿和铁锈混合的气味,再往里去还有一股腐肉的恶臭,两个人明显有些心急,急匆匆地朝深处走去,只见最里面的一个不大的房间里面,稻草铺的床上,蜷缩着一个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背对着来人,好像睡着了,而他的身旁不时地有一些蜘蛛蟑螂爬过,角落里散落的碗的碎片,还有几只老鼠。

“少爷。”红菊轻声喊道,本来背对着的人,听到有人呼唤,如同死尸般的身体忽然动了一下,当又听见一声呼唤,这才怀疑地起身回过头,借着幽暗的灯光,看到门外穿着黑色斗篷的人,见来人摘下帽子,死灰一般的眼睛散发出了光亮,看到了希望,忙跑到门边,“红菊,是不是姐姐让你接我回去的!”

“你快接我回去!我不要待在这个破地方,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关海宝激动地说道,红菊忙安抚说道,“少爷,您先冷静一下,小点声!”

关海宝安静下来,看着红菊,四处看了看,降低了分贝问道,“姐姐是不是让你接我回去的?!”

“少爷,没有圣旨怎敢接你出去!”红菊说道,“娘娘在圣上面前求过多次情,但是圣上碍于太后娘娘和清扬县主的面子没有答应,现在清扬县主回来了,娘娘一时担心您在里面吃苦,二是担心有人对您下黑手,这让奴婢来接您回去。”

“可是你不是说没有圣旨哦?我怎么回去?那可是要杀头的!会连累姐姐和父亲的!”关海宝虽然犯浑,但是一些事情的利弊他还是能够分清楚的。

“娘娘已经安排好了。”说着红菊轻轻拍手,不知从哪儿里冒出来一个人扛着一个麻袋出现在他们面前,那个人打开麻袋,露出一张跟关海宝一模一样的脸,不过脸色苍白嘴唇泛紫,早已经没有了气息,关海宝吓得后退了几步,看向红菊问道,这“他是谁?怎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少爷放心,这个只不过跟你的体型相似,他的脸是易容的。”红菊说道,“娘娘想让你假死逃脱。”

“假死?!那我岂不是永远都不能回京城了?!不能回家了?!”关海宝说道。

“娘娘结识了一位高人,他精通换容术,等过一段时间,风头过了,您就换一副模样以关家义子的身份回去,依旧可以侍奉在老爷夫人的膝下。”

“少爷,快点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红菊说道。关海宝看着地上的尸体,接过红菊身后人递过来的衣服换上,跟着红菊走了出去,留下来的人将那具尸体放到稻草床上,背对着门,移动尸体的时候不小心刮了一下那具尸体的脖子,听到门外的动静,赶忙跟了出去。

这么长时间关海宝第一次呼吸到外面的空气,没有腐肉的恶臭和铁锈的味道,坐在马车里,红菊拿着药给他上药,心疼地说道,“他们也太狠了,亏了娘娘还给了他们不少银子,就这样对待您!”

“等小爷我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惩罚这些狗奴才!”关海宝恶狠狠地说道,“咝……你轻点!”红菊放轻了手上的力道。马车缓缓地郊外的一座宅子里停下,早已候在门口的两个小厮忙迎了上来,宅子里灯火通明,一对夫妇坐在大堂之上,引颈盼望,见两个小厮领着关海宝进来,忙起身迎了上去,那妇人哭喊道,“我的宝儿啊。”

关海宝‘扑通’一声跪在二人面前,说道,“爹娘,孩儿不孝让您担心了。”关海宝虽然吃喝玩乐,但是说到底还是孝顺的。

关夫人忙把他扶起来,心疼地看着他脸上的伤,“我的孩子,你受苦了。”关大人也是两眼含泪,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这个唯一的独苗啊,怎么舍得责骂。

待平静下来,关大人坐在主位说道,“宝儿啊,这几日你就住在这里吧,为父找了几个机灵的人伺候着,等风声过了,你就回去,只不过要委屈你了。”

“孩儿只要能够侍奉膝下,就一点也不委屈。”关海宝说道,关大人欣慰地点点头,关夫人心疼地看着自己的骨肉,对洛安郡主和清扬县主恨意更加强烈。

关海宝猝死的消息没几日便传到了京城,关夫人当场晕了过去,贤贵妃伤心过度,抱病在床,玄睿帝为了安抚,给了关海宝一个‘孝温’的谥号。

莺飞三月,清扬县主的生辰,玄睿帝特地赦免了洛安郡主。无寻的这十年来的生日,每一次都是在药域谷度过,而这次却在纪宅,太后和皇后赏了不少东西,淡竹做了一桌子的拿手菜,凌安郡主特意从沼邑赶了过来,雪斋的人全部都过来,温言虽然身陷命案,但是依旧不耽误她来凑热闹,叶玿璃则更不用说了,自从得知无寻就是叶浮珣后。恨不得一天都粘在纪宅。

这是纪宅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次了。

“叶姐姐,这是第二十八岁的生辰了吧。”凌安郡主举着酒杯说道,“好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我今天真的很开心啊。”

“这个丫头,莫不是酒吃多了吧。”温言笑道。一旁的叶修安默默地往她的酒杯里放了一颗解酒丸。

“我可没有喝醉,酒量好着呢。”凌安郡主挥挥手说道,走到洛安郡主身边,“素儿啊,以前小小的一点,如今长这么大了。”

“叶姐姐你该好好操心一下素儿的事情,这些年这个孩子过得太不容易了。”凌安郡主心疼地说道。

“好,我以后一定好好地疼素儿,把这十年没有疼得全部都补偿了,这总可以了吧。”无寻依着她的话说道。

“坏了,坏了,凌安郡主真的喝醉了。”温言笑着说道,“今天高兴,我们就不说那些难过的事情了。”举起酒杯说道,“我敬你一杯,希望明年我们还能在这里。”

无寻会心一笑地拿起酒杯一饮而下。

纪洐诺目光扫视了一圈都没有发现纪绵希,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离桌去寻找她,在一个走廊的台阶出发现了一抹粉色的身影,抱膝而坐,不知道在想什么,纪洐诺走到她的身边,掀袍与其并排坐下,笑着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今天淡竹做的芋儿鸡可好吃了。”

纪绵希低着头不说话,良久她才开口问道,“哥,我们什么时候回药域谷啊,我不想在这里待了。”

“你不是很喜欢这里吗?”纪洐诺微微一愣,笑道,“你前几天还跟我说你喜欢太后娘娘呢,怎么今日又要想着回去了。”

“皇祖母人是很好,但是这里又不是我们的家我们总要回去的啊。”纪绵希扔掉手中的小东西抬起头说道,“以前,娘亲过生辰都是爹和我们,今年却多了那么多的人,而且都是我不喜欢的人!”

“凌安郡主救过你,温言姨母和姨母最疼的就是你,为什么不喜欢他们啊。”纪洐诺摸摸她的小脑袋问道。

“我讨厌那个什么洛安郡主!”纪绵希冷哼一声,“娘亲是我们的娘亲,什么时候多她一个女儿!”

“希儿!”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一身淡蓝色衣裙的无寻身后跟着脸色有些尴尬的洛安郡主,纪绵希站起身来了,看到洛安郡主心里不舒服极了,“我有说错吗?!”

“给你姐姐道歉!”无寻第一次如此严厉地对纪绵希说道,洛安郡主拉拉她的衣袖说道,“娘亲,希儿他还小,您……”

“谁需要你假好心!”纪绵希如同一只小豹子,全身的毛全部竖起来,“我没有姐姐!只有哥哥!她是坏人!我才不要跟她道歉,凭什么跟她道歉!”

“你就是为了她才不会家的,你不要我跟哥哥了,你也不要爹了!你也不是我的

娘亲了……”纪绵希气急了,开始口不择言。

“希儿……”纪洐诺忙拉住她的手,无寻气得浑身发抖,扬手一个巴掌落在了纪绵希的脸上,白嫩的皮肤上立马有了一个红印。

空气一下子凝结住了,“希儿,娘亲……”无寻慌乱地看向纪绵希,想要上前一步查看纪绵希的脸,却被纪绵希一把推开,双眼含泪,捂着脸跑开了,纪洐诺第一次责备地看着无寻说道,“娘亲,希儿她还小!”看洛安郡主的眼神更加冷了。

无寻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刚才她竟然打了她疼了七年的宝贝。温言等人看到这一幕,均一惊,纪绵希在无寻心里的地位在坐的人都是很清楚的。

“希儿。”纪洐诺几步便追上了纪绵希,看到满脸泪痕的小家伙,纪洐诺这个做哥哥的心疼极了,伸手笨拙地擦擦她的眼泪,轻声哄道,“别难过了,刚才娘亲是气急了。”

纪绵希抽抽嗒嗒地抬起一双泪眼,委屈地说道,“哥哥,我讨厌她,讨厌她,娘亲为什么要护着她啊,我不找她做我的姐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